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89章 选择什么样的路

    孟浩一愣,他已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看到父亲这般没有任何严厉,可却沉重的让自己一下子睡意全醒的说话。

    “尊师如父……”孟浩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明明是一件简单的长衫,可此刻不知为何,在孟浩的眼中,似乎父亲的四周起了一片紫色的风。

    这风,让他仿佛脑海中有一处区域碎裂,仿佛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副画面,画面里,父亲的样子模糊,凝望自己时,轻叹了一声。

    画面里还有母亲,在柔和的望着自己,似乎眼中还有泪隐隐流下。

    似乎……还有唐楼,还有很多很多驳杂的记忆,孟浩沉默,半晌后使劲摇了摇头,转身时,看到了县城中的一座高塔,那……是唐楼。

    “之前好像没有……又好像一直都有。”孟浩眼中露出一抹茫然。

    “我这里不是私塾。”在孟浩茫然时,他的耳边传来了沧老的声音,孟浩连忙转身,看着眼前的老者,他的身后,父亲远去,此刻在这院子里,只有他与老者二人。

    “在你之前,老夫曾有过十七个弟子,其中有几人归墟,有几人走出了自己的路,也有几人……还沉浸在他们的追求中。

    算来算去,有的已不能算是老夫的弟子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老夫的第十八位弟子,但我会称呼你,小九。”老者望着孟浩,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沧桑。随着话语的传来。孟浩渐渐听不到了四周的喧杂。眼前只剩下了老者。

    “你还有一个师妹,尽管拜师比你早,但非正统,故而排名在你之后,她姓楚。”

    孟浩不知为什么,心底有些紧张,此刻不知是该跪拜,还是该弯腰抱拳。有些局促。

    “老夫的名字,已经不用很久,外人多称呼我的丹号,而熟悉的人,则叫我东先生。”

    “老夫一生未娶妻,故而没有子嗣,我的弟子,就是我的子嗣,你们传承我的学识,延续我在这世界的痕迹。对我而言,你们……是我这一辈子。最亲之人。”老者望着孟浩,神色带着威严,可目光却柔和,蕴含了慈爱,似他已这般望了孟浩多年,已考验了很久。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尊!”

    “尊师重道,师尊如父,我……”孟浩下意识的开口。

    “这话语不用说出来,在心里有就可以,小九,跪下!”老者双眼立刻露出锐利之芒,整个人在这一刹那,仿佛成为了这片天地的至高无上。

    具体的感觉孟浩无法形容,他只是觉得,这一瞬,眼前的老者,仿佛成为了天,可却不冷,反倒是有种深深的慈祥以及柔和,如一座山,可以在自己的身前,去遮挡风雨。

    孟浩低头,跪了下来。

    这一跪,他看不到天空在这一刹那静止不动,云层安静,飞鸟在半空失去了灵动,大地没有颤抖,可这整个城池,却是在这一瞬,也都安静下来。

    “成为我的弟子,一生真正意义上,只叩拜两次。”

    “第一次,是拜师时,这一扣,与我结了因,从此命运牵扯,你不断,我不断!

    至于第二次,等你醒悟时,来到我的面前,我会告诉你。”

    “拜师之扣,分三扣,分别是稚子、远去、暮望,如今,是你的稚子之扣。”老者凝望孟浩,轻声开口。

    孟浩似懂非懂,双手碰触大地,向着老者深深一扣。

    这一扣,苍天动,风云卷,飞鸟远!

    这一扣,大地颤,众生梦,往事现!

    这一扣,前尘因,后世果,此生……你不断,我不断!

    老者的笑声,带着开怀,回荡四周,那笑声里,有感慨,有满足,有慈祥,也有责任。

    从此之后,眼前这个少年,就成为了自己的弟子,从此之后,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都有自己的烙印,从此之后,这少年的生命中,自己……就是他的师尊!

    这是因果,不是天定,而是人定,是一场缘,不是天缘,不是冥冥中注定,而是两个人的选择。

    一个选择了师尊,一个选择了弟子,结下了这一场……因果!

    “你还需经历远去之扣,暮望之扣,在这过程中,你的人生有众多的路存在,走哪一条……看你的抉择。

    如果最终你扣下了暮望,则你我的师徒之名,谁也不可断!你的拜师礼,我没有收,因为我已收过了一次。”老者轻声开口,抬手摸了摸孟浩的头,慈祥的微笑,让他起身。

    孟浩似懂非懂,站起了身,望着眼前的师尊,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慈祥,更感受到在这样的目光下,自己心中浮现的暖意。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孟浩已十九岁,这七年中,他大多数时候居住在师尊这里,读着书,看着清风白云,望着明月星辰。

    书中的一切,让他知晓了尊师重道,书中的一切,让他明白了世界很大。

    七年的时间,父亲苍老了很多,师尊也更为老迈,小桃红也不再是院坊的当红,在一年前,被外县的财主赎了身,做了妾侍。

    临走前,她还找到了孟浩,仿佛将孟浩看做了弟弟,温柔的说着话,最终在孟浩的微笑中,远去上了轿子,离开了东来县。

    当年的两个同伴,按照曾经的承诺,接过了孟浩的传承,如今的的确确成为了县城里的恶霸。

    孟浩不再是当年的以恶霸自称,他退下了花俏的衣袍,穿起了单色的书生长衫。

    青色的长衫,一如他青涩的年华,只是随着春秋的交替,他的脸上少了一抹轻浮,多了一抹沉稳,他喜欢思考,喜欢看着天空,不知在望着什么。

    喜欢在风雨时,站在亭内,望着远处的闪电雷霆,望着雨水的洒落大地,这个时候,他会想到书本中,看到的一幕幕人生沧桑。

    如一场梦,七年的时间仿佛一场风雨,孟浩没有觉得自己改变了什么,可在外人看去,他已变化了太多。

    他常常会望着唐楼,常常脑海中会浮现出一些似乎是前生的记忆,很驳杂,不连贯,可七年的时间,这些记忆也渐渐地浮现越来越多。

    孟浩望着越加老迈的师尊,想要说出远去的想法,他想要走过一山山,走远一地地,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可最终,他看着县城,看着师尊,望着父亲,没有开口,而是沉默。

    一年、一年……当第二个七年到来时,那一年秋天,秋叶散落大地,在风中似要归根时,他的父亲病重,在一个吹起了紫色之风的夜里,父亲辞世。

    父亲的坟前,孟浩目中出现恍惚,依稀似回到了十四年前,父亲抱着自己,来到了师尊的门外,转眼间十四年过去,沉默中,孟浩喝下了一壶酒。

    转身离去时,他向着师尊,说出了要远去的想法,这是他的一个梦想,已在心中酝酿了很久。

    远去时,孟浩在师尊的面前,扣下了第二拜,这是……远去之拜。

    在师尊的凝望里,孟浩背着书箱,在一日清晨中,踏着初阳,越走越远。

    他第一次回头时,望不到了师尊,第二次时,就连唐楼也都消失了。

    孟浩沉默,他隐隐似明白了一些什么,转身时,走的越来越远了,没有回头第三次。

    大河中,孟浩遇到了一个渡舟人,谈着有关长河的传说,那传说中似这条河,有仙人居住。

    仙人,是孟浩读过的书本里,偶尔会看到的一个称呼,让他很感兴趣,在这条河旁居住了三年,可惜没有看到仙人,而是在那河水的倒影里,似看到了又一个自己。

    飞在天空,修在山中,炼在一个叫做紫运宗的丹东一脉……

    仿佛自己跳下去,就可以成为另一个自己,结束了这一生。

    三年后,孟浩二十九岁,而立的最后一年,他没有跳下河中,而是起身离开了这条长河,走向了更远的地方。

    一年后,在一片仿佛没有尽头的幽林中,一个月稀风高的黑夜,孟浩看到了飘忽不定的女子身影,以及荒废的老坟,坟前没了香火,林子的漆黑幽暗,孟浩有些害怕,当他的四周环绕了无数的身影时,孟浩想到了记忆里的一个手指摆出的印诀。

    他摆出了这个手印,在这一刹那,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了。

    从此,他对于这片幽暗之林,有了好奇,走在幽林内,居在丛野中,看到了一幕幕光怪离奇,看到了一只只奇异的凶猛野兽。

    在这林子内,他走了三年,这才穿梭而过,当离开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这片山林,脸上露出恍惚,他有种感觉,若自己愿意,似乎这片山林,可以属于自己。

    在这里,一个人,与天地自然一起,追求超脱凡俗的人生。

    凝望时,孟浩想到了师尊二十一年前,师尊的话语,人的一生,有太多的道路,选择哪一条……要看自己。

    “这里,也不是我要选择的路。”孟浩若有所思,转身走远。

    —-

    看到有道友说没看懂,这是我的错,下一章后,就一切明了了,这段情节是试水,很久没这么写了,昨天手痒……(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