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93章 传承弟子!

    叶非目惨笑,看着孟浩,心底的失落已了极致,他渴望成为了紫炉,为了成为紫炉,他放弃了自己的修行资质,用了一切的时间,沉浸在对于丹道的执着上。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执着,自己的丹道造诣,定是紫炉,这一点叶云天也给了他肯定,甚至其他几个紫炉,也都对他很是认可。

    “为何……他会出现……既紫运宗丹东一脉,有了我叶非目,为何,还要有他方木……”叶非目惨笑中,身子踉跄的退后几步,喷出一口鲜血。

    他没有不服气,在知道孟浩是丹鼎的一瞬,他服气了,也没有不甘心,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他只是有些想笑,哪怕是惨笑。

    可他的骄傲告诉自己,哪怕对方的确比自己强,哪怕对方是丹鼎大师,可他是叶非目,是丹东主炉巅峰,是除了可这一次外,放在之前任何一场晋升紫炉的试炼中,都必定会成为的第一人!

    可如今,他还是败了,甚至他可以想象到,从此之后,宗门内看他的目光里,定会带着轻蔑,不是轻蔑他的丹道,而是轻蔑他曾经对于丹鼎这个身份的默认。

    所以他,只能惨笑,如万念俱灰。

    “我的丹道,不能败……失败一次,我可以承受,失败两次,我也能接受,可若一直失败……我的丹道,从此将崩。”叶非目嘴角又溢出了鲜血。

    “败的是我个人,非我丹道!”叶非目擦去嘴角的鲜血,双眼露出强烈的执着。

    “我的丹道。永远不会败。前所未有。独一无二,开天地先河,此为吾丹大道!”叶非目呼吸急促,望着孟浩。

    楚玉嫣沉默,她脑海的震撼此刻才慢慢被压下,她呆呆的看着孟浩,心底泛起了前所未有的苦涩,她早就失败了。从仙土世界走出的一瞬,她就明白,自己……失败了。

    若没有方木,若没有叶非目,那么她必定可以成为紫炉,可如今,她想要证明自己,却再也没有了机会。

    紫炉试炼,丹师一生只有一次机会。

    错过了这一次,哪怕是再惊艳之辈。也只能遗憾终生,再没有第二次试炼出现。

    “如我的丹道。寻找被抹去的一线生机,而如今,对我而言,我的这一线生机已彻底消失了,再也找不回来,如我的丹道……从此将再无寸进。”楚玉嫣苦涩中,嘴角溢出了鲜血,那是心头的伤,那是对于丹道的痛。

    四周之人沉默,叶云天苦涩,他无法再说些什么了,他的心也在刺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非目的道路,终止在了这里,或许若干年后,成为了葬土。

    八方之修,都在看着这一幕,心底浮现了种种思绪,这条丹道之路,因理念的不同,因彼此执着的不一样,每个人的路不同。

    彼此轻易不可比,一旦比了,失败的一方,败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属于他的丹道之路,因不能再坚定,故而崩溃已是迟早。

    就在这四周一片寂静之时,一声叹息从天地间遥遥传来,丹鬼大师,缓缓地从盘膝中站起,他的目光扫过所有丹师,每一个与他对望之人,都一个个低下头,神色恭敬。

    直至丹鬼的目光,落在了叶非目上。

    “不败丹道,真正不败的,是丹修之心,即便是败了一万次,若心能永恒,则丹道常在,你很好,从入宗门起,就一直在走这条执着的路。

    此路荆刺慢慢,曲折一片,唯有以永恒的心,勇敢去面对失败的意,才可以真正的走到最后,走出一条,属于你的不败之路。

    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

    叶非目身体一颤,呆呆的看着丹鬼,沉默中抱拳,深深一拜。

    “多谢老祖点悟。”

    “你,可以成为紫炉,从此之后,是我的记名弟子。”丹鬼淡淡开口时,叶非目身体颤抖,脸上露出激动,这是他的梦想,此刻实现,尽管过程曲折,可成为紫炉,这是他之前人生的巅峰追求。

    四周丹东一脉的丹师都心神一震,可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丹鬼的目光,已落在了楚玉嫣身上。

    “寻找生机的丹道,如人生一样,渴望去找那被抹去的一线,这样的丹道,注定了很难走到巅峰,这条路或许并不曲折,可却难在选择。

    有些时候,或许生机不是一线,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该如何抉择?你的丹道之路,重不在炼丹,重在炼心。

    你本就是我的弟子,不同于他们,是我的亲传弟子,你……也可以成为紫炉。”丹鬼声音传遍四周,楚玉嫣眼中隐隐有些泪水,向着丹鬼欠身一拜。

    丹东一脉的丹师,一个个都沉默不语,唯独那八个紫炉,似欲言又止。

    “师尊,每次晋升紫炉的试炼,按照规矩,是只取一人……”林海隆迟疑了一下,他是紫炉中资格最老之人,此刻硬着头皮开口。

    “山久离开后,你的丹道之路不再前行,止步在了当年,你可知为何?”丹鬼平静的望着林海隆。

    “我这些年没有点醒你,是想让你自己明悟,可如今你还是不懂,规矩……真的那么重要么?”

    “可……这些规矩也都是师尊您定的。”林海隆苦笑,心底也有些不服气的说了一句。

    “规矩是我定的,我自然也能去改变,好了!”丹鬼一瞪眼,大袖一甩,不再理会林海隆,而是看向孟浩。

    林海隆心底松了口气,赶紧退后几步,实际上若非是此地有外人在,他才不会去开口,可毕竟有外人观礼,无论如何,他身为紫炉大弟子,怎么也要开口圆润一下。

    “以身为炉,心为丹方,炼日月苍穹,炼星空沧桑,如此丹道……”丹鬼望着孟浩,话语一顿。

    “就连为师也都很期待,你未来的路,会走到何方。”丹鬼说着,脸上露出了微笑。

    他话语一出,四周之人立刻察觉到了不同之处,因丹鬼的自称,是为师!

    “成为紫炉,可成为老夫的记名弟子,需一叩就可,你既是丹鼎,可破格成为老夫的亲传,需进行两叩。

    但……我毕竟拿了你不少的拜师费,只好收你为,老夫至今为止,第二个传承弟子,所以,你需要三叩!”丹鬼微笑,看着孟浩,目中的慈祥在这一瞬,与孟浩脑海中幻境里的师尊重叠。

    孟浩表情古怪,拜师费这三个字,让他想到了自己的两亿灵石……

    可还没等孟浩说些什么,丹鬼右手抬起大袖一甩,立刻一片虚无波纹扩散,刹那就卷着孟浩,连同其自身,消失无影。

    “海隆,代为师招待诸位宗门之友,宣告南域,老夫收方木,成为传承弟子!”

    随着丹鬼声音的传来,四周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向着天空一拜,林海隆听闻传承弟子这四个字,立刻心神一震,凝神看了孟浩一眼,其旁其他紫炉,也都纷纷如此,因为他们明白,什么是传承弟子!

    韩贝眼中露出羡慕,她明白,从今天开始,方木在南域的地位,将与众不同!

    小胖子内心感慨,暗道还是老大厉害,如今竟混成了丹鬼传承弟子,要知道弟子,分为三个层次,记名、亲传、传承!

    记名,只是简单指教,可允许提问,而亲传,是跟随在师尊身边,言传身教,传授自身造诣,有条件的传授一些秘法之术。

    唯独传承弟子,那是传承其师一生衣钵的最重要的弟子,是日后自身传承的未来与延续,对于这样的弟子,将毫无保留,因为这样弟子,比之自身子嗣更重要!

    紫运宗内,丹东一脉,最深处有一座矮山,它四周的山峰任何一个都要比他看起来高大,可偏偏这被环绕的矮山,却蕴含了一股厚重之意,它的存在,如众山之尊。

    此山,是丹东一脉所有山峰的主峰!

    在这山峰上,有一处屋舍,这屋舍的样子,孟浩在被丹鬼大师带入此地后,看到的一刹那,一愣,因为这屋舍与他幻境里师尊的家,一模一样。

    “经历了稚子之叩,走过了远去之叩,最终选择了暮望之叩,这三叩,你拜了老夫为师。”丹鬼大师推开屋舍的门,走入进去,背对着孟浩,一边前行时,一边淡淡开口。

    孟浩跟随在后,看着眼前的老者背影,他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陌生感,那场幻境里的一生,似与今生重叠,沉默中,孟浩抱拳,向着丹鬼深深一拜。

    “弟子拜见师尊。”

    “仙土中,为师告诉了你,一生你会有两次叩拜,第一次是拜师三叩,与为师结下因果,从此你不断,为师不断!

    至于第二次,我当时没有和你说。

    此刻,你应该知晓了,第二次叩拜,是若有一日为师归墟,你需叩拜,了断这场因果,从此命运不再牵扯,我给你一世师恩,你给了我临终含笑,不枉此生,能看吾道传承。

    若在这过程里,你如老夫当年第一个传承弟子柳如风一样,选择了离去,也就没有了第二次叩拜。”

    “脚在你的身上,路在你的脚下,此后的岁月里,如何选择,看你自己。”丹鬼转过身,凝望孟浩,缓缓开口。

    “只是,如果我告诉你,你身上的彼岸花之毒,为师解不了,你还愿意拜老夫为师么?”

    ———–

    月底最后两天啦,求一求兄弟姐妹,给耳根一张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