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97章 还有些小得意(第一更)

    盘膝打坐的吴丁秋,双眼蓦然开阖,看了孟浩一眼后,脸上露出微笑,点了点头,以他的修为,以他在紫气一脉的身份,对一个筑基修士如此态度,足以看出孟浩在紫运宗的地位。

    甚至可以说,孟浩的地位,要超出吴丁秋,若非是他修为不够,此刻这吴丁秋都需起身。

    孟浩踏入修真界已有些一些年头,心知做人不可气盛,便向着吴丁秋抱拳一拜,这一幕,立刻让吴丁秋笑容更多。

    “方大师,老夫为你引荐一下此地两位老祖。”所谓投桃报李,孟浩修为虽弱,可身份尊高,且行事丝毫没有跋扈,使得吴丁秋好感大增,此刻笑着开口时,孟浩也微笑,来到了吴丁秋的身边。

    在吴丁秋的引荐下,孟浩向着紫色光柱的两个沧桑老者抱拳,深深一拜。

    “晚辈丹东一脉方木,拜见两位老祖。”

    随着孟浩的一拜,那两位满脸皱纹,于紫光中打坐,形成强烈威慑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二人都凝望孟浩,目光深邃,似要将孟浩的气息牢牢记住。

    “你修为不够,尽量不要外出,留在这里就可。”其中一个老者,淡淡开口,闭上了眼,另一人则向着孟浩微笑,目中带着一抹赞赏之意。

    这二人的和善,孟浩心知是因自己的师尊。

    拜见了这两位老祖后,吴丁秋带着孟浩,又与紫气一脉的不少修士见过,这些人在看到孟浩时。都极为客气。无论是言辞还是神态。都带着尊敬。

    即便是结丹修士,面对孟浩时,也很是尊重。

    为孟浩介绍了紫气一脉的修士后,至于丹东一脉这里,自然不用吴丁秋介绍,而是丹东一脉的弟子,纷纷来到孟浩身边,前来拜见。

    一番客套。当孟浩走向林海隆、安在海等人身边时,紫运宗此地之前的场面,早已被四周其他宗门势力看到,或远或近,一道道望来的目光,大都是在孟浩身上停留,随之这些目光的主人神色中露出恍然,显然大都猜到了孟浩的身份。

    孟浩抱拳,与林海隆、安在海等人见过,又向楚玉嫣含笑点头。看了眼叶非目,便盘膝坐在了一旁。

    他尽管也是紫炉。可却是丹鬼大师的传承弟子,地位尊高,按照宗门的规矩,是超出其他紫炉的。

    可孟浩心知自己修为不高,不愿张扬,故而只是坐在安在海身边,隐隐将林海隆推至中心位置,林海隆人老成精,岂能看不出来,笑着摇头,却没有开口点破。

    安子海笑了笑,看着孟浩,低声开口。

    “林师兄还有其他紫炉,都只看重丹道……”安在海没有说完,停顿一下了,凝望孟浩,他觉得以孟浩的聪明,可以知晓自己言辞里的含义。

    “安师兄放心就是,我明白的。”孟浩自然听出了,这是让孟浩不要对当日之事有所介怀,此刻微笑说完,孟浩抬头看向四周,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季字的旗帜上。

    没有人知道,孟浩方才第一次看到这面旗帜时,内心的震撼化作的大浪,他掩饰的很好,不露丝毫。

    可在其心底,季这个字,存在了太多太多的神秘莫测。

    三尾幡上,封印了一个季姓!

    太厄血仙,一生最大夙愿,以季家鲜血炼血煞!

    还有上古福地内,那天圆地方,逆转乾坤的方鼎旁,孟浩看到的画面里,此生不与季姓共苍穹!

    还有传说中的远古建木,自崩于星空。

    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季这个姓,存在了难以形容,千丝万缕的关联,容不得孟浩不震撼,尤其是如今,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了这个姓烙印的旗帜。

    “那是东土季家!”安在海察觉到了孟浩的目光,沉默了片刻,低声开口,似担心被外人听到,故而声音更小。

    似说起这个名字,就算是安在海,也觉得心惊肉跳,很是畏惧,如蚂蚁在谈论大象。

    孟浩双眼微不可察的一闪,他听出了安在海在说出这一句话时的畏惧之意,侧头看向安在海。

    “我对这个家族了解也不多,只是从师尊那里听说过一些,东土季家,南赡大地第一家族……居住于东土,底蕴到底有多深,无人知晓。

    可你切记切记,对于这个家族,千万千万不要去招惹丝毫!”安在海低声开口,说着唯有他与孟浩可以听到的话语。

    “这个家族的族人不少,任何一个都不可招惹,尤其是……进入准序列之中的季子,每一个都无比尊高,你之前所看的那位……

    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就是一位在季家准序列之内的季子,不然不可能这般年纪,就已是结丹初期。

    季家族人,尤其是进入准序列之内,都是天骄,每一代需经历一系列磨练后,去争夺百子名额,成为真正的序列族人。

    我也就只知道这些,还是师尊一次无意中说起。”安在海低声开口,孟浩沉默,内心对于这个季家,也有了一个简单的认识,尤其是想到所经历的那些与季有关的事情,孟浩已然知晓,这个家族,恐怕道蕴之深,还要超过世人所知的无数倍。

    “还有那边的三人,也不要招惹,他们与季家一样,都是南赡大地上的巅峰家族,恐怖之至!”安在海低声说道,孟浩神色不变,目光似随意的一扫,看向了深青色光柱内,盘膝打坐的三人。

    “你来的晚,不知晓具体,我之前亲眼看到那位季家之修,称呼那女子为方家!且似有些忌惮的样子。

    你想,能让季家忌惮,这三人的背景该有多深,他们显然也是来自东土!”

    随着安在海的介绍,孟浩对于此地的势力,有了大致的了解,目光扫过时,孟浩双眼一凝,与青罗宗内的许清,目光凝望到了一起。

    二人没有说话,一切都在目光里,尽管很快就避开,可二人却明白了彼此之意。

    韩贝、王有材,李诗琪、李道一、周杰、王厉海,韩山道、陈凡,还有宋家的宋云书,美丽却带着独自幽怨的宋佳,这些孟浩熟悉之人,都在这四周各自宗门家族内,孟浩一一扫过,没有看到小胖子。

    时间慢慢流逝,孟浩也不知晓众人都在等些什么,他始终不见任何人走出所在的光柱,似乎都在等待。

    直至黑雾外的天空,也都出现了阴暗时,楚玉嫣来到了孟浩的身侧,坐在那里,认真的看着孟浩。

    对于楚玉嫣这里,孟浩一直觉得此女的直觉太过惊人,此刻保持神色如常,也看了过去。

    二人目光对望,楚玉嫣竟没有丝毫避开。

    “当年从你来到丹东一脉,我每次看到你,都会烦躁,此事我找不出原因,但想来……或许我们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楚玉嫣轻声开口。

    孟浩神色平静,可内心却有些心惊肉跳,再次感慨这楚玉嫣的直觉恐怖。

    “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楚玉嫣忽然这般开口,话语说出后,她盯着孟浩的双眼,似要看出端倪。

    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孟浩说话。

    “丹鼎也好,方木也罢,你必定还有另一个身份,你既不愿说,我也不问,可早晚我会知道,你……是谁!”楚玉嫣认真的望着孟浩,一字一字开口,她的目中露出了执着,只是在那执着中,还有一丝异彩,这异彩尽管很淡,可孟浩却能看出,那是楚玉嫣当初谈到丹鼎大师时,才会露出的光芒。

    “不会吧……”孟浩心底哆嗦了一下,他如今已不再是懵懂的年纪,对于男女之事尽管没有真正的体会,但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

    这目光内的异彩,与当初许师姐在青罗宗外,和自己离别时,有些相似。

    虽说有些心虚,可孟浩还是隐隐觉得有些小自豪,毕竟与这楚玉嫣的纠缠,已存在了多年,从原本是王腾飞的未婚妻,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这整个过程,让他想起时,还有些小得意。

    此刻干咳一声,为了确定是否真的如自己猜测,他右手直接抬起,在楚玉嫣一愣之下,孟浩的右手已快要碰到了楚玉嫣的俏脸。

    刹那,楚玉嫣的脸直接红了,怔在那里,显然是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方木竟如此唐突。

    手指没有碰触,孟浩收了回来,看着楚玉嫣,叹了口气。

    这口气的叹出,让楚玉嫣的脸更红了,凤目怒瞪,盯着孟浩,似恼羞成怒。

    就在这时,忽然的,一声轰鸣蓦然间从盆地内惊天传出,随之声音的出现,紫运宗那两位老祖双眼蓦然睁开,四周其他光柱内的老祖级别的人物,都纷纷睁开双眼。

    刹那间,这些人就瞬间飞出,近二十人的冲出,直奔盆地而起,与此同时,吴丁秋双眼露出奇异之芒,开口声音落入紫运宗众人耳中。

    “又开始了,每一次各宗老祖联合压制往生洞一炷香时间左右,你等要尽快,记住,紫气一脉要配合丹东一脉,获取此尸体内不多之血!”

    ———-

    月底最后半天了,第一更发布,求清仓,再不清仓就来不及啦,这次真的需要清仓啦!(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