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05章 你敢杀么!(第一更)

    在这紫炉令牌被孟浩捏碎,紫炉衣衫碎开的瞬间,东来国,紫运宗,丹东一脉丹鬼所在的那处矮山上。

    有一件屋舍内,挂着三排玉简。

    第三排,有九片玉简,每一片上面都刻着名字,仔细去看,正是安在海、叶非目等如今紫运宗的九大紫炉丹师,他们都是丹鬼的记名弟子。

    第二排,只挂着一枚玉简,上面写着楚玉嫣,她是亲传弟子。

    而第一排,同样挂着一枚玉简,其上清晰的写着两个字,方木!

    地位尊高,传承弟子,这代表了孟浩的身份与对紫运宗丹东一脉的重要,可就在这时,忽然的,方木的玉简猛的颤抖,咔咔之声传出时,竟从中间直接碎裂,一瞬……就轰的一声爆开,成为了飞灰。

    在这玉简崩溃的刹那,此山上,盘膝坐在山顶,遥望远处,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的丹鬼,忽然身子一震,默默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存放玉简的屋舍,他看了很久,原本带着岁月的面孔上,此刻一下子似乎更苍老了一些,皱纹多了。

    与此同时,南域核心之地,李家所在的区域中,一片宛如仙境之地,突然的,有一声咆哮惊天而起,随着咆哮而出的,是一道带着滔天怒气的身影。

    这身影猛的冲出时,在他身后有七八道身影也随之飞出,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枚碎裂的玉简,这玉简还散出柔和的光芒,光芒上显露出一个面孔。这面孔……正是孟浩!

    是李道一临死前。瞳孔中倒影的。孟浩的面孔。

    “道一!!”那老者仰天一吼,神色凄厉至极,一个家族的道子被杀,此事当年王家只是讹传,就已撼动了南域,而如今,发生在李家的事情,显然绝非虚假。而是真正的道子死亡!

    “杀我李家道子,不管此人是谁,不管他来自是什么宗门之修,都要死!!”疯狂的嘶吼传出时,这七八道身影刹那呼啸而起,直奔远处而去,在他们身后,李家更多的修士,也随之齐齐飞出,一行数十人。化作长虹,如要撕开苍穹。向着往生洞的方向,疾驰而去。

    也正是在这一刻,南域王家,那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中,当年的王家第十祖所在的熔岩洞内,那口棺材的盖子,轰然碎裂,王家的第十祖,缓缓从棺材内站了起来。

    走入岩浆中,随着他走去,岩浆如要熄灭,阵阵明暗之光在这溶洞内刹那交替。

    “我王家传说中的老祖曾言,众生有因,故而有果,有生,所以有死……那么今日我帮你一把,算是结了因,日后我吞了你,算是你偿还了果。

    今日你不死,则代表了未来之时,你成全了我。”王家第十祖沙哑一笑,全身立刻散出红芒,笼罩了全身。

    “很久没有出去了……”他轻声喃喃,刹那消失不见。

    ————-

    往生洞外,仙人尸体的意识世界内,迷宫中,李道一的尸体旁,孟浩站在那里,深吸口气。

    从露出真容的那一刻起,孟浩就已想了很多很多,李道一必须要死,他听到了季鸿东的话语,就注定了,他一定要死!

    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这是许清的秘密,也是孟浩的秘密,一旦被传出,许清将要承受难以形容的生死危机……基本是,是必死无疑。

    所以,李道一,必须得死!

    可死在孟浩手中,还是死在方木手中,截然不同。

    孟浩不是刚入修真界的懵懂少年,他在紫运宗的这些年,早已对修行之事极为了解,岂能不知晓,任何一个宗门的道子,一旦被杀,其宗门家族第一时间就会顷刻知晓,

    甚至还有一些手段,可以知道杀人者的样貌与气息,甚至锁定方位也是轻而易举,或许皮冻可以瞒过李家,但季家……孟浩没有把握,也不能去赌。

    这些事情,孟浩明白,所以……他不能用方木的身份去杀!

    即便是……这个身份,孟浩已选择了放弃。

    眼前这季鸿东,这南赡大地第一家族的准序列之人,一旦他死亡,孟浩可以想象得到季家的态度,任何一个强大恐怖的家族,都会对族人被杀之事,进行极为严肃的处理,这是保持家族威严与对外界威慑的必须手段。

    杀了季鸿东,等于是于一个帝国中杀了皇子,哪怕这个帝国的皇子很多,可这种事情,也定然会引起滔天的大祸以及无穷的麻烦。

    李家,紫运宗或许可以对抗,但季家呢……通过安在海的话语,通过孟浩自身的了解,他早已明白,紫运宗在南域,是大宗,可与季家比较,如同是蜉蝣。

    若紫运宗的弟子,杀了季家族人,死的,绝非区区一个杀人者,极有可能,是整个宗门都将处于崩溃的边缘。

    孟浩在捏碎紫炉令牌的一刻,他想到了师尊,想到了那些紫炉丹师,想到了丹东一脉的青山碧水,想到了这些年的一幕幕。

    可……季鸿东必须死!

    若此人不死,许清的危机就常在,且一旦被季家知道了封妖师的存在,孟浩冥冥中有种强烈到头皮发麻的危机。

    所以,季鸿东,一定要死,只有他死了,许清便安全,可以如往常一样,留在青罗宗,直至彻底的融合了凤祖,没有人会怀疑她丝毫。

    所以孟浩捏碎了紫炉令牌,这代表了他的所做作为,与紫运宗脱离了关系,再没有丝毫关联,因为他本就是孟浩,方木只是化名而已,此事一旦最终查出,紫运宗也可去解释与交代。

    最重要的是,捏碎了令牌,或是代表叛了宗门,也有可能代表,方木已死。

    而唯一的麻烦,就是从此之后,孟浩要活在被季家的追杀之中,天大地大,可南域他却再无法滞留,他必须得离开,从南域真正的消失。

    且在这消失之前,他要做好一系列疯狂暴雨降临的准备!

    这些,早在之前季鸿东,看出许清的身份,看出了答案之后,孟浩尽管在修为突破,可他听到了一切,他在挣扎中,已有了决断。

    “师尊,弟子不孝……就当方木……已死!”孟浩缓缓地抬起头,深深的望向紫运宗的方向,双目精芒一闪间,转头看向了季鸿东,眼中第一次,露出了强烈的杀机。之前的一切思绪,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只是孟浩脑海种种念头的一闪,就化作了目中浓郁到了极致的杀气。

    这种杀机,让季鸿东心神一震,他还是第一次,在外人眼中看到这样的杀机,以往他无论去任何地方,无论针对什么敌人,对方即便是出手,可也从没有出现这样的杀机。

    因为他姓季,因为他的体内流淌着季家的血脉,在这南天星上,在这片南赡大地上,没有多少人敢招惹季家!

    “想杀我?你敢么!”季鸿东眼中寒光一闪,右手蓦然抬起掐诀向前一指,立刻他头顶丹气轰然扩散,再次形成了星空,这一次的星空中,繁星点点,明显比之前还要浩渺,出现后,覆盖了上方,蔓延了大地,直奔孟浩这里轰然降临。

    与此同时,在这丹气幻化的星空中,还有无数星辰在闪耀,如被拉扯般,竟化作星光,直奔孟浩瞬间穿透而来。

    孟浩眼中杀机依旧,在那些星光以及这片星空降临的刹那,右手抬起,向着大地猛的一按,这一按之下,他的五指全部出了鲜血,整个地面轰然震动时,在孟浩的脚下四周,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手印。

    这手印不断地扩散,似成为了血杀界,在这血杀界内,孟浩的血身纷纷出现,向着四周,向着那来临的星光,向着降临的星空,直接对抗。

    这血手印更是升空,如一个巨人之手,从大地崛起,轰向星空。

    轰鸣之声传遍八方,孟浩全身猛的一震,嘴角溢出鲜血,外界的星空齐齐崩溃,星光全部粉碎,可孟浩的血杀界,也一样在这一刻,粉碎瓦解。

    此刻的孟浩还没有修出丹气,可即便是这样,面对这修出丹气,比之当年的墨土青面修士还要强大一些的季鸿东,他已不再是如之前般要逃走,而是势均力敌。

    季鸿东面色变化,嘴角一样溢出鲜血,身子退后几步,脸上露出一抹厉气,右手抬起一挥。

    “除了方家那该死的暴力的妖孽的疯子,你是第一个敢伤我之人,你该死!囚天之牢,化身之狱!”话语间,季鸿东右手掐诀,向着孟浩上方遥遥一指,立刻一道蓝光飞出,一瞬就覆盖了上方,直接成为了蓝色,其中有白云,有蓝天,赫然……化作了一片天!

    诡异的是,这片天,只笼罩了孟浩,而其他地方,一切如常。

    “东铃一响,九重灭,以天意灭身,以苍穹之目惩神,以我季族血脉,降此人天劫责罚!”季鸿东双眼露出血丝,右手掐诀连续指去,立刻孟浩上方的蓝色天空,瞬间乌云滚滚,竟有雷霆轰隆隆的传出,更有惊人的闪电刹那游走。

    “要杀我?你也配!”季鸿东左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个银色的铃铛,在手中一挥,顿时铃铛之声瞬间传遍四周。

    “以季族血脉,以东铃为引,将此人孟浩,审判天意不容!”

    “给我死!”季鸿东神色扭曲,低吼一声。

    ———

    第一更送上,求兄弟姐妹,求一张月票,今天是联系爆发的第三天了,求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