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07章 方木就是孟浩!(第三更)

    在季鸿东死亡的一瞬,天河海的另一边,东土大地,靠近边缘的区域,有一座白色的山,此山没有雪,山石通体白色,如一尘不染。

    此地在东土,被称之为白山。

    此刻在这白山上,有一处潭水,此潭深邃,有传闻其内之水,如山高一样深。

    潭水便,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消瘦,面无表情,拿着一根鱼竿,鱼线落在潭水中,一动不动。

    很快的,鱼线猛的绷直,老者表情不变,只是右手抬起向上一拽,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这虚无中诡异的传出,那鱼线飞起,钩子上,赫然存在了一团光芒。

    这光芒若仔细去看,分明是无数的丝线缭绕组成,隐隐间在每一道丝线上,仿佛都存在了无数的面孔,在那光团的正中心,则有一个中年男子,表情惊恐,正跪下求饶。

    “被老夫从众生中捞出因果,是你的造化,为何还要求饶?”老者淡淡开口,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这光团直奔他手中而来,在被握住的刹那,其内的中年男子似乎发出了临死前不甘心的嘶吼,竟爆发出了一股元婴后期大圆满的气息。

    但那老者任由这气息散出,抓着光团,放入口中,咔嚓咔嚓几下,直接咬碎咽了下去,他的嘴角,赫然有鲜血流出,很快被他一舔,眼中渐渐露出一抹茫然。

    “因果的味道……”许久,老者喃喃,抬头望着天空。忽然跪在地上。竟向着天空去膜拜。

    九拜之后。老者起身,凝望潭水,半晌后忽然皱起眉头,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碎裂的玉简。

    “恩?”老者忽然双目露出一抹精芒。

    “有季子死亡……是我这一脉的季子,死在了南域么……”老者将手中碎裂的玉简猛的一捏,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就浮现了一幅画面。

    画面。正是孟浩!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声音,在这老者的脑海中尖锐的回荡。

    “老祖,杀我者方木,紫运宗方木,也叫孟浩!”这声音,正是来自季鸿东,是他死前,唯一的执念,这声音凄厉。带着强烈到了极致的怨气。

    此事就连孟浩也都没有预料到,这季家族人竟有办法。凝聚声音传出,而孟浩所了解的,只是画面而已。

    幸亏他最后的抽出族血的手段,让季鸿东在死前经历了难以形容的痛苦,使得他意识混乱,唯一的念头,就是传出孟浩的名字,早就忘记了许清的事情。

    “没用的东西,不过就算是再没用,他也是流淌着季族的血脉,岂能是凡人可以灭杀!不过紫运宗……”老者微微皱了下眉头,言辞中,竟把修士也看成了凡人!

    他大袖一甩,将手中的玉简之灰散开,他身子一跃而起,竟直接踏入虚无,瞬间消失不见。

    “南域,也有很多年没去了。”唯有他阴冷的声音,还在四周回荡。

    ######

    往生洞外,季家旗帜下,盘膝打坐的八个老者,此刻双眼刹那齐齐睁开,一个个神色露出震惊,更有无法置信,猛的站起。

    他们的双目瞬间就出现了血丝,一股强烈到了极致的杀机,在这一瞬惊天而起,轰动八方,使得四周其他宗门之修,一个个都大吃一惊,纷纷看去时,立刻就感受到了这八个老者身上,在这一刹那,散发出了难以形容的疯狂与煞气。

    这八个老者,都是元婴老怪,修为不俗,此刻全部散出煞气,立刻惊天动地,风云色变。

    “季子陨落……”八人相互看了看,在这全身弥漫了煞气中,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的惊恐与内心的颤抖。

    按照季家的一向作法,他们可以想得到,季鸿东的死亡,他们八人若找不出凶手,将会陪葬,甚至一切他们自身依附季家的族人势力,也将顷刻间被直接摧毁。

    这是代价!

    除非他们可以找到凶手,将其带回东土!

    八人里其中一个,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从口袋中出现了七八块玉简的碎片,其他人也相继取出后,这些碎片在一起,瞬间融化,散发出柔和之光。

    这光芒直接升空,八人面色阴沉,凝神看去,不仅仅是他们,此刻四周的其他宗门修士,也都带着疑惑,全部看来。

    光芒内,慢慢出现了一个身影,这身影带着面具,看不清样子,但那诡异的面具以及滔天的血煞之意,却是让四周之人,瞬间心神一震。

    “这是……”

    “血仙传承的面具,这是太厄一族,血仙的面具!”

    “正是此面具,上一次血仙传承开启时,老夫亲眼看到过……可最终这面具,李家不是说出了意外,掉落在了血仙世界中了么,且此事各大宗门不信,都去探查过,最终确定了传承没有被李家取走……”

    这些声音的传出,立刻让那八老双眼一闪,煞气刹那浓郁,齐齐看向此地李家的光柱,使得李家此地的那些修士,一个个面色瞬间大变。

    可还没等他们解释,突然的,从远处,有七八道长虹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这七八人速度之快,刹那临近,正是从李家赶来的那些老者。

    “我李家道子李道一,陨落在此地,诸位道友,你们可认识此人?”来临的李家老者,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一道光幕幻化,其内正是孟浩的身影。

    与此同时,在季家八老身边的那些玉简碎片上形成的面具身影,也在此刻扭曲,化作了另一人,此人……正是孟浩!

    在这一刹那,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两道光幕,同一个人的身上,更有心神的轰鸣。

    因那李家老者所说的,李家道子陨落!

    因,此地的南域宗门家族之人,突然联想到,季家取出的这些碎片的玉简,出现了与李家一样身影的原因。

    “季族的季子……莫非……”金寒宗的一位老祖,倒吸口气。

    “若真如此,则此人闯了滔天大祸,东土季家……岂能罢休!”

    “杀人者,是哪一个宗门的弟子……”四周刹那一片死寂中,忽然有一个修士,在远处迟疑了一下。

    “他……他好像是多年前在南域消失的孟浩……”

    “孟浩?太灵经,我想起来了,此人是孟浩!”

    “孟浩……”整个盆地外,骤然间掀起了嗡鸣哗然,在这哗然中,季家八老眼中杀机已滔天,李家的那些老者,也都一个个目中出现了煞气。

    “这位孟浩,此刻还在这尸体的幻境内,我等封印此地八方,严禁一切传送,那么这小杂种即便有些宝物,也都插翅难飞!”李家老者咬牙开口,他身后立刻有四位元婴老者,直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瞬间远去。

    显然是要展开封印,严禁此地之人传送。

    “我季家季子陨落在这里,此地诸位南域道友,就先留在这里吧,等一切水落石出,诸位方可离开。”季家那八个老者,此刻也有四人散开,显然是不放心李家的手段,要亲自去布置封印。

    “至于此人或许会幻化之术,不过没有关系,杀了季族人,就沾染了天地因果,只要此人传送出来,只要此人还在这片天下,季家立刻就能感受到。”季家八老中,其中一个老者,此刻冷哼一声,阴沉的开口。

    就在这时,突然的,一道惊天的气息轰然从仙人尸体的方向爆发开来,这气息带着霸道之意,散出了斩灵的威慑,渐渐地,从盆地内,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身影穿着一身橙色长袍,是一个中年男子,随着他的走出,四周所有宗门修士,都凝神看去,他们自然认识此人是谁,他是季家此番来到此地的最强者。

    一身修为斩灵,在其他宗门老祖于往生洞盆地内都退出时,他竟试图走入往生主洞,要知道主洞,对于斩灵来说,也都是极为恐怖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无人会进,此地的各宗老祖,也都只是敢在外面而已,不敢真正的进洞。

    虽说最终他还是迟疑了,可却在洞外,与不少奇异的生命交战,此刻走来时,这中年男子面色有些阴沉,直至走到了季家那几个老者身前,那几个老者立刻恭敬一拜。

    中年男子松开了手,他手心内有玉简粉碎的粉末飞出。

    “杀人者,紫运宗方木,也叫孟浩!这是季鸿东死前,传出的声音,此事已惊动了季方老祖,他老人家正从东土赶来。”中年男子淡淡开口,声音平静,可却带着一股强烈的威压,更是于四周各自宗门的心神内,产生了轰鸣,“方木……孟浩……”

    “这怎么可能,紫运宗丹东一脉的道子方木,竟是当年被南域追杀的孟浩!!”

    “此事……难怪当年孟浩无人能找得到,原来他藏在了紫运宗,还成为了传承弟子,此人……”四周嗡鸣哗然间,一道道目光,齐齐凝聚到了紫运宗的光柱内,那些面色一样大变的紫运宗修士身上。

    安在海面色立刻变化,其旁林海隆倒吸口气,猛的站起,吴丁秋一愣,但随即面色立刻强烈的阴沉,一股危机瞬间浮现在了此地所有紫运宗的修士身上。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紫运宗光柱内,那两位斩灵老祖,缓缓地,睁开了眼。

    ————-

    三更,三更,还有第四更!(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