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08章 我是他的师尊!(第四更)

    “日前已收到宗主令,丹东一脉紫炉方木,已叛出紫运宗,生死未知,此人生,与我紫运宗无关,此人死,一样无关。”沉默了片刻,那两位紫运宗的斩灵老祖,其中一人缓缓开口。

    声音一字一字,双眼更有精芒,似这番话语,从他口中说出,让他觉得极其屈辱,更有一股悲伤。

    其旁另一个斩灵老祖,沉默不语,但皱起的眉头,还有目中的一抹似快要压制不住的愤怒,却是清晰的显露出,他们对于季家的隐忍。

    他们是此地,唯一知晓方木之事的,也的确是日前,他们收到了紫运宗的紧急之令,令中言辞虽简单,没有提季族人死,可却说了会出大变,说了孟浩自行叛门之事,让他二人在变故出现后,这般开口。

    他二人当时就觉得出了大事,如今更是看出了问题所在,活了千年岁月的他们,自然刹那就明悟了这其中的关键之处。

    方木也好,孟浩也罢,此子定是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杀了季家族人,但却为了不连累宗门,故而自行捏碎了其紫炉令牌,选择了与宗门一刀两断。

    这种行为,让这两个斩灵老祖心痛,那是他们宗门的弟子,那是丹东一脉的传承弟子,是一个遇到了这种危机后,还想着要不连累宗门的弟子。

    可……他们没有办法去保护,整个紫运宗也无法提供保护,甚至他二人还要在此地。当着整个南域修士的面,却说出那般无情冷酷的话语。

    生也好,死也罢。与紫运宗无关。

    这句话,在传出时,四周瞬间一片安静,不少南域宗门的修士,神色都露出复杂,听出了这话语中的无奈,一种感同身受之意。在一旁季家的霸道对比下,越发强烈。

    季家那位斩灵修为的中年男子,冷眼看了看紫运宗的众人。冷哼一声,可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

    四周寂静,无人说话,众人都在等待。等待那些消失的各宗弟子。归来之时。

    在这八方,一道道禁制已被开启,此地将无法有任何传送之力,可偏偏就在这时,青罗宗的光柱下,青罗老祖忽然双目微微一闪,慢慢开口。

    “季家的诸位道友,还有前辈。我这里知晓那孟浩身上,有一枚上古如意宗的如意印。怕是你们的禁制……”紫罗老祖微微一笑,没有说完。

    可他这句话说出口,立刻就让季家那几位老者,双目一闪,彼此看了看后,一旁的斩灵中年男子,右手抬起一挥,扔出了一枚玉佩。

    “放在禁制中,可阻如意印。”

    紫运宗内,那两个斩灵老祖双目阴沉,盯着青罗宗的紫罗老祖,目中阴藏了不善。

    四周宗门的弟子,一个个都寒蝉若惊,内心浮现了各种思绪,一个方是方木,一方面是孟浩,神色都彼此变化,显然还处于震惊之中。

    毕竟方木的身份,在南域已彻底崛起,在这一辈中不说如日中天,也相差不多,丹鬼大师传承弟子,丹东一脉道子,南域第四位大师丹鼎……

    而孟浩这个名字,此刻随着那血仙面具的出现,在众人的心中,已然同样是轰鸣。

    太灵经的获得者,宋家的女婿,此刻还要再加上一个,血仙传承的获得者!

    在这四周之人沉默时,宋家所在的光柱,此刻其内之人面色都有些难看,宋老怪也在其内,正皱着眉头,暗叹一声。

    此刻的众修,包括那些战灵老祖在内,无人看到,在四周的修士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老者,这老者全身干瘦,其貌不扬,可偏偏他站在那里,就连四周的修士,都如没有看到一样,仿佛这老者所在的世界,与众人不同。

    “踏入完美境界的小家伙,世间有因果,老夫日后夺你完美,就是果,而今天帮你一把,则是因了。”老者微笑,轻声开口,可却无人听到,他,正是王家古老的第十祖。

    在此地之人纷纷沉默时,此刻于南域的边缘,靠近赵国的地方,又翻阅了一片片大山后,则是汪洋的大海。

    这片海,正是分割了西南与东北区域的天河海。

    此时在这天河海靠近南域的天空,突然虚无扭曲,一道模糊的身影,迈步刹那走出,此人不是真身,而是一个虚幻的身体,这身体在半空刹那凝成实质,是一个老者。

    正是在东土白山顶,钓出因果而吞的季家一位老祖季方!

    他站在半空,下方是磅礴的天河海,看了一眼南域大地后,身子一晃,直奔南域而起,可就在他靠近南域边缘,要迈入的瞬间,忽然的,这老者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右手抬起向前大袖甩去。

    轰鸣之声,一瞬传遍八方,使得下方海水骤然咆哮,使得南域边缘的大地,都为之颤抖,一些山石直接崩溃爆开。

    在这大地崩溃,海水咆哮中,于季方的前方,虚无中走出了一个穿着灰色长袍,衣袖上有丹炉印记的老者。

    老者一头白发,样子消瘦,更有一些黑斑,可神色却不怒自威,尤其是双眼的光芒,在这一刹那,似可凝神苍穹。

    一股浓郁的丹香,更是在这一瞬扩散开来,环绕八方。

    “我是该称呼你紫东,还是丹鬼!”季方冷眼看向对面的老者,淡淡开口。

    这老者,正是孟浩的师尊,丹鬼!

    “紫东已陨,老夫丹鬼。”丹鬼沉默片刻,缓缓开口,看向季方。

    “不管你是丹鬼还是紫东,若不想紫运宗灭,就让开路,杀我季家族人,他必须要死。”季方微微抬头,冷声说道。

    “我是他的师尊。他拜了三叩,我总要为他做些什么。”丹鬼摇头,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一尊青铜丹炉,赫然在他右手上幻化出来,这丹炉一出,立刻散出沧桑古老的气息,这气息瞬间扩散八方,更是在这青铜丹炉上,散发出阵阵青色的雾气。这些雾气缭绕在四周,一时之间,使得这半空中如成为了雾气的世界。

    “若你真是紫东。老夫还要顾忌一些,至于你……是在找死!”季方冷哼,右手抬起一掀,立刻此地雾气瞬间浓郁。刹那就将他与丹鬼的身影。直接淹没。

    看不到二人的身影,可能听到阵阵轰鸣之声,从这雾气内猛烈的传出,下方天河海咆哮,南域边缘大地震动,似这二人的出手,任何一个,都具备撼动天地之力。

    “为了一个弟子。丹鬼你这么做,值得么。你可以阻止我一次,但你能阻止我季家?”雾气内,传出季方低沉的声音。

    “他选择成为我的弟子,我选择成为他的师尊,不是一个叛门可以抹去,我认为值,则一切值!”

    “我阻止不了季家,但却可以阻你一段时间,这就足矣!”

    轰鸣声,刹那惊天,这一战,在这无人关注的天河海与南域边缘之处,蓦然展开。

    雾气翻滚,闪电轰鸣,雷霆嘶吼,一战崛天。

    丑门台意识幻化的世界里,此刻四周的墙壁开始了大范围的崩溃,许清望着孟浩的身影消失在了眼中,咬着唇,闭上了眼。

    孟浩走了,不再是以方木的样子,而是恢复了当年离开赵国时的相貌,以结丹修为,化作一道长虹,向前远去。

    不是要离开此地迷宫,而是要远离许清。

    没有回头。

    在孟浩的右手手背上,此刻正有青色的印记,正在一闪一闪,这印记,是之前孟浩紫丹凝聚后,随着体内血液的第一次循环,出现在了手背上。

    此印记如符文,孟浩不陌生,无论是当年的筑基,还是于紫运宗时在丑门台的召唤里,他都看到过这个印记。

    此刻前行时,四周的墙壁崩溃范围越来越大,甚至随着迷宫墙壁的坍塌,渐渐的被困在此地的众多修士,已有不少都彼此看到,按照各自宗门,都会凝聚在一起。

    只不过彼此之间若有不和,也会在这个时候出手,使得此地有些混乱。

    一路孟浩呼啸而过,速度之快,无人看得清他的面孔,只能看到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轰鸣之声越加强烈,随着一道道墙壁的坍塌,孟浩的脚步停顿下来,看着四周,他知道,此地的崩溃,已快要到达了巅峰。

    “此刻的外界,怕是因李道一与季鸿东的死亡,已展开了一场封锁,我的如意印……怕是也不会有效。”孟浩沉默,眼中露出一抹寒芒,在击杀季鸿东的一刻,他想了很多很多。

    “唯一的生机,就是……百里外的往生主洞!”孟浩深吸口气,突然的,他神色一动,身体上立刻起了一层雾气,转身直奔另一个方向而去。

    没过多久,在孟浩的前方,他看到了楚玉嫣、叶非目,还有其他紫运宗的弟子,正被四个西漠修士,环绕围住,正在出手。

    “紫运宗的道友,交出你们刚才得到的石壁拓印,我等立刻离开,否则的话,就算你们是南域大宗,可我西漠之修,一样灭杀!”阴冷的声音传出,轰鸣回荡,那四个西漠之修全身图腾飞舞,楚玉嫣、叶非目,还有其它几个紫气一脉的弟子,正在苦苦支撑。

    叶非目已重伤,此刻面色苍白,但却依旧执着,楚玉嫣嘴角溢着鲜血,右臂更有血液顺着手心滴落,容颜没有血色,但却咬着银牙。

    其他几人,也都带着伤势,正全力拼杀。

    在他们身边,还有两个紫气一脉的弟子,躺在地上,生死未知。

    ———–

    第四更!求兄弟姐妹,一张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