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09章 一波又起!

    “此地随时可以崩溃,一旦崩溃,我等就会被传送出去!”叶非目声音虚弱,不是对西漠修士去说,而是提醒身边紫运宗的其他人。

    他面色苍白,可在这白色内,却时而有黑线一闪而过,那不是毒,反倒像是某种虫子寄生在体内,这正是来自西漠的一种诡异的术法,一旦被种下,非死即伤,且修为严重跌落。

    若非如此,以叶非目的修为,也不会如今这般下场。

    楚玉嫣咬着牙,右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丹药吞下,众人神色都带着坚定之意,只是除了楚玉嫣外,其他人都是面容上有黑线隐动,都已中了这寄生之虫。

    那几个西漠修士修为并非超出楚玉嫣等人太多,除了其中一个较高外,余者都是结丹初期,且没有到巅峰,他们此刻迟疑了一下,原本之前没有立刻出杀招,是不愿在这南域太过招惹麻烦,可那石壁,他们心知定是一个宝物,此刻眼看紫运宗这些人坚决,便相互看了看后,彼此目中出了杀机。

    “杀了他们,抢在此地崩溃前!”几人双眼一闪,再出手时,图腾之力轰然幻化,成为了四只巨大的凶兽,直奔楚玉嫣等人而去。

    就在这危机的一瞬,孟浩身上雾气遮盖了样貌,刹那而来,在那四个西漠修士还没等看清时,就直接出现在了楚玉嫣等人的身前,右手抬起,向前蓦然一挥,顿时一片紫光瞬息从孟浩身上散出,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弯月。

    紫色的弯月。化作了一斩之力。与那四尊凶兽碰到了一起。形成了轰鸣巨响,那四个西漠修士面色一变,齐齐后退,但其中还是有两人,全身图腾直接崩溃开来,无法抵抗,瞬间就被斩开了身体,直接崩溃灭亡。

    余下二人。一个喷出鲜血,险些避开,另一个则是此地西漠修士的最强者,也是压制了叶非目之人,修为结丹中期。

    孟浩的出现,立刻让楚玉嫣等人一愣,紧接着他们看到了紫气斩后,一个个顿时大吃一惊。

    此术,唯有紫运宗才有,外人不可能掌握。

    “滚!”孟浩冷眼看着余下的二人。淡淡开口。

    这句话传出,带着一股威压。使得之前险些避开紫月斩的那位西漠修士,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他们西漠修士,生活极为艰苦,荣耀之事根本没有,生存才是最大的选择,故而此刻一看不敌,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避。

    临走前,更是还向孟浩抱拳一拜,似对于强者,哪怕是没啥了身边的同伴,可也一样尊重。

    至于另一个西漠修士,那位结丹中期的男子,此刻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孟浩,又看了看叶非目等人,转身正要走时。

    “把解药留下!”孟浩冷声开口,那男子暗叹,右手一甩扔出一个黑瓶,刹那远去,孟浩不担心此人会有阴谋,因此地崩溃在即,一旦崩溃,大家都会出去,到时候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此地就要崩溃了,你们……好自为之。”孟浩回头,隔着雾气,看了一眼楚玉嫣等人,神色内有些复杂,转身时,走向远处。

    “你是谁?”楚玉嫣忽然开口。

    孟浩没有回答,沉默的走远,可就在这时,忽然的,叶非目望着孟浩的背影,突然开口。

    “方木,发生了什么事!”

    这句话说出后,楚玉嫣大吃一惊,其旁的紫气一脉弟子,也都齐齐看向远处的孟浩。

    “从此之后,紫运宗再无方木……”孟浩脚步停顿,一声轻叹,没有继续开口,而是走远。

    楚玉嫣与叶非目愣在那里,神色露出茫然,可很快的,楚玉嫣就凤目突然一凝。

    “刚才的声音……”她呼吸立刻有些急促,抬头再看时,前方已没了孟浩的身影。

    轰鸣回荡,四周的墙壁大范围的崩溃,甚至有的地方已直接坍塌,出现了虚无,卷着一些修士直接甩入虚无内,消失无影。

    孟浩双目露出凝重,带着谨慎,他不知晓外界此刻是什么样的状态,可也能想象得到定是存在了凶险,没有立刻轻举妄动,而是观察那些坍塌出现的虚无。

    时间不久,随着轰鸣之声的强烈,随着此地的坍塌越来愈多,孟浩目光闪动,正要起身踏入一处虚无内,忽然他面色突然变化,右手抬起,向着一侧猛的挥舞,刹那间大量的紫气瞬间散出,更是从孟浩的储物袋内,那两把似不可被摧毁的木剑,直接飞出,阻挡在了孟浩的身侧。

    就在这时,轰鸣之声刹那传出,一个女子的拳头,仿佛从虚无中伸出,直接出现在了孟浩的身边,一拳打在了浓郁的紫雾上,那紫雾直接崩溃,这拳头没有丝毫停顿,落在了孟浩的两把木剑上。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两把木剑嗡鸣颤抖,倒卷拍在了孟浩的胸口,以孟浩如今的肉身以及修为,只感觉脑海嗡的一声,全身剧痛间,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倒退,更是喷出大口的鲜血,双眼猛的看去。

    他看到那拳头的主人,是一个女子,正是那方姓女修,她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素雅中带着孤傲,从虚无中一步步走出。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可却打出了让孟浩骇然的一拳,那一拳的力量,已超越了结丹初期,这种肉身之力的强悍,让孟浩觉得恐怖。

    孟浩全身紫气一瞬翻滚,他的双眼瞳孔立刻成为了紫色,体内的伤势在这一刹那,急速的恢复,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刹那就恢复如常,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

    孟浩擦去嘴角的鲜血,抬头盯着那方姓女子,面色阴沉。

    “很强……非常强!超出了季鸿东太多,甚至仅仅是方才那一拳,就可以将一个寻常的结丹初期生生轰杀!”孟浩双目收缩。

    “跑的到快,看在你杀了季鸿东这个让人厌恶的家伙的份上,我不可以不杀你,把你身上的仙藏拿出来,那不是你可以拥有的。”女子淡淡开口,她身上没有季鸿东那种高高在上之意,可那种孤傲,却是比季鸿东还要强烈。

    更有一股强烈的霸道,唯我独尊。

    “不同意?那么你可以死了!”女子看了孟浩一眼,只等了两息的时间,便再次传出话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速度之快,刹那就出现在了孟浩的面前,一样是右手抬起,向前一拳落下。

    孟浩双手掐诀,五指血印刹那全开,脚下更有血杀界之芒瞬间扩散,血身重叠,似与自身融在一起,在那女子的拳头来临的一刻,一掌按去。

    轰鸣之声,一瞬惊天,一股大力在二人之间的地面崛起,使得四周墙壁瞬间坍塌,开始出现了虚无漩涡。

    孟浩喷出鲜血,身子倒卷而退,全身紫气弥漫,双目内瞳孔中更露出刺眼紫光,身上的伤势一瞬再次回复,可面色却更为苍白。

    每一次恢复,孟浩消耗的都是自身的生机,而生机代表的是寿元,此刻退后时,他眼中露出寒光,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血色面具刹那在手。

    那女子身子退后两步,看向孟浩时,凤目中露出了凌厉。

    “结丹初期里,可以让我退后的,你是第一个!”女子傲然开口。

    “我还可以让你流血。”孟浩眼中一样露出冰冷寒意,右手抬起,正要将面具戴上,就在这时,这方姓女子冷哼一声,眼中杀机更为强烈,身子瞬间冲出,刹那直奔孟浩而来时,其右手抬起,一拳落向上方。

    “方!”她口中轻吐一字,刹那她的拳头,竟在这一刻,成为了青色,有无数青色的闪电刹那游走,散发出了一股让孟浩头皮发麻,为之骇然的恐怖气息。

    尤其是这女子的速度之快,瞬间就临近,让孟浩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危机,这危机,他就算是遇到季鸿东时都没有过,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被同辈之人,如此全范围的压制过。

    “死!”方姓女子声音回荡,右手已落,直奔孟浩刹那而来。

    在这一刻,孟浩的右手已抬起,面具已放在了脸上,一股血色煞气刹那从他身上轰然爆发。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孟浩的右手,因拿着面具戴在脸上,所以是手背对着那方姓女子,而在这一刹那,孟浩手背上,因结丹造成的青色印记,还没有完全消散,而是缓慢的闪动,此时……正是闪动的一瞬。

    青色的印记,如同符文,闪烁的同时,立刻就映入到了方姓女子的目中,这女子在看到这印记的刹那,突然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与不可思议的神情。

    眼看这右手拳头已距离孟浩很近,这方姓女子忽然怒喝一声,拼着反噬,右手猛地逆转方向,竟顺着孟浩的身侧,直接落在了地面上。

    轰的一声,这地面完全碎裂,形成了虚无,甚至就连这虚无,也都一颤,似被这一拳之力,险些崩溃。

    女子喷出一口鲜血,头发有些散落,转头盯着孟浩,眼中却露出怒意与纠结。

    这一幕,让孟浩愣了一下,他分不清这女子为何在方才那关键的瞬间,竟强行改变了拳头的方向,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这么做,伤的定然是她自己。

    ——–

    应该还有一些兄弟姐妹有保底月票,给耳根吧,给封天吧,谢谢你们,感谢。(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