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14章 封正术

    很多年后,当初在往生洞盆地外的各宗修士,都还无法忘记那一年的那一幕。

    在他们的记忆里,一颗流星,从盆地内的雾气中冲出,这流星如同燃烧,释放出惊天的火焰,散发出可以让人一生难忘的光芒。

    在那火焰与光芒中,存在的是孟浩。

    紫运宗传承弟子,南域第三位大师丹鼎,太灵经的拥有者,血仙的传承之人,这些之中任何一个,落在无论哪一个修士身上,都将是赫赫声名。

    而若是全部都属于一个人,则此人……可以成为一场南域的传奇。

    而孟浩,无疑,已成为了传奇,尽管他的修为不高,尽管他在南域的时间不长,可无论任何,都无法阻挡他的光芒,从这一天起,如日中天!

    无法有人忘记,在那一道流星外,虚无中勾勒出了一尊巨大的鲲鹏,这鲲鹏巨兽,仿佛其内的孟浩成为了核心,从盆地内冲出,从盆地外经过,下方各宗修士只能仰望。

    他们看着孟浩冲出了盆地,冲出了来自季家、李家十多个元婴修士的封锁,直接撞开了环绕在了四周的封印,使得那封印成为了碎片,层层崩溃后,这流星,这鲲鹏,冲出天地!

    消失在了万里外,消失在了往生洞的范围,消失在了天边。

    随后,在一处虚空的漩涡传送中,彻底不见。

    紫运宗的修士,包括那两个斩灵老祖在内。都凝望天边,凝望孟浩的消失,在亲眼看到孟浩安全离去的一刻,他们的心底,松了口气。

    吴丁秋在旁,神色有些复杂,心底有些感慨,他想到了当年在赵国的孟浩,想到了当初第一次看到对方,那手持铁枪的一幕。

    仿佛如一场梦。吴丁秋此刻回想。还觉得有些不能去信。

    宋老怪也看着天空,神色与吴丁秋,一样的感慨。

    其旁的宋佳,早已归来。她沉默。看着天空。眉心中的幽怨,似始终无法化开,望着她名义上的夫君。可实际上二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紫罗老祖也在沉默,他苦笑的摇了摇头,青罗宗对于孟浩很熟悉,上古福地内的一幕幕,极厌的认主,这一切的一切,使得青罗宗与孟浩,成为了死局。

    可他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孟浩化身方木之后,竟敢大摇大摆的走入青罗宗,且在青罗宗内丹道战丹师,甚至还为他们炼丹。

    这一切的一切,此刻回想,极不真实的同时,就连他也心底有了佩服。

    一剑宗、金寒宗,还有王家之人,也都此刻神色各自不同,好在王腾飞不再这里,否则的话,他的复杂,将会如潮水淹没自身。

    南域五宗三族,在这些年来,不知不觉,或是和方木,或是和孟浩,早已熟悉。

    韩贝轻叹,她脑海中的孟浩与方木,渐渐重叠到了一起,化作了一个在她记忆里,很是深刻的形象,这个形象,是一身红袍,带着面具,却仰天笑声回荡的孤傲身影。

    王有材沉默,他想到了大青山,想到了云杰县。

    楚玉嫣咬着下唇,她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思绪,此刻有刺痛,又惆怅,更有失落,仿佛一下子失去了什么,抓不到了。

    叶非目低着头,没有去看天空,可他的目中却露出执着的光芒,他相信孟浩在其他的地方,也定然会崛起,而自己这里,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一定要在未来的某一天,二人再次相遇时,于丹道上,彻底的赢过对方。

    陈凡,此刻叹了口气,他已经看不透了这当年的小师弟,两个人的路,实际上从当年靠山宗分离时,就已分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在心底,他忽然很是羡慕孟浩,不是羡慕对方的身份,而是羡慕对方的人生,要比自己……精彩太多太多。

    “或许,这才是修士……”陈凡喃喃。

    李诗琪目中绽放奇异之芒,她想到了此行前,来自宗门那位最神秘的老祖,与她说的一番话。

    “还会相遇么?”李诗琪微微一笑。

    “一定会再次相遇。”许清,望着远处,在心底坚定地喃喃,她的性格简单,她的样子冷冷清清,她不聪明,可她的执着,却是比之旁人,浓了太多太多。

    这份执着,成为了一个承诺。

    “我等你……”许清在心底,轻声说着。

    ########

    天河海,将南赡大地分割开来,成为了东北与西南。

    东土大唐,北漠羌笛,南域群雄,西漠图腾。

    相比于东土大唐的强势,北漠羌笛的豪野,南域群雄的并起,那么西漠,这个有着西蛮、西魔等多种称呼的区域,实际上则是狂乱的代名词。

    乱,就是西漠唯一的局势,在西漠,没有宗门,有的只是一处又一处的部落,以部落为联盟,组成了一个个大势力。

    因贫瘠,因资源的稀少,因环境的残酷与天地的恶劣,使得西漠修士杀戮残忍,修图腾之力,渴望着有一天,可以入主南域。

    两次的与南域大战,使得两大区域间,存在了强大的封印,阻断了来往,唯独在那无法被封印的区域,形成了墨土,成为了西南唯一的通道。

    因种种契机形成的墨土,不属于南域,也不属于西漠,这里更自由,也同样更残酷。

    墨土的贫瘠,还有部分区域的富饶,使得这里两极分化极为严重,动辄的杀戮,更是让这片大地,似乎都蕴含了血腥的味道。

    此时此刻,在南域与墨土的交界处约莫一天路程的距离,一片杂草丛生的平原上,突然的,出现了一个阶段的漩涡。

    这漩涡如一张黑色的大口,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半空中,如今是晌午的时分,四周吹着苍凉的风,使得杂草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突然出现的漩涡,自然也不会引起什么人来关注,在这四周八方,很大的区域内,很少有南域修士到来。

    很快,在那黑色的漩涡,走出了一个身影,这身影走出后,似踉跄了几步,回头时,一头白发随风而起。

    眉心上,有一个菱形的印记,似鳞,似羽。

    他,正是孟浩。

    借着鲲鹏之力冲出后,孟浩展开了如意印,从往生洞范围外传送,出现时,在了这里。

    孟浩默默的站在半空,看着漩涡消失,他的脸上带着一抹茫然,四周很安静,除了风声,没有其他。

    许久,孟浩低下头,取出玉简凝神看了后,确定了自己的方位,轻叹一声,向着紫运宗的方向深深一拜。

    这一拜,数息之后孟浩才起,当他抬头时,他目中的茫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坚定。

    “在紫运宗安逸了近十年,都快忘记了独自在外散修的生活。”孟浩平静喃喃,右手一挥,一枚紫色的种子飞出,落入大地后,地面轰隆隆的震动,一根根粗大的藤条,瞬间飞起,环绕在孟浩的四周。

    孟浩盘膝坐在其中一根藤条上,双目一闪,传下了意念后,藤条突然在地面飞起,带着孟浩,直奔前方墨土而去。

    孟浩闭上了眼,他要尽快离开南域,丝毫耽误不得,只是他如今修为尽管稳固,可伤势却很重,生机寿元尽管在那似鳞似羽之物下,恢复了一下,可也只剩下了不到一甲子。

    非到万不得已,能不损耗,孟浩实在不愿消耗。

    “需尽快进入墨土,在那里,寻找一处区域疗伤……不知季家之人,过多久会追杀过来。”孟浩神色平静,盘膝坐在藤条上,任由藤条展开全力疾驰,方便孟浩疗伤。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枚铜镜,仔细看了眼后,将其收好。

    “之前结丹成功的一瞬,我隐隐有种感觉,只要当时静下心来融入这镜子中,就可唤醒此镜器灵……可惜当时情况危机。”孟浩沉默,他不知器灵出现会有什么意外,此刻也不是静心沟通器灵之时,需全心疗伤。

    途中他将季鸿东的储物袋取出,看了一眼,上面有一道符文封印,孟浩没有轻易尝试打开,而是略一沉吟,又将其收好,翻手时,手中出现了一个铃铛。

    正是季鸿东当日拿出的法宝,研究了一下,孟浩闭上眼,继续疗伤。

    第二天黄昏,无惊无险,孟浩的藤条,带着他踏入到了墨土的区域,这片区域很好辨认,大地是黑色的,生长的植物,也都是黑色居多。

    故而,这里成之为墨。

    可就在孟浩踏入这墨土的刹那,突然的,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封妖古玉,那沧桑古老的声音。

    “九山之仙,一笔之巅,众生之符,崩灭苍天……此力融土,化了灭死,纳了妖生,此地……可修……封正术!”

    孟浩心神一震,猛的睁开了眼。

    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他取出了封妖古玉,在碰到此玉的瞬间,一股冰冷的气息顺着他的手指,融入脑海,化作了一段口诀,形成了一式,封妖一脉,独有的神通术法!

    封正术,封万物成妖!

    ———

    第四卷开始!(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