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15章 黄大仙的洞府

    墨土大地的黄昏,苍麻在天,大地漆黑,一片萧瑟。

    看不到什么凡人,因此地的环境,凡人很难居住,故而此地之人,大都是修士居多,就算偶尔有些凡人,也都是身强体壮,气血强盛,是此地多年来,组成的修真家族后裔。

    孟浩在踏入这片墨土的一瞬,他回过头,脸上露出一抹狐疑,他隐隐觉得,在踏入这里后,似身上有一道无形的丝线,被遮盖了。

    偏偏在没有踏入此地前,这条无形的丝线,孟浩根本就没有丝毫察觉,唯有在其被遮盖的一刻,孟浩才察觉其存在。

    沉吟了片刻,孟浩若有所思,藤条托着他的身体,在这大地上呼啸而去,片刻后,孟浩收回心思,双目闪动间,散开了灵识。

    他灵识散开,此地方圆百里,刹那在其脑海浮现。

    “要找一处地方,安静的疗伤……”

    “另外当初的周德坤,就是被抓入了墨土……而且在这里,有无木蚕的信息,若有可能,或许能将无木蚕炼制出来。”孟浩略一沉吟,再次取出了季鸿东的储物袋,其上的符文,此刻竟也微弱了一下,如被压制,只是孟浩尝试之后,还无法打开,可他也看出,这种压制时间再长一些,自己应该可以打开储物袋。

    半晌后,孟浩闭上了眼,任由藤条急速前行,没有丝毫休息,一连前行了一个多月。

    途中遇到了一些墨土的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身体干瘦,凶煞的气息极为强烈。且很少三五成群。大都是单独一人。给孟浩的感觉,如同孤狼。

    这一点,与南域有着强烈的不同。

    似乎这里的人,于生死中经历了太多,但凡是可以存活下来的,几乎都是沾了不少的鲜血。

    可这些人哪怕再凶悍,当看到孟浩时,也都全部双目收缩。孟浩的一头白发,太过显眼,这白发的飘摇,配合其苍白的面孔,立刻就给人一种阴森之意。

    再加上那藤条的狰狞,一看就是凶狠之物,散发筑基的气息,隐隐还带着血的味道,使人望之,都隐隐直觉判断。此人不可招惹。

    即便是一些修为不俗之辈,可察觉到孟浩的修为气息后。也都有所迟疑,纷纷避开,没有阻拦。

    在这墨土,杀人太过正常,死人也是时常可见。

    一路孟浩走去,看到了数十次的修士斗法厮杀,看到了不少死亡的一幕,渐渐对于墨土,有了更为直观的了解。

    不过让孟浩觉得奇异的,是一个月过去,他时刻警惕,可偏偏不见季家人追来,此事让孟浩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月前在踏入墨土时,那被遮盖的无形丝线。

    “莫非,这丝线是我杀了季鸿东后出现的?是季家之人寻找我的痕迹之用?若是如此,为何这片墨土能起到遮盖作用。”孟浩迟疑了一下,并不确定。

    时间再次流逝,很快又过去了一个月,与南域比较,墨土不大,可孟浩走在此地,放眼看去,这里城池不多,便给人一种地阔辽远之感。

    且大都是一片荒凉,漆黑的大地,透出一股死寂的沉闷。具备灵气的地方,更是稀少,好在孟浩对于灵气没有什么要求,这一日,正盘膝坐在藤条上的孟浩,忽然双眼睁开,看向远处。

    在他的灵识中,八十多里外,有一处矮山,存在了一处简单的洞府,这洞府并非山中,而是山下,如地洞一般,其旁边有一处山泉汇集成为了潭水。

    此水污浊,四周还有鸟兽粪便。杂草不少,看起来似有些荒废,如果不是孟浩刻意去寻找疗伤之地,很容易就忽略了这里。

    “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孟浩略一沉吟,传出意识,立刻藤条改变方向,直奔那矮山而去。

    不多时,就来到了这片区域,孟浩起身一步迈去,藤条则沉入大地,隐藏起来。

    孟浩走过这片杂草,路过水潭时,恰好有一只黑色的小兽,正在潭边喝水,抬头盯着孟浩,露出凶狠之意。

    孟浩没有关注这小兽,而是飞起绕着此山看了一会,神色露出满意,一晃之下,直奔山中一道裂缝,瞬间飞去。

    这裂缝蜿蜒,连接下方,很快就在孟浩的面前,出现了一处洞府大门,被孟浩右手一挥,这大门立刻颤抖,缓缓打开。

    洞府不大,四周还有一些灰尘,似有些时间无人居住,残留的一些气息,是凝气五六层的样子,可见此洞府的原主人,修为不高。

    四下看了看,孟浩袖子一甩,立刻此地如起了风,一切灰尘全部消散,潮气也都瞬间消失。

    孟浩这才盘膝坐下,长呼一口气,目中露出沉思,片刻后,他右手掐诀向洞府大门一指,顿时这大门关闭,上面出现了几个符文,将其封住。

    “伤势如今恢复了五成,这一次受伤太重……”孟浩取出丹药吞下,闭目打坐,争取让自己的伤势尽管恢复。

    他本身就是丹道大师,对于疗伤的丹药,根据自己的伤势去炼制,故而效果自然最佳。

    时间慢慢流逝,这里很安静,在这安静中,洞府内一片漆黑,孟浩独自一个人盘膝打坐,时而从入定中苏醒,睁开眼时,凝望漆黑,脑海不由的会浮现紫运宗的一幕幕。

    “季家……”孟浩眼中露出一抹寒芒,重新闭目。

    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不知不觉中,渐渐过去,孟浩的伤势也恢复了大半,此刻已有八成,按照他的预计,再有几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如常,达到之前的巅峰状态,甚至还会更精进一些。

    不过让孟浩觉得奇异的,是这三个月来,竟还是没有丝毫季家之人追来。此事让孟浩不由得联想了很多。

    “难道是师尊……”孟浩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沉默下来。

    许久。孟浩轻叹一声,正要闭目继续疗伤时,忽然神色一动,看向洞府外。

    此刻在这矮山百里处,正有一个全身干瘦,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正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快速前行。

    他修为不高。只有凝气六层的样子,双眼中有凶残之芒,若是在南域,遇到同等层次的修士,此人多半会取胜。

    “这次真倒霉,那个什么破地方,居然困了老子两年!”中年男子咬牙切齿,警惕的看着四周,快速前行,方向竟是直奔矮山而来。

    似轻车熟路。这中年男子靠近矮山后,先是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也没人跟随后,这才一跃跳入裂缝中,顺着裂缝向下走去。

    “以后绝不能再去那鬼地方,好在这一次虽说被困了两年,可却没有性命之忧,不像是其他一些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自从踏上这条修真之路后,他经历了不少事情,看到了不少生死,此刻不说麻木,但也有些习以为常。

    “说白了,还是没有丹液。”中年男子嘀咕了几句,来到了洞府大门外,右手抬起一挥,扔出了一枚令牌。

    “不过能拥有自己的洞府,我也算是有机缘造化的人了。”中年男子有些得意,整个人放松下来,打算回洞府休息。

    可很快他就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扔出的令牌,一闪一闪,可这洞府的大门竟没有打开。

    “坏了?”男子一愣,上前将令牌取下,仔细看了看,正要再试,忽然余光看到了地面上,洞府大门曾经被打开的尘土痕迹,与四周的灰尘比较,痕迹明显。

    这一眼看去,他眼中立刻露出怒意,岂能不明白,自己这洞府,是被人给抢了!

    “哪里来的不开眼的家伙,敢抢你黄爷爷的洞府,还不给老子滚出来!!”这黄姓男子立刻怒声开口,他有自己的判断,这处洞府灵气早就枯竭,高等级的凝气修士能看重的很少,更不用说其他强大的修士了。

    且这洞府被他占据的那些年,虽说也有人趁机过来抢走,可都是和他境界相差不多,都一一被他灭杀,这才最终成为了这小洞府的主人。

    如今他立刻就判断出来,定是自己两年没回来,于是洞府再次被人抢走。

    “开门,你奶奶的,这里是你黄爷爷的地盘,是你黄爷爷的洞府,附近八方,谁不知道我八臂龙王黄大仙!”

    洞府内,孟浩皱起眉头,这洞府之前看起来荒废,可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主……

    “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连黄爷爷的洞府也敢抢!”黄大仙吼了几句,眼看洞府内没有声息,冷哼一声,右手抬起掐诀,向前猛地一指,这一指,他面红耳赤,可却有一道火焰瞬间喷出,化作一人多高的火团,直奔洞府大门而去。

    一声轰鸣在这狭窄的地方回荡,黄大仙的声音再次传出。

    “还不开门,你这该……”

    他声音还没等说完,忽然的,洞府大门无声无息的开阖,露出了缝隙,黄大仙冷哼一声,暗道看来自己的术法威慑了对方,此刻带着怒意,可却没有立刻迈入,而是目中露出警惕。

    直至洞府大门完全打开,此地尘土不再飞扬时,黄大仙立刻一眼就看到了洞府内,此刻一脸平静的孟浩。

    “你奶……”黄大仙一看孟浩就一个人,顿时内心有底,正要怒喝时,冷不丁的看到了孟浩的双眼,那深邃的目光,似带着冰冷的威严。

    那满头的白发,透出一股让人心惊的恐怖,还有苍白的肤色,似乎需要足够的鲜血,才可让对方回复一些正常肤色。

    这一切的一切,顿时让黄大仙仿佛一盆冷水瞬间洒在了头顶,身子直接哆嗦了一下。

    “道……这位道友……”

    —–

    头段日子,有不少兄弟姐妹在公众威信里问耳根,有没有我欲封天的衣服,于是我联系了一家国内比较不错的制衣厂,以方木的图片为样子,私人定制了一批质量很好的精品体恤衫。

    大家可以去我的公众威信里看到衣服的图片,如果喜欢可以预定一下,我去联系厂家制作,衣服的商标比较特殊,是“耳根”

    全球独家拥有,呵呵,如果这次效果不错,我会陆续退出我欲封天的手办玩偶,还有其他周边产品,只要你们想出,我就找人做出来。(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