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17章 我是上古仙鸟

    可以说,没有此宝,孟浩不可能有如此的修为,估计也没有办法去南域,自然也进入不了紫运宗,如今应该还在赵国,随着靠山老祖那老乌龟,不知漂在何处。

    孟浩目中露出追忆,脑海中浮现了很多记忆,从这铜镜喜欢喷出无形的气息,专欺负毛发旺盛的凶兽,直至这镜子逆天的复制功能。

    还有皮冻对这镜子的深恶痛疾,还有那这些年来,总是絮絮叨叨说起时,咬牙切齿的鹦鹉。

    孟浩想到了当年从血仙传承之地离开后,第一次碰触血色面具时,自己被李家老祖算计,险些被摄了神,当时这铜镜内就有一声鸟叫传出,使得自己避过一劫。

    还有就是上古福地内,若非是这铜镜之力,自己不可能踏入方鼎,因他不是上古血脉。

    再就是之前孟浩结丹的一瞬,感受到的铜镜内,一股苏醒的气息。

    “鹦鹉……”孟浩双目一闪,体内紫丹蓦然转动,迸发出了强劲的修为之力,运转在孟浩全身时,随着他的意识,刹那顺着右手直接涌入铜镜内。

    这镜子渐渐散出了幽光,光芒越加的强烈时,忽然的,孟浩的储物袋内,血色面具里的皮冻,化作一道长虹刹那飞出,漂浮在了半空,化作了皮冻的样子时,浮现出了苍老的面孔。

    此刻它目中带着执着,带着一股坚定与认真,如临大敌般,甚至表情中还隐隐有了神圣。如同要去进行一场将决定整个星空命运的大战与使命。

    “邪恶的夙敌。你终于要出现了。老夫等了你很久很久,这一次,你一苏醒就能看到老夫,老夫一定要度化你,将你带出邪恶的道路。”皮冻一脸神圣,沉重的开口,这一刻的它,似少了一些啰嗦。老学究的气息,越加的浓郁起来。

    没有去理会皮冻,孟浩神色凝重,他感受到自己的修为,此刻正不断地涌入铜镜内,这镜子仿佛是一个无底洞,时间流逝,很快孟浩的修为就送出了近乎六成。

    就在这时,铜镜的光芒猛的闪耀起来,隐隐间。似有一个虚影被勾勒出来,如投影般。从镜面上浮现。

    可却还是模糊。

    “出来吧,我的夙敌!出来吧,命运让你我注定要进行这一战!出来吧,呃……孟浩你再使把劲,它要出来了!”皮冻严肃的开口,听在孟浩耳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些联想,干咳一声,实际上他将这铜镜器灵弄出来的真正目的,正是为了对付这皮冻,孟浩期望这出现的器灵,可以压制皮冻的啰嗦。

    此刻他深吸口气,再次送出修为,七成、八成、九成……

    镜面上的投影,此刻渐渐清晰,慢慢勾勒出了一只鸟的样子,一身杂毛,花花绿绿的样子,闭着眼,可那弯曲的惠子,还有锋利的爪子,却没有如当年皮冻变化时的丝毫猥琐之意,反倒是有一股强烈的狂妄气息,似哪怕它在沉睡,也都依旧扑面而来。

    “好邪恶的气息,就是它,这就是它的气息,连样子也都是正确的,它就是我的夙敌,是我这一生的使命,一定要度化!”皮冻身子颤抖,神圣的气息也浓郁了很多凝望鹦鹉。

    一股虚弱之感在孟浩身上浮现,他暗自心惊,觉得自己决定伤势恢复后再召唤器灵的选择是正确的,若是此刻他还带着伤,怕是根本就不足以支撑铜镜的需要,且还会让伤势更加恶劣。

    时间流逝,当孟浩的修为,几乎全部都涌入铜镜后,突然的,一声带着傲然之意,是天地唯我独尊般尖锐的叫声,蓦然间从这铜镜内传出。

    这声音回荡,似一切生灵听闻,都要忍不住去膜拜。

    随着声音的出现,那镜子上凝聚的鹦鹉身影,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散出精芒的同时,更有一股仙灵般的气息瞬间扩散开来,弥漫整个洞府。

    它眼神带着茫然,隐隐似有一抹沧桑,可很快就露出狂傲,明明只是弱小的鸟身,可偏偏却在这一瞬,让人觉得似可以开天辟地。

    就连四周的虚无,也都在这一瞬仿佛凝固。

    “夙敌啊,你看看老夫是谁!!”皮冻大吼一声,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愤怒,此刻身子猛地出现在了鹦鹉的面前,严肃的望着鹦鹉。

    鹦鹉淡淡的看了眼皮冻,目中露出一抹轻蔑,这表情狂傲至极,它抬起下巴,目光瞬间落在了孟浩身上。

    孟浩不动声色,退后几步,一边恢复修为,一边观察鹦鹉与皮冻,按照他当初与皮冻初接触的经验,他觉得自己应该先观察彻底一些。

    皮冻怒吼一声,身子一晃,阻挡了鹦鹉的目光。

    “命运中的夙敌,是苍天开眼,让你我再次相遇,你邪恶,你不道德,你不记得老夫了么!”皮冻盯着鹦鹉,似乎前仇旧恨一下子都涌上心头,就连身体的颜色,都有些改变,更为浑浊了。

    “你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这邪恶的鸟,变态的鸟,你怎么不说话!”皮冻大声开口,它等了这么多年,此刻再次看到这只鹦鹉,却发现对方竟然不说话。

    “你妹的,你有病啊!”鹦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第一次开口,声音尖锐,刚一出口,立刻让皮冻双眼一亮,似乎这个样子的对方,才符合它记忆里的邪恶。

    “骂人不对,你又多了一个罪恶!”皮冻严肃的说道。

    “你奶奶的!你姑姑的!你姥姥的!你舅舅的!你孙子的!你妹的!”鹦鹉慢吞吞的一句接着一句,不再理会浑身哆嗦的皮冻,翅膀蒲扇了几下,身子立刻飞起,在这洞府内飞了几圈后。直接落在了孟浩的肩膀上。抬起下巴。带着傲然狂意。

    “你就是我这一世的主人了?”

    “记住五爷的名号,我是上古仙鸟,自出世后,我是至尊,苍穹低头,在我之前,众生不穿衣服,我出生后。谁敢不穿衣服?

    在我之前,众灵皆无毛,我出生后,发出大宏愿,天地需有毛发之兽,故而众界之兽,谁敢不长毛!

    以后出门在外,我允许你报上五爷的名号,我名号一出,众生闻风丧胆。无人敢招惹你,天地之间。苍穹内外,谁敢惹我,我就干死它!”鹦鹉狂妄的傲然开口,霸气侧漏,八方轰鸣,只是……孟浩表情有些古怪,他总感觉自己看到的,是一只在那里大肆吹嘘的杂鸟。

    “吹嘘是不道德的,你又多个一个罪恶,我要度化你!”皮冻在一旁,认真严肃的说道,一脸正气,猛的冲向鹦鹉,可还没等靠近,鹦鹉神情轻蔑,狂傲更盛,如同真的他老大,天老二一般。

    “当年火焰山上的那座雕像,是无数大能炼化星河为我创造,你想不想知道他们为何如此?曾经每一个午夜星海深处,是我逼得太平道姑三万小妞不得不当我面洗澡,你想不想知道她们为何这样?

    无数年来,谁是这星空最大的恶霸?还有当年偷袭你的那个胖子,曾经对我膜拜十万年,你想不想知道他如今在哪?一二三后面该怎么数,你想不想学了?”鹦鹉话语缓慢,每说一句,皮冻都速度慢了一下,等鹦鹉全部说完后,皮冻呆在了那里,一脸纠结,可却压制不知好奇。

    “想要知道,就给五爷我老实点,你妹的,多少年没看到你,还是那么弱智!”鹦鹉瞪了皮冻一眼,狂傲至极。

    孟浩看到这里,忽然明白了鹦鹉对付皮冻的方法,皮冻好奇,可这好奇,也正是它的致命弱点。

    只是,他还是觉得这鹦鹉,似有些与皮冻曾经变化的性格不一样,在它身上看不到猥琐,看到的只是如没了边的狂妄。

    就在这时,忽然鹦鹉惠子一动,露出狐疑的表情,四下看去,身子更是飞起,绕着洞府飞了好几圈。

    “咦,不对,这是什么味道?”鹦鹉一边飞着,一边诧异的开口。

    这一幕立刻又勾起了皮冻的好奇心,它不服气也四下看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鹦鹉用嘴巴在闻一些什么时,皮冻身子砰的一声,变成了一只大白狗,在地上,在四周,摇着尾巴,鼻子不断地耸动,闻来闻去。

    “什么玩意,没有什么味道啊,你在闻什么?”皮冻闻了半天,一无所闻,抬头好奇的看向鹦鹉。

    “你懂个屁,你就算是变成了狗,也闻不出来,我是上古仙鸟,苍穹独尊!这片黑色的大地存在了很奇异的气息啊,我已经想到是什么了,厉害,真厉害,原来是这么回事。”鹦鹉一脸轻蔑,露出整个天地就它自己知道的狂傲。

    皮冻面孔扭曲,内心好奇的不得了,痒痒的让它越发着急,可无论它变成什么,都没察觉对方所说的气息。

    孟浩本在一旁看热闹,此刻听闻它们的对话,忽然内心一动,他想到了刚刚踏入墨土时,封妖古玉传出的声音。

    “这片大地有什么奇异之处?”孟浩问了一句。

    鹦鹉傲然的看了眼孟浩,一副我是上古仙鸟,不屑和你说话的样子,带着一抹似寂寞天地的孤傲,飞来飞去。

    “大话谁都会说,你既不知道,日后也就不必这般故弄玄虚。”孟浩皱了下眉头,淡淡开口,他此刻已结丹,踏入强者之列,又经历过往生洞的生死,故而话语时,看似平淡,可却隐隐有了不怒自威之意。

    这一句出口,那鹦鹉在半空忽然一顿,全身杂毛竖起,直勾勾的盯着孟浩,神色露出如被羞辱的表情。

    “我不知道?我是上古仙鸟,上知仙人下知凡尘,有五爷我不知道的事?我什么都知道!”

    “你不必继续吹嘘。”孟浩内心一动,目露奇光,很快又说了一句。(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