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18章 信五爷,得永生

    “五爷知道!”

    “你不知道!”

    “啊啊啊,让你知道上古仙鸟的厉害!”鹦鹉眼睛都绿了,尊严被挑衅,尖声开口,翅膀忽然一扇,顿时身上出现了一片杂光,刹那就扩散开来,瞬息融入整个矮山。

    下一瞬,这些光芒收缩时,仿佛从这矮山内带回了一些东西,凝聚在一起时,赫然变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团青黑色的土。

    “看到了么,这就是这片黑色大地的秘密,这还仅仅是这座山里,被五爷我炼出来的!”鹦鹉一脸狂妄的样子,尖声开口。

    皮冻在一旁,目瞪口呆,极为安静,似乎此刻醍醐灌顶般,渐渐恍然大悟,可很快又有了新的好奇。

    “这是什么玩意?”皮冻眼珠一转,想到了之前孟浩的话语,想到了鹦鹉发狂的样子,立刻内心有些激动。

    “这破玩意,老鸟你糊弄人吧,你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皮冻连忙开口。

    鹦鹉轻蔑的看了皮冻一眼,这一次,竟没有丝毫之前的反应,让皮冻愣了一下。

    孟浩双目微微一闪,凝望这团紫青色的泥土,在这上面,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奇异,似乎很是寻常。

    “不知从什么地方胡乱弄来的一团泥土,也敢说自己无所不知?”孟浩淡淡说道,他已发现,这只鹦鹉,似乎……有些怕被人激。

    虽说皮冻刚刚也用了这个方法,没有效果,但孟浩还是决定再尝试一下。

    他话语几乎刚刚说完。立刻鹦鹉的杂毛全部竖起。眼中绿光冒出。似头顶还有白气出现,似觉得自身的尊严被严重的轻视,让骄傲的它,无法承受。

    仿佛它可以不在意皮冻的言辞,但惟独孟浩这里,稍微一个刺激,它就受不了。

    “你敢瞧不起五爷,五爷是上古仙鸟。没有我不知道的,山海苍穹,谁不知道信五爷,得永生!你给五爷听好了,这是仙识土!”

    “这是很多年前,一位大能之辈,在星空中画出了一张符,将其扔下,本意是封印这颗星辰,但最终被人阻碍。这符文进入此星后,燃烧成了灰。

    可这大能修为通天。故而符文内蕴含了他的神通,哪怕成了灰,也依旧具备仙家之力,此灰洒落大地,就是落在了这里。

    于是这片大地,才成为了黑色,因这里的土地,蕴含了那符文燃烧的灰迹!”

    “而作为上古仙鸟的我,当年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岂能认错!”鹦鹉大怒,立刻尖锐的开口,孟浩听着这番话语,双目猛的收缩,内心一震。

    能在星空中画出一张符文,封印一颗星辰的力量,这种修士,若是换了往生洞前,孟浩绝不会轻易相信,可亲眼看到过丑门台后,孟浩对于这种大能之辈,已有了一些了解。

    此刻他深吸口气,看着鹦鹉那发怒的样子,心底已确定了七八成。

    “能画出封印一颗星辰的大能,已是惊人,可最终这符文却被人干扰,难以封印,而是燃烧形成了墨土……那么这干扰之人,又是谁?”孟浩沉默,他脑海中瞬间浮现的,是一个季字。

    “虚幻缥缈,这故事说的不错,可谁知道是真是假。”孟浩心底已确定了不少,可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淡淡开口。

    鹦鹉更为愤怒,在这洞府内发狂的飞了几圈,猛的看向孟浩,突然张开口,吐出了一道绿芒,直奔孟浩而来。

    速度之快,孟浩还没等闪躲,这绿芒就融入他的眉心,化作了一道信息,烙印在了脑海。

    这信息约莫数百个字,很是复杂,可孟浩一看之下,立刻就仿佛明悟了一样,这是一种瞳术。

    “以此术,你再看!这是仙术烙印,不需要感悟就可以学会的仙术烙印!”鹦鹉盯着孟浩,似乎若不能让孟浩认为自己说的对,就绝不会罢休。

    孟浩闭上了眼,片刻后双目睁开时,立刻他的右目刹那瞳孔收缩了一下,仅仅只是微微一缩,孟浩顿时感觉体内的修为,被右目急速的收去。

    似乎刹那就要全身修为枯萎,孟浩内心一惊,突然的,他体内的仙灵气,竟在这一瞬分出了一丝,直奔孟浩右目,瞬间融入。

    孟浩右目直接刺痛,有泪水留下,眼前隐隐模糊,当一切都清晰时,他猛然间发现,世界在右目内,似乎不一样了,可具体却形容不出来。

    随后目光直接落在了那团紫青色的泥土上。

    这一看之下,孟浩立刻心神猛地震动,他隐隐看到,这团泥土中竟有一丝丝金色的气息飘升,在半空凝聚出一个又一个残缺的微弱的符文,这些符文都是金色,更是散出了一股唯有此刻孟浩才能感受到的强烈威压。

    在这威压中,这些符文似化作了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小人,正在向着虚无抬起右手,在画着什么。

    这威压只有一丝,但就是这一丝,让孟浩心神轰鸣,灵识刹那不稳,他猛地闭上眼,阻断了目光,散去了瞳术,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面色苍白,许久才恢复过来,睁开眼时,他的右目已一片血丝。

    “感受到了吧,五爷什么都知道,这还只是蕴含了丁点符纹意志的泥土而已,如果你真遇到了当年的仙符所化的真灰,就不是心神恍惚这么简单了,看之必死!

    而且,这样的泥土,整个黑色大地,虽说不是特别多,但也不少。

    放眼天下,能感受出这泥土不俗之人不多,这些人里,能如你这样亲眼看到仙符意志的,更是凤毛麟角,若非是此地扼仙,否则的话,也不会保存至今。

    这些泥土一旦离开这里。就会成为废土。另外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若你具备大机缘,大造化,可以多搜集一些此地的这样的泥土,说不定能感悟出那大能之辈的符文神通,现在你可以高呼,信五爷,得永生,五爷一出。谁与争锋!

    这句话很多年前,无数人说过!”鹦鹉傲然的开口,看着孟浩此刻面色苍白的样子,越发觉得自己厉害,更为狂妄起来。

    “好强大的气势……仅仅是这么一小团泥土,就具备如此惊人之力,而放眼整个墨土,不知这样的泥土存在了多少……”孟浩没有理会鹦鹉,此刻深吸口气,双目露出了精芒。

    他想到了封妖古玉的声音。

    “九山之仙。一笔之巅,众生之符。崩灭苍天……此力融土,化了灭死,纳了妖生,此地……可修……封正术!”

    孟浩目光闪动,封正术,此术如何修行,已在他的脑海存在,之前始终疗伤,无暇去参悟,此刻看着那一团泥土,孟浩若有所思。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半个月,鹦鹉和皮冻已不知去了何处,没有在这洞府内,这段日子,这一对冤家时而外出,几乎每天皮冻都要针对鹦鹉,可往往在鹦鹉的三言两语下,皮冻就立刻瘪了。

    孟浩一心研究封正术,偶尔以瞳术去看那泥土,每次都有一些残缺的领悟,沉浸他的研究之中,有些时候,还会取出季鸿东的储物袋,但上面的印记符文还在,可却微弱了更多,孟浩尝试了几次,隐隐觉得,或许用不了多久,便可打开。

    时间一点点游走,除了研究这些东西,孟浩沉吟良久,没有去吞下师尊给他的天方丹,此丹可增寿元,但最主要的是压制彼岸花与破障。

    一生只可吞三枚,此刻吞下,等于浪费。

    至于混元补天丹,可增寿元,但孟浩只有一粒,此刻又没有灵石去复制,沉吟过后,决定压下等等,毕竟他如今伤势痊愈,只是寿元不多而已,但也没到燃眉之急。

    除了这些,他还在考虑完美金丹的天劫,此刻他储物袋内炼制完美金丹的药草,只差一株,已彻底完整。

    少的这一株,并非罕见之物,就算这里是墨土,但孟浩判断,应该还是可以弄到。

    只是完美金丹的天劫,孟浩想了很久,除了用皮冻去对抗外,再没有其他办法解决。

    这一天,孟浩正感悟仙土时,忽然心神一动,灵识蓦然散开百里,看到了在他洞府百里处,那位黄大仙,正小心翼翼的带着四个一脸阴沉戾气的筑基修士,向着自己这里走来。

    “四位前辈,前面就是那家伙居住的地方了。”黄大仙低声开口,此刻鼻青脸肿,连牙齿都掉了几颗,神色萎靡。

    “少废话,前面带路!”四个筑基修士里,其中一人冷哼一声。

    “我倒要看看,此人是否有什么三头六臂,居然拥有这等丹药!”四人目中闪过一抹贪婪,这四个筑基修士,其中一人赫然是筑基大圆满,其他三人也都是筑基中期,四人在一起,于此地平日里凶残霸道,名声不小。他们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一些图腾印记,与西漠修士相似,可又有不同。

    “一会也要谨慎一下,此人有这种丹药,怕也不是凡夫,别最后临死前毁了储物袋,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没错,一会我等瞬间出手,立刻将其灭杀,不给他毁去储物袋的机会!”四人相互看了看,低声说起。

    黄大仙敢怒不敢言,连忙低声诺诺。

    孟浩收回灵识,黄大仙此人身上有他的灵识烙印,孟浩知晓对方的一切举动,包括这一次对方丹药引了祸端,被人擒住。

    此事孟浩本可直接灭杀,但想到那蕴含了仙符的仙土,他改变了主意,任由黄大仙带人到来。

    “我需要足够的仙土,仙土越多,感悟才会更全面。”孟浩闭上了眼。

    —–

    五爷一出,谁与争锋,求兄弟姐妹一张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