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28章 立威!

    房门粉碎的一瞬,鹦鹉眨了眨眼,刷的一声就没了踪迹,不知藏到了哪里,看的孟浩面色有些难看,明明是这鹦鹉自己招惹的麻烦,却让自己来为它擦屁股,此事让孟浩心情很是恶劣。

    孟浩眼中寒芒一闪,他清楚的知晓,在这弱肉强食极为严重,甚至被无数人将这四个字誉为生存法则的墨土,软弱与退步,代表着对方将会以更强势的力量来碾压自己。

    在墨土,没有道理,有的只是谁强!

    强者,甚至可以去掠夺一个城池,奴役一个家族,在墨土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这里没有人会去莫须有的出手,除非是侵犯了自身的利益,否则的话,就算是屠杀修士,也都不会有人理睬。

    如组成九盟的九个家族,就在这很多年来,不知换了多少,崛起一个,就要倒下一个,直至如今。

    所以,在屋舍的房门被人摧毁后,在两道身影瞬间冲入而来,寒芒闪耀,直奔自己临近的刹那,孟浩尽管理亏,但却冷哼一声,盘膝打坐不动,可目中却有杀机闪动,右手闪电一把抬起,一指虚空点去。

    刹那间,一声惨叫传出,有一具尸体猛的倒卷,直接被抛出了门外,与此同时孟浩右手其他四指抬起,虚空一抓,直接就掐在了一个黑衣修士的脖子上。

    任凭这修士如何挣扎,都没有丝毫作用,他的修为也在这一瞬,被孟浩右手涌入体内的灵力。直接如封锁般镇压。

    果断出手。不可迟疑。不可露出软弱,这是在墨土生存的基础。

    孟浩神色平静,抬头冷眼看着此刻站在门口外,七八个穿着黑衣的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都神色凝重,不敢踏入房门半步,警惕的看着孟浩。

    “东洛灵,这就是东洛家族的待客之道么。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拿你做炉鼎。”孟浩淡淡开口。

    房门外的七八人沉默,就在这时,一个女子从这七八人身后迈步走出,这女子穿着绿色的长裙,容颜美丽,皮肤似吹弹可破,正是东洛灵,她皱着秀眉,走出后看向屋舍内的孟浩。

    “既然知道我是谁。就立刻把我的人放了,再谈今日之事。”东洛灵淡淡开口。声音好听,可却带着寒意,她修为不俗,是结单初期的样子。

    孟浩咧嘴一笑,他尽管看似书生,可如今这笑容落在众人眼中,竟有了狰狞,右手猛地一捏,轰的一声,被孟浩掐住脖子的修士,直接身体猛地颤抖,脖子彻底粉碎,气绝身亡后,孟浩身子蓦然站起,化作一道残影,直奔门口而去。

    东洛灵讥讽一笑,站在原地丝毫不动,目光如看死人,她身边的七八人纷纷毫不迟疑的前行阻挡,更是在这七八人身后,还有两个白发老者,目光如电,身体高大,手臂上赫然有图腾存在,但看起来却不像西漠修士,这二老修为不俗,都是结丹中期的样子,此刻身子一晃,阻挡在了东洛灵的身前。

    他们速度很快,可孟浩的速度更快,下一瞬,孟浩已到了房门口,看都不看阻挡上来的那七八个修士,大袖一甩,立刻一股狂风刹那从孟浩身上爆开,此风呼啸成漩,向外一散,那七八个修士全部身体震动,齐齐喷出鲜血,一个个猛的倒退开来,神色露出骇然。

    这一幕,让东洛灵面色不由一变,双目猛的收缩。她前方的那两个老者,也都立刻神色凝重。

    孟浩始终神色如常,走出一步,直奔东洛灵走来,那两个老者目光一闪,齐齐上前,二人双手掐诀,修为扩散的一瞬,就有术法之力回荡。

    “没有丹气,只是蝼蚁。”孟浩神色显露傲然,这是他刻意为之,话语出口的同时,他的右手抬起向前一拳落下。

    轰!

    其中一个老者面色大变,幻化出的术法刹那崩溃,身体如被一股大力轰击,喷出鲜血,身子蹬蹬蹬连续后退。

    另一个老者也是双眼收缩,低吼一声正要出手,可孟浩的左手速度之快,以瞬间点在了此人的眉心,轻轻一碰,立刻外人看不到的四周天地妖气,一瞬凝聚而来,钻入这老者的体内,使得这老者立刻青筋鼓起,双眼刹那茫然。

    这一切都是一瞬发生,此刻孟浩已从容走向面色急速变化的东洛灵。

    “在我家族的城池内,你敢冒犯我,你必死无疑!”东洛灵心知今日之事自己鲁莽了,此刻明白彼此差距太大,只能厉声开口。

    孟浩冷目看了眼东洛灵,右手抬起,正要一把抓去时,忽然他眉头微微皱起,右手一顿,向着大地地面一按,整个酒楼轰鸣震动,一道道无形的气息瞬间在孟浩四周环绕,阻挡了一把从不远处呼啸而来的一杆黑色的长枪。

    这长枪足有婴儿手臂粗细,上面都是复杂的螺纹,此刻嗡鸣而来,如能刺破虚无,直接就碰到了孟浩身体外的妖气漩涡上,轰鸣回荡,这长枪震动中粉碎,化作了绿色的丹气四散,可枪尖却没有散,而是刺入到了漩涡内,要穿透而来时,孟浩的右手抬起,一指点在了来临的枪尖上。

    碰触的一瞬,枪尖颤抖,砰的一声爆开,化作丹气消散。

    东洛灵趁着这个机会,身体猛地后退,直接就退出了七八丈外,眼看就要冲出,孟浩起身,淡淡开口。

    “回来。”

    一句话,两个字,在传出的一瞬,东洛灵的面色瞬间煞白,她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无法移动丝毫,在她的身后,那之前被孟浩点了眉心的老者,此刻神色茫然,如失了神,仿佛被控制了行为,将东洛灵束缚,向着孟浩这里快速飞来。

    孟浩抬头,目光落在远处,此刻是黄昏,四周却没有任何修士,这酒楼也仿佛空了,唯有在不远处的一处房屋顶,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身子干瘦,有些佝偻,可站在那里,双眼却露出凝重的精芒,也看向了孟浩。

    二人目光在半空无形碰触,彼此灵识瞬间散出,展开灵识压制,无声的轰鸣回荡,孟浩身体丝毫不动,可那中年男子却是面色一变,身子倒退数步,嘴角溢出鲜血。

    “修出了丹气的结丹中期,果然比那两个蝼蚁要强大一些。”孟浩淡淡开口。

    “阁下是谁!为何要与我东洛家为敌!”有些佝偻的中年男子,神色越发凝重,他有些看不透孟浩的修为,此刻沉声问道。

    “此事在下也正想问一问,我与你东洛家无冤无仇,为何今日要遣散四周,对我围杀!”孟浩平静开口。

    “当日赤雀受伤前后,进入城池的有十三人,其他十二人我都已一一排查,你是最后一个,也是最有嫌疑之人!”被擒来的东洛灵,此刻咬着银牙,盯着孟浩,她眼中露出一股恨意,尤其是想到赤雀此刻还无法飞行,总是在梦中颤抖的样子,就对孟浩这里更是恨之入骨。

    “荒谬至极,无理取闹!”孟浩面色一沉,冷声开口,根本就没有去解释什么,只是八个字出口,给人感觉似堂堂正正。

    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苦笑,他向着孟浩抱拳。

    “此事是个误会,是舍妹擅自调查,这位道友还请见谅,那只赤雀是舍妹心爱之物,受此大变,我等也很是气愤,所以才多有得罪。

    在下东洛韩,还请道友给在下一个薄面,可好?”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苦笑开口。

    孟浩神色露出迟疑,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束缚东洛灵的老者身体猛地一震,神色不再茫然,而是恢复了清醒,可很快就身子一个哆嗦,看向孟浩时,如见了鬼一般。

    东洛灵身子一晃,化作长虹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身边,恶狠狠的盯着孟浩。

    “多谢道友,此物是我东洛城的令牌,道友持此令,可在此城获得一切方便之事。”东洛韩右手抬起,取出一枚黑色的令牌,扔出后这令牌漂浮在孟浩身前, 被孟浩一把接住后,看了一眼,这几天他外出时也知晓了这东洛城有五种令牌,赤色最高,黑色其次,黄、蓝、白末流,根据不同令牌,可在城内享受不同的特权。

    比如数日后的拍卖会,就规定最少需蓝色令牌才可参与。

    见孟浩接了令牌,东洛韩抱拳再次一拜,拉着依旧还在固执的东洛灵,带着其他修士,快速离开,直至离开了这片区域,东洛灵美丽的容颜露出怒意。

    “三哥,为何要与此人妥协,我们查了好几天,十三个人里,就他最可疑,有人看到他身边有一只杂毛鹦鹉。”

    东洛韩还你没等说话,一个威严的声音,蓦然从一旁虚无中传出。

    “是老夫让的。”紧接着,从虚无内,走出了一个威严的男子,这男子看起来似中年,可却有一股沧桑存在,走出时,东洛韩与东洛灵,都立刻低头一拜。

    “拜见族长。”

    “墨土大乱将起,九盟岌岌可危,这个时候,不要为家族招惹强敌,此人看似结丹初期,可方才出手狠辣无比,斩杀结丹中期轻而易举,似散修又不似散修,若换了平常倒也无所谓,如今这个时刻,一切谨慎。”

    ———

    没想到在月票青黄不接的这个时候,昨天还能有300多票,今天到现在也有了100多票,兄弟姐妹威武霸气!

    谢谢你们,感谢大家,耳根正酝酿情节,准备近日再次爆发!(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