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40章 一气化三清

    孟浩在前,那一百多修士在后,呼啸而去,在天空成片,气势惊人。

    在孟浩的灵识内,他清楚的察觉到这三大宗逃遁的老祖,选择的是不同的方向,且一个个速度之快,显然都用了秘术手段。

    “三个方向……”孟浩冷哼一声,右手抬起一指大地,立刻地面嗡鸣,外人看去如常,可在孟浩看去,却是出现了重叠虚影,紧接着大量的妖气呼啸而来,弥漫在孟浩的身前时,快速的凝聚。

    转眼间,就化作了两具模糊的身躯,看不清样子,一团模糊,只能看到气息外散,至于在其他人目中,则是空空一片。

    孟浩目光一闪,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两具血身化作红光出现,在了孟浩面前时,成为了两道身影,与那妖气之身融合后,立刻气势惊人。

    这是孟浩能想到的,妖气与血身的融合方法,如此一来,等于是他的身外化身,不但可被他意识操控,更可收发由心。

    虽说在战力上不如本尊,可这种血身与妖气的融合,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一定的强势,若是这三大宗的老祖全盛时期,自然不可力敌。

    可如今孟浩早已看出,这三人除了那大头修士外,余下二者都是五劳七伤,修为严重受损,更是被震了心神,处于修为的低估,最弱之时。

    这个时候,孟浩有把握,自己的化身,可以将对方灭杀!

    且以孟浩如今的灵识,可以操控两具这样的化身。若有意外。也有办法弥补。此刻意识传出,这两具由血身与妖气融合而成的化身,瞬间向两个方向呼啸而去。

    在孟浩的安排下,他身后的一百多修士,也相继分散开来,化作了三波,有两波跟随那两具化身,向远处疾驰。

    而孟浩则是抬头。灵识锁定了三大宗老祖中,唯一拥有储物袋的那位大头修士,迈步间,带着五十多人,直奔前方。

    “追杀孟某数日,又强轰我洞府阵法,岂能让你们如此逃走!”孟浩眼中杀机一闪,这些人既置疑来找死,孟浩不会心软。

    况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而看到这一幕的下场,只有死亡!

    带着杀机。孟浩速度一瞬疾驰。

    此刻在另一个方向,赤发老者面色苍白,疾驰逃遁,之前的一幕幕如今在他脑海中回旋,从追杀直至破阵,再到天劫,而后数百人顷刻间死亡殆尽。

    自身结丹弥漫裂缝,更是重伤,如今十成修为能发挥出来的,只有四五成之多,且最重要的是储物袋空空,没有丹药,没有法宝,没有一切可恢复之物。

    一股悲凉之感在赤发老者心中浮现,化作了心底强烈的后悔,他后悔当初追杀而来的举动,可他在这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发生如此逆转的场面。

    “要尽快逃走,闭关修行,等日后修为恢复,再召集其他道友,一同灭杀此人!”赤发老者眼中露出狠辣,他相信只要自己把对方炼制金色丹药的事情说出,整个墨土,将有太多的修士会追杀而去。

    而且极有可能引来一些元婴老怪,到了那个时候,对刚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赤发老者眼睛血芒一闪,呼啸间急速前行,可突然让心头一跳,一股强烈的危机刹那弥漫心神,他前行的身体毫不迟疑的向旁强行逆转。

    几乎在他身体逆转移动的瞬间,一道血光刹那从其身边呼啸而过,速度之快,掀起了波纹,使得赤发老者面色一变,心脏砰砰跳动,方才那一瞬,若是他避开的稍微慢了一点,此刻怕是头颅崩溃!

    “碎!”眼看那道轰鸣从赤发老者身边穿透后,散入虚无,一个阴冷之声的传出。

    在这声音落下的刹那,立刻散入虚无的红芒突然的轰然崩溃,化作了一股冲击与波纹,向着四周猛烈的翻滚开来,轰隆隆的巨响回荡中,赤发老者身体首当其冲,蓦然倒退时,喷出大口鲜血,面色更为苍白,猛的转身。

    他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全身血色的身影,血色的头发,血色的长袍,血色的皮肤,正从远处缓步走来,更是在这血色身影上,还有一股赤发老者看不到,可却能感受强烈的气息,这气息诡异多变,可散发出来,却是形成了让他恐惧的直觉。

    修为看不透!

    这血色身影的双目内,看似无神,可仔细去看又仿佛具备了灵动,很是奇异,使得赤发老者一时之间,无法分辨眼前这血色身影,到底是修行了某种邪功之修,还是一句傀儡。

    “阁下是谁!”赤发老者内心有些憋屈,以他的修为,在全盛时期本不会如此在意,可如今伤的太重,储物袋也空空,一切对他都极为不利。

    “这么快就忘了孟某?不是天涯海角,也要追杀至死么。”血身双眼波动,露出了清明之芒,那目光,正是属于孟浩。

    在这话语传出的刹那,赤发老者面色终于大变,他身子好不犹豫的急速倒退,内心已有骇然。

    “是他,可……可他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傀儡,这还是傀儡么,这是……这不会是……身外化身?”想到这四个字,赤发老者脑海嗡鸣一声,面上已无血色,身外化身,那不是结丹修士可以掌握的术法,这是神通,是唯有元婴修士才可以拥有的神通!

    就在赤发老者逃遁时,忽然的,阵阵跑步之声蓦然传出,一层层黑雾回旋间,他所在的四周,赫然被跟随而来的那五十多个修士,以鹦鹉传说的阵法笼罩。

    “我到底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赤发老者头皮发麻,眼中露出绝望的同时,更有疯狂。

    同一时间。在这片区域的另一处方向。汉水宗老祖。那位麻脸老者,此刻也一脸苦涩的在心底浮现出相似的话语。

    他的四周被一片红雾缭绕,在这红雾外,则是五十多个修士奔跑形成的雾风,而在他的对面,则是一身血袍的身影,看不清面孔,只能看到一双血色的眼。

    这眼中没有丝毫情绪。只有冷漠与无情。

    麻脸老者面色苍白,他修为本就是三人里最弱的,尽管是结丹后期,可如今在重伤之下,体内结丹的裂缝弥漫,他能发挥出的修为之力,只有三成左右。

    “此事是个误会,在下……”麻脸老者迟疑了一下,正要开口时,轰鸣之声回荡。雾气瞬间将四周淹没。

    另一个方向,孟浩神色平静。在半空身影如虹,在他的前方,大头修士头皮发麻,正拼了一切急速前行。

    时而喷出鲜血,这大头修士不知展开了什么秘法,速度越来越快,孟浩在后追击时,皱了下眉头,他发现自己就算展开了全力,可依旧还是无法追上对方,只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此人用了什么术法,获得了这种速度!”孟浩双眼一闪,右手蓦然抬起向前一指。

    “妖封,第八禁!”孟浩手指落下的刹那,立刻他四周的天地重叠,一股奇异之力蓦然间散开,直奔那大头修士而去。

    一瞬就降临在这大头修士身上,让他面色蓦然大变,可紧接着,让孟浩有些吃惊的,是这大头修士竟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身体的禁锢只持续了一瞬,就刹那被他挣脱出去。

    这一幕,让孟浩有些动容。

    “该死的,此人修为刚刚突破成为结丹中期,虽说修出了丹气,可怎么会如此变态!!刚才那是什么术法,逼的我用了传承禁术!”大头修士心底发颤,方才那一幕他看似轻松,可实际上这传承紧术对他而言,伤害极大,此刻伤势严重恶化。

    “不可继续如此,这般下去,根本就不用此人出手,早晚我都要伤势爆发而亡!”大头修士一咬牙,前行时猛的停顿下来,右手一拍储物度,立刻取出了大半洁白的米粒,向外一挥。

    双手掐诀,连续指去。

    “米粒之光,幻化天兵!”随着他话语传出,立刻轰鸣之声回荡,那些米粒刹那连接在一起,如化作了一条大河,颜色急速改变,直接成为了黑色后,砰砰之声下,顿时有一百多个恶鬼幻化出来。

    大头修士脖子紫红,大头更是弥下汗水,他呼吸急促,施展这个术法,让他伤势更重了一些,此刻喷出鲜血,眼中露出狰狞。

    他不求可以灭杀对方,只希望可以阻拦。

    可就在这一百多个恶鬼出现,嘶吼扑向孟浩的瞬间,孟浩淡淡开口。

    “雕虫小技。”他话语间头顶丹气爆发,金色的丹气一瞬化作了星空,金色的星辰闪耀间,一道道金光向外急速散出,直奔这一百多恶鬼而去。

    轰鸣之声回荡,这一百多恶鬼无法阻挡孟浩丝毫,全部都在凄厉的惨叫中一一消散,这一幕看的大头修士面色惨白,此刻猛地倒退,可孟浩的右手已然抬起,眼看就要落下。

    大头修士目中露出疯狂,似要拼命,左手掐诀,右手快速从储物袋内取出法宝,他内心苦涩,但如今必须要拼死去战,才能博出那或许存在的生机。

    ———

    昨天晚上闹个了笑话……野外升炭准备烤肉吃,可木炭不知怎么弄,结果一瞬冒起了浓浓的黑烟,恰好有妖风呼啸,我立刻一跺脚,低吼一声:“封正术!”

    黑烟一瞬扑面而来,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被黑烟包围的感觉,当时全身一个哆嗦,顿有腾云驾雾之感……

    莫非……咳咳,我已修行有成?(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