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42章 金光老祖!

    两天后,一处山谷内,有一道黑色身影呼啸而起,更有声音带着傲然,猛的传出。

    “欧阳老哥放心,这等卑劣之人,老夫帮你解决就是,待老夫提了他的头颅,你我吃酒!”话语间,那身影直奔半空中,向着一片来临的金光,一撞而去。

    在这身影上,更是出现了丹气幻化的巨大山峰,甚至在这山峰后,还有一尊图腾幻化的巨大猿猴,咆哮间似举着山峰,向着孟浩砸来。

    大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神色露出感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当年的好友,愿意为自己出手。

    此刻感动时,大头毫不迟疑的转身,用极快的速度刹那远去。

    可他也就是飞出了约莫十多息的时间,身后就传出轰鸣巨响,更有一身骇然的惨叫猛烈的传出,很快就戛然而止。

    他心神震动,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看到那巨大的猿猴崩溃,山峰碎裂,至于那位阻挡了孟浩的修士,则是全身直接崩溃四分五裂,而这一切,都来自于孟浩右手的一拳。

    看着孟浩的右手拳头,大头觉得头皮再次发麻,骇然中喷出鲜血,不顾一切的逃走。

    “变态啊,墨土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妖孽,我怎么会招惹了这个家伙……”大头心底越发苦涩,低头用力疾驰。

    第四天黄昏……

    “欧阳兄放心,我们墨山九圣,或许在修为上不如欧阳兄,但若论阵法。元婴以下。皆可困住至少三天!”一处平原上。一个光头修士,端起酒杯,微笑开口。

    大头面色苍白,勉强拿起酒杯,可却不时看向远处,目光所看,是一片金光滔天,更有八道身影。正直奔金光而去。

    “欧阳兄放心就是,你答应我们的那块鎏金蜥图腾,可记得不要食言。”光头修士哈哈一笑,眼中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轻蔑。

    他这几天也有所耳闻,听说过这位东洛城三大宗的欧阳,得罪了一个结丹中期的小辈,被人偷袭至伤追杀了大半个墨土西部。

    此刻看到对方那似有些惊恐的样子,他心底更有瞧不起,认为对方以往怕是只有虚名而已。

    “区区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居然还有人称他是什么金光老祖?可笑之至。我墨山九……恩?”光头大汉一口喝下杯中之酒,淡然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完,突然一声惊天轰鸣,大地似都震动了一下,明明是晌午,可在远处的战场,却是出现了一片星空!

    在这光头大汉诧异时,欧阳脑海嗡的一声,脸上露出悲凉,他毫不迟疑的扔了酒杯,右手狠狠垂了自己胸口一下,逼出一口鲜血,展开秘法,瞬间远去,逃的极快,动作更是熟练,使得那光头修士看的一愣。

    这光头脸上下意识露出嘲讽,可这嘲讽的表情还没等消散,忽然的,他全身汗毛猛的竖起,一股强烈的危机刹那浮现,他猛地转身,全身如被雷霆轰击,呆呆的看着一个样子儒雅,全身金光弥漫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边,正拿起酒壶,放在嘴边喝下一口。

    “你……”中年男子头皮一炸,余光看了眼远处,看到的,是他那八个同伴,此刻在半空中坠下的尸体。

    他倒吸口气,身子猛地后退,可下一瞬,他的世界漆黑了。

    “我愿归顺金光老祖!!”在世界漆黑的刹那,这光头修士毫不迟疑的开口,下一息,他的世界又恢复了光芒。

    追杀还在持续,第七天!

    大头修士没有选择逃回他的宗门,因他身为一宗老祖,此次外出时带着的都是宗门内的长老,如今的宗门里修士中只有筑基,没有结丹。

    就算是宗门的大阵,凭着他如今的状态,也都无法维持运转,若带人回了宗门,停留在了一个地方,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

    所有他只能逃,只能逃向一个又一个熟悉之人的势力内,可这些人大都是与他修为相差不多,没有元婴。

    毕竟在墨土,元婴已是平日里能看到的最强者,若是换了其他时候,或许还可以去求到几位元婴散修,可如今……墨土大乱在即,无论是九城联盟还是墨土宫,对于元婴修士都极为在意,全力笼络招揽,使得大头根本就没资格去求。

    此刻只能一处又一处的逃遁,苦苦挣扎,他也想过去东洛城,可他心知墨土修士的残酷,这个样子的自己,对于东洛城而言已没有了价值,不会为了自己出面,若是自己之前就答应加入东洛家族的话,也还好说,东洛家族必须要出面。

    可偏偏之前自己这里,为了待价而沽,只说考虑,没有同意,如此一来,就很难让东洛家族相助。

    “该死的,墨土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妖孽!”大头修士内心诅咒,忽然余光看到身后有金光闪耀,顿时一个激灵,再次喷出鲜血,身子呼啸而去,他这段日子觉得自己几乎喷出了一辈子的鲜血,此刻面色的惨白,伤势反倒是其次,更多的是因体内鲜血的慢慢稀少。

    可他没有别的办法,打不过,只能逃。

    在这大头修士的身后,此刻金光滔天,在这金光中孟浩的身影呼啸前行,在他身后,远远的跟着近乎四百多修士,都是这一路上被大头坑的势力之中,面对生死,选择归顺之人。

    这些人里,来自墨山的那位结丹中期的光头修士,也在其中,此刻这四百多人呼啸,远远地看着前方孟浩身体外的金光。

    人多势众,七天的时间,他们这群人在墨土西方这片区域内,已有了名气,所过之处。铺天盖地。尤其是孟浩全身的金光。在他刻意散开之下,充满了震慑。

    金光老祖的称呼,不知被谁第一个传出,渐渐扩散开来,使得附近势力大都知晓了这四个字。

    一天后,大头已疲惫到了极限,可却咬牙前行,直奔前方一处高山。此山险恶,山下有黑水,山顶有三五只巨大的秃鹫飞旋,时而发出难听的嘶鸣。

    更是在这山顶,盘膝坐着三个老者,除了正中间穿着七色长袍的老者是结丹后期外,余下二人结丹中期。

    这三个老者此刻都面色难看,尽管盘膝打坐,可却明显修为都在运转,带着警惕。直勾勾的盯着外界正急速来临的大头修士以及其身后漫天的金色光芒。

    “该死的,是金光老祖!”

    “这金光老祖追杀欧阳之事。这几天已传遍八方,但凡是相助欧阳的人,最终都被金光老祖残忍的灭杀!”

    “听说死在金光老祖手中的结丹修士,已超过十人……其中最弱的都是结丹中期,更有两人是结丹后期!”

    “你们忘记了东洛城三大宗,其他两大宗的老祖,欧阳被如此追杀,他们如今还没出现,看来也是凶多吉少,若算上他们,死在这凶残的金光老祖手中的结丹后期,足足四人之多!”

    三人都是面色极为难看,他们与大头有些交情,可这样的交情还不足以去为其抵抗金光老祖,但看这大头的样子,分明是要来这里避难。

    “三位道友救命!!”大头急忙开口,声音带着哀求,以他的身份与修为,能这般喊出,可见他这段日子的凄惨,声音传入山顶,落入三老耳中,不由得让他们也都满是同情。

    “你们三个,也要参与进来么。”孟浩呼啸而来,全身金光万丈,使得他的身影乍一看都是金色,此刻淡淡开口,声音却是雷霆轰轰传遍四周。

    三个老者面色一变,尤其是那两个修为略低的老者,更是脑海嗡鸣,面色直接苍白,体内结丹震动,这一幕,顿时让他们三人倒吸口气。

    不由得想到了这几天外界有关这金丹老祖的传闻。

    生吞修士结丹,出手没有活口,杀戮滔天,手段凶残!

    这正是不知怎么传出的有关孟浩的描述,实际上这段日子,他所杀之人不多,绝大多数都是身后那几百人出手。

    几乎就在孟浩话语落下的刹那,山顶上三老中,修为最高的七色长袍之修,猛的站起身,脸上露出微笑,抱拳一拜。

    “拜见金光老祖,两位之事,我等绝不参与。”说完,他一跺脚,立刻一道光幕瞬间出现,将这山峰笼罩,不给大头丝毫进来的可能。

    大头悲呼一声,喷出鲜血,展开秘术,再次逃遁,他此刻皮包骨,身体极为消瘦,也就使得那硕大的头颅,更为明显,此刻飞在半空,似随时身体会失去支撑头颅的力量,使得头颅直接拽着身体摔倒。

    满脸悲愤,大头疾驰而去。

    又过去了两天,大头悲哀的发现,但凡是他所去之处,所有当年的好友,全部都纷纷开始阵法阻止自己前去,如同他成为了瘟神一样。

    甚至更有一处势力,阵法开的慢了,在他闯入进去求救后,对方竟立刻翻脸,对他出手,似生怕身后追击而来的金光老祖误会。

    这一路,大头已彻底绝望,此刻在半空,呆呆的看着四周的荒凉,举目无亲的感觉,让他失去了一切逃下去的力量,面色惨白的转过身,看着呼啸而来的孟浩。

    “不逃了?”十多个呼吸后,孟浩出现在了大头的面前,淡淡开口。

    ——–

    把风铃大大送走了,开始码字,这几天把酒高谈,因为是兄弟,耳根竭尽所能招待!

    可你们也是耳根的兄弟,此战关乎兄弟姐妹的荣耀,关乎耳根的执着,此月……一样要战!

    明天耳根会继续爆发,兄弟姐妹,我们的月票被拉开了很远,你们气馁了么,我没有,反倒激起了一股战意,让我们这个7月,无悔一战!(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