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45章 莲花剑阵!(第二更)

    轰!

    这一日清晨,一道闪电凭空出现在了这处幽雅环境内的盆地中,一处阁楼中。

    这阁楼的房顶,早就已经消失了,如同残骸般,可以看到大量的黑灰,在这四周,如今有近千修士存在,可无论他们在做什么,都似乎习惯了这样的闪电。

    鹦鹉在半空飞舞,时而抬头看下天空,叹息中似有些怜悯,可又觉得自己是好意,于是便再次没心没肺的去训练那些修士练它的仙阵。

    “此阵以人为本,人数过百,可震结丹,人数过千,可困元婴,人数过万,斩灵算个屁,若超百万,可撼人仙!

    想当年五爷纵横九大山海,超过千万信徒,所过之处,谁敢不拜!”鹦鹉眼中露出追忆,似很感慨,仿佛要恢复记忆里的辉煌,于是更为卖力的训练这些修士。

    阁楼内,孟浩面色难看,可比他面色还要难看的,是正在苟延残喘的李家老祖。

    “祖宗,你是我祖宗行不行,放过我吧……”

    “我快承受不住了,你让雷直接把我劈死吧……”李家老祖哀嚎,魂体颤抖,这段日子他要疯了。

    孟浩一语不发,将李家老祖的魂体收走后,连抬头看天的兴趣似都没了,甚至对于这凭空出现的闪电,他不说是完全麻木,可也早就习惯了。

    练就了一手极为熟练的召唤李家老祖的工夫,那是一种近乎直觉的判断,只要闪电出现。立刻召唤李家老祖。

    只是这种熟练。孟浩还无法做到次次都成功。也还是有慢了一步的时候,不过一次次被霹中,那雷劈的惨重教训,使得孟浩这里,不得不让自己快速的达到一种近乎完美的状态。

    隐隐间,在这样的环境下,孟浩对于雷电,正缓缓的形成一股直觉。这种直觉一旦真正成型,则可成为一种本能。

    此刻孟浩还无法让面色也都淡然,依稀有些难看的样子,可要比被收走的李家老祖好了不少,正认真的低头,望着身前,如今全身颤抖,面色惨白,比李家老祖还要凄惨的,似失去了一切动弹之力的中年修士。

    这修士不是墨土之人。而是西漠之修,正是当日被孟浩弄昏的那位身上有三处图腾之人。被孟浩带入这里后,便将其身体封住,开始了研究。

    孟浩喜欢研究,无论是当年书生时研究书本,钻研一些其他的小册子,亦或者是踏入修真界后,开始研究术法,琢磨炼丹。

    似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有时间,他就需要去研究一下自己的所学,每一次都让他有不少的明悟。

    可研究人,这还是第一次。

    这位中年修士,孟浩已研究了三天,从里到外,一旦有不明白的地方,他就会更仔细将其撕下一小条,当着对方的面,必须要弄的明明白白才会罢休。

    这三天,对于孟浩而言,研究是有收获的,也有惊喜在内,可对于那中年男子来说,如同是噩梦,仿佛自己活着下了地狱,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他从冷漠,变成了凄厉,变成了诅咒与疯狂,直至哀嚎,到了最后对于孟浩这里,他觉得对方是整个修真界,最恐怖之人。

    此刻孟浩在研究这中年修士的血液,右手抬起直接在这中年男子满是伤口结痂、甚至还有的地方少了几块肉的手臂上划过一道长痕,取出了不少的鲜血。

    将这些鲜血送入一个丹炉内,开始了炼化。

    中年男子面色惨白,目光有些呆滞,更有绝望,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承受多久,他的心神早就崩溃了,甚至昨天时,当孟浩突然想要研究一下他的大脑时,他都吓的流下了眼泪。

    好在孟浩当时迟疑了一下,选择了放弃。

    孟浩对于西漠的图腾始终有很强烈的兴趣,这种图腾在很多时候,孟浩分析之下发觉,具备如同丹药的力量,一样是外力。

    比如凝气画图腾突破,筑基以图腾之力结丹,这种事情,给了孟浩一个很大的启发。

    成为了完美金丹中期境界后,孟浩有种预感,似自己早晚可以突破,成为金丹后期,甚至这种感觉很是强烈,让他隐隐间有些明悟,或许当天劫再次完整降临,被自己度过后,经历了天劫的洗礼,他就可以成为结丹后期。

    只是,就算是到了结丹后期,可对于元婴孟浩没有半点把握,元婴是一道摆在觉得大多数修士面前巨大的台阶,能跨越者不多。

    多少年来,结丹后期不少,可突破成为元婴的,虽说也看似不少,可那是因元婴修士寿元悠久,累计的数量增加,可实际上真正每一代可以成为元婴的,从来都是不多。

    况且最重要的是,孟浩缺少太灵经关于金丹卷的功法,没有这个功法,就很难去攀升成为完美元婴。

    而获得功法,这不现实,孟浩也不知道太灵经金丹卷到底在何方,直至西漠修士的图腾,让孟浩有种感觉,自己在这方面,或许能走出一条达到完美元婴的路。

    “有意思,血液里没有图腾的气息。”孟浩凝望身前的丹炉,看着丹炉内的血液慢慢化作了雾气,渐渐消散后,他双眼绽出一缕精芒。

    “皮肤、肉块,骨骼,血液,都毫不例外,很是寻常!”孟浩若有所思,低头看向那中年男子时,这男子立刻内心一颤,刚要开口求饶时,孟浩右手刹那落下,按在了他手臂上的图腾。

    “唯独这图腾,具备了淡淡的妖气,也就是那所谓的第九山海本源。”孟浩右手抬起时,中年男子发出凄惨的哀嚎,他的那块皮肤生生与手臂脱离,成为了一层皮。漂浮在孟浩的手中时。肉眼可见的急速枯萎。很快就消失了。

    “一旦离开了修士身体,图腾就消失。”孟浩右手一挥,皱起了眉头。

    “图腾到底是什么?天地大妖显化?”孟浩抬起头,看着天空,此刻已是黄昏,他望着天外的云,脑海中种种思绪,没有答案。

    许久之后。孟浩一挥手,立刻那中年男子被封住的修为恢复,他颤抖的赶紧起身,跪拜在孟浩面前,全身哆嗦。

    “你可以走了。”孟浩淡淡说道。

    这句话对这中年男子而言,如同仙音,此刻感动的再次要流下眼泪,赶紧离去,一路疾驰,恨不能立刻离开这片噩梦的区域。

    许久。孟浩重新低头,哑然一笑。

    “是我太过渴望了。这种图腾之事,就算我本身可以封正妖气,但想要真正了解,还需大量的时间,不是短期可以明悟彻底。”孟浩喃喃时,目中深处闪过一抹坚定,他既然要彻底明悟图腾,就绝不会放弃。

    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孟浩的手中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土黄色的布,很柔软,更像是某种特殊的纸张。

    边缘参差不齐,此物正是孟浩成为金光老祖的诱因所在,鹦鹉苏醒后,第一时间就帮孟浩把当初抢来的幡炼化,只剩下了这么一小块布。

    “仙人用的符纸,可对我感悟墨土大地的符文,有极大的好处。”孟浩左手在上轻轻摩挲,这段日子他成为金光老祖后,寻找仙土的范围更大了,人手更多,收获也是远远超出之前。

    大量的仙土被送入这里,放在之前,孟浩需去感悟,可如今这些仙土只要一碰到这张符纸,立刻就会被如吞噬般吸收了气息,使得仙土没有了那种非凡之力。

    随着不断地吞噬,这符文上也渐渐出现了一些淡淡的印记。

    孟浩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要仙土足够,早晚这符纸上,会重新出现符文,且随着自己不断地明悟,一旦他掌握了此符文,哪怕只是掌握了不多的一些,也都是惊人的神通。

    这是孟浩为自己准备的,日后踏入元婴时,一个与众不同的仙法!

    第二天清晨时,孟浩收起了符纸,拿出了他的岁月木剑,开始再次祭炼,从来到墨土后,对于岁月之宝,孟浩始终都在炼化,此刻他的这把木剑,已足足拥有了三甲子的岁月之力。

    除此之外,其他两甲子,一甲子的春秋木,孟浩储物袋内也有不少。

    “一甲子的岁月之宝,炼出的难度不算太高,花费一定的代价,是可以炼成的,可到了两甲子,则只有三成机会成功,一旦失败,一切付之东流。

    这还不算可怕,可怕的是那三甲子的岁月之宝,成功的可能不到半成……若非是我有铜镜,怕是就算一辈子,也都很难炼出一件。”孟浩看着手中一把散发出蓝芒的木剑,这把木剑上如同有水流游走,散发出夺目之光,微微一挥,都可掀起波纹,这波纹所过之处,四周的建筑就开始腐朽。

    正要收走时,忽然孟浩猛的抬头,遥遥看了一眼远处后,皱起眉头。

    “东洛家族,按耐不住了么。”孟浩沉吟中灵识散开找到鹦鹉,传了一句音后,他的身体一阵模糊,如出现了重叠身影,很快的,就化作了两个孟浩,其中一个盘膝,一个站起后融入大地消失不见。

    他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从他盘膝之处的地底,蓦然间飞出了九把被春秋木削出的木剑,穿梭而来后,环绕四周。

    这些木剑大都是一甲子,其中有三把两甲子,此刻飞舞间,与那唯一的三甲子木剑环绕在一起,赫然在半空,彼此之间组成了一朵莲花的形状。

    剑尖在外,波纹肉眼可见的如同漩涡,在这莲花之形四周旋转,随着莲花剑形的快速转动,孟浩所在的阁楼,急速的枯萎,转眼间就成为了飞灰消散,盆地内四周的气息,也都在这一刹那散发出沧桑腐朽之意,这里的一千多修士,都心神震动,全部冲出散开,呆呆的看着盘膝坐在远处的孟浩,头顶莲花旋转,而整个盆地,正在腐朽。

    此刻明月出,月光落在十把剑上,折射出银色的光芒,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妖异,绝美……成为了此地众人,一生无法忘记的画面。

    画面里,莲花绽放,花下老祖抬头淡然,更有老祖轻微的声音,回荡开来。

    “这,就是剑阵,我的岁月剑阵!”

    ———-

    第二更送上,兄弟姐妹,耳根渴求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