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57章 傲然的周先生

    圣雪城,较之东洛城要大了不少,城分内外,内是寒雪家族,外则是城内修士。

    因地处偏寒,风雪常在,也就是的城内很多时候,都是白雪皑皑,有一番在南国看不到的风景。

    外城的东方,有一片宅子,每一处都有一口灵泉,尽管灵气不多,可在墨土而言,这已是极为奢侈的表现。

    这些宅子都各自单独,有阵法存在,使得彼此若无主人同意,很难闯入进去,最重要的是每一处宅子的阵法都与圣雪城的主阵连于一起,故而威力极强。

    能居住在这里的,都是对圣雪城来说极为重要的宾客,而孟浩的居所,也正是被安排在了这里。

    他的宅子不大,可庭院却不小,蛮巨人正坐在地上,如同一座小山般,打着呼噜,时而苏醒后,就会抓起身边总会堆积的肉食,大口的吞下去,一旦苏醒时没有肉,这蛮巨人就会瞪着眼睛,大吼起来。

    “肉……肉……”

    每当这么一喊,孟浩就会带着无奈,赶紧跑过来送上肉,时间长了,孟浩觉得自己养了一个祖宗……

    这宅子的庭院内,除了喜欢吃肉的蛮巨人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无论什么时候,他的脸上都是带着苦涩,如同苦瓜一般,在孟浩伺候了蛮巨人两次后,便将这个神圣的工作,交给了这位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被孟浩擒住的那位西漠司龙,如今虽说被孟浩解了封印,可又有毒丹入体。使得他升不起半点其他的心思。只能叹息中认命了。

    再就是这宅子内。于孟浩的要求下,寒雪姗想了不少办法,终于弄来了很多的莲花种子,被孟浩催化后,种在了院子中。

    遍地莲花,只不过能在此地生长的花朵,不是寻常之莲,而是雪莲。

    雪莲花遍地。开出的花朵很美,覆盖了整个院子,孟浩时常望着那些莲花,一看就是一天。

    看花的形,感花的神,明花的意,融自身莲花剑阵。

    原本对于那位西漠司龙来说,这样的生活,也不是不可接受,只是……自从孟浩询问了司龙这一称呼后。自从孟浩明白了什么是异妖后,这位叫做古拉的中年男子。便觉得心底发寒,更有悲凄之意。

    因为孟浩喜欢研究,研究血,研究骨,研究身体,研究图腾,每一次的研究,对古拉而言都是一场噩梦。

    “司龙分一到九阶,九阶称为大司龙。与异妖也分九阶一样,在西漠的大地上,存在了各种各样的奇异凶兽,它们被称之为异妖!”孟浩盘膝坐在一朵莲花前,望着莲花,脑海浮现对于西漠司龙的了解。

    “一到九阶异妖,十阶地妖,十一阶天妖,十二阶则是……图腾!”孟浩眼中刹那露出一抹精芒,通过对异妖的了解,他对于西漠的图腾,已不是如当初般陌生。

    按照西漠的说法,每一个部落的图腾,都是来自这个部落在若干年前,出现过的十二阶异妖,也就是天妖,因为只有到了这个层次的异妖,才可以成为图腾,而这个图腾,可以被族人以此异妖的后代之血绘画烙印在身上,成为部落的图腾延续下去。

    一个强大的部落,可以有多个图腾,而弱小的部落,或许只有一个。

    这,就是图腾的来历,可以说每一个不同样子的图腾,都代表在曾经的岁月里,出现过这个图腾的十二阶异妖。

    “十二阶异妖多强?”孟浩迟疑了一下,他无法判断,古拉也说不出具体,只是言及很强,可具体多强,很少有人知晓。

    在西漠,但凡是图腾修士,都可操控异妖,只是能大量控制异妖的,只有司龙!

    除了研究图腾外,孟浩也没有放弃感悟仙土的符文,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不说时刻研究,但只要空闲下来,他每天都会专门用一些时间,去将其明悟。

    只是来到这圣雪城已有数日天,可这寒雪家族,却始终再没有提寒雪蚕之事,甚至就连之前约定的炼丹,也都再没有丝毫谈起,这几天,孟浩这里更是没有任何访客,只有他一个人,如同被遗忘。

    孟浩没有着急,他已经在数日前的那一战中显露了一定的实力,他相信,这寒雪家族,无论有什么打算,可只要用到了自己,那么就一定会来拜访。

    且随着这场战争的持续,越是后期,孟浩相信自己的毒,作用也会越大,之间的主客位置,虽说不会颠倒,可若客大的话,主也要低头。

    所以孟浩安心赏花,研究图腾,明悟仙土。

    与此同时,在这圣雪城的内城中,寒雪家族的主殿内,连同那老妪在内的四人,正彼此盘膝打坐,面前一盏油灯,随着外面的寒风摇曳,使得大殿内的灯火也忽明忽暗。

    他们四人,是寒雪家族的四大长老,都是元婴修为,平日里坐镇圣城,震慑八方。

    “我还是不同意三长老的建议,寒雪蚕事关重大,族内如今只有两个可以培养出的幼体,岂能轻易送人!”四人中,一个银发老者,眉心有一个月牙的印记,此刻这印记闪动,他抬头沉声开口。

    这四人,针对孟浩的事情,已探讨了很久,一直无法统一。

    “我赞同二长老的说法,那擅长用毒的修士首先来历不明,其次区区结丹修为,竟敢如此大言不惭的索要寒雪蚕!

    此人定是看到如今圣城摇摇欲坠,所以上来要勒索一笔,这样的人,按老夫想法,直接去灭杀了,以儆效尤!”说话的,是四人中一位中年男子,这男子神色阴沉,开口时声音透出寒气。

    “此事我等已言谈了很久,此人无论是什么目的,可能在这个时候到来,本身已说明了问题,且数日前的一战,他也表现出了可以获得老身重视的战力。

    这样的援手,若被我们拒之门外,谁还敢来?四长老说他来历不明,墨土修士大都散修,又怎么去证明来历?

    此事老身已对他承诺,绝不会改变,他的毒,若真的无法起到作用也就罢了,一旦决定了胜负,雪寒蚕就是他的!”老妪平静开口,声音低沉。

    大殿内再次沉默,许久,唯一没有开口的那位大长老,一身白发,容颜苍老,可身体却很矮小,如同侏儒般的老者,闭着的双眼蓦然睁开。

    在他双目开阖的一瞬,有精芒乍现而出,使得大殿都为之一亮,油灯似被压制的要熄灭。

    “好了,你们三个已争论多时,一切等周先生辨认了毒血后,再做决定!”这位大长老话语一出,包括老妪在内的三人,都低头不语。

    时间慢慢流逝,约莫过去了两个时辰后,一阵脚步声从大殿外传来,四人纷纷抬头,却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带着一脸傲然,迈步走来,其身后跟着两个妙龄的女子,小心的跟随,神色中露出狂热与尊敬,似这老者一句话,她们就可以付出一切。

    随着老者走入大殿,殿中的四人,除了那位大长老外,其他三人都纷纷起身,脸上露出微笑。

    “周先生。”几人含笑开口。

    “周某见过诸位道友。”周姓老者淡淡开口,神色依旧傲然,他容颜并非很苍老,满面红光,那股傲然的气息极为明显,显然是长久的身居高位,亦或者是被人奉承而养成。

    此刻若是孟浩在这里,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老者他认识,正是当年被擒入墨土的丹东一脉主炉丹师周德坤!

    这周老儿,当年与孟浩关系缓和,一路二人甚至都有了不浅的交情,带着孟浩去了不少修真家族,收了很多供奉,那副样子,与如今的样子,都是一个模子。

    他被擒走后,孟浩还在暗自担心,甚至这一次来到墨土,也曾让人打探,可却没有什么消息,他一直觉得,对方应该是在墨土某个地方,受着苦难……

    可此刻的周德坤,无论是样子还是得意,更胜当年,原本当年的苍老,此刻被红光覆盖,尤其是身后那两个女子看向他时眼中的崇敬与羞涩,可想而知,这周老儿在这里,定是老树开花,一开再开……

    “周先生,不知那毒血研究的如何?”四人中的大长老,尽管还在盘膝打坐,可却笑着开口,神色很是客气,如同辈之间,丝毫没有对这只有筑基后期的周德坤轻视。

    “老夫的丹道,当今天下,只有两人可以超越我,一个是老夫的师尊,你们也知道是谁,丹鬼大师!

    另一个,则是我的师弟方木,除了他们两位,老夫敢说是天下第一!”周德坤傲然开口,右手一挥,扔出一个玉瓶。

    “这里面的毒血,的确不俗,就算是老夫也都用了数日才将其彻底研究明白,若放在其他地方,此人也算是轿子了,可在老夫眼里,此人也就是一个堪比丹师的家伙罢了。

    老夫一口气,就可将他的毒道崩溃!让此人知晓,毒道,岂能是这么容易,若说这当今天下,毒道之最,老夫只佩服一个人,就是我师弟方木,入魔丹一出,丹鼎大师的称号,任何毒在他面前,他都是老祖!”周德坤一副自己师弟如何厉害,你可以想象我又如何厉害的样子,抬起下巴,傲然开口。

    他身前除了大长老外的三老,都是神色凝重,更为客气,至于周德坤身后的那两位妙龄女子,眉目间满是崇拜。(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