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61章 小小的要求(第二更)

    几乎就在声音传来的同时,周德坤已将身前的丹炉收走,当那三道身影呼啸而来时,已看不到此地的丹炉,更看不到孟浩与周德坤的丹药。

    随着三人的到来,寒雪家族四大长老面色纷纷一变。

    三人里,其中一人是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穿着白色长衫,面白如玉,尽管是中年,可依旧身影挺拔,俊朗非凡,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笑容看似随和,可若看的时间长了,会隐隐感觉出,在这随和笑容里的冷漠。

    这中年男子身上没有图腾的气息,而是有淡淡的药香散出。

    之前的话语,正是从他口中传出,此刻声音还在回荡,他已然踏在了这处广场上,站在了孟浩与周德坤的中间。

    一身傲然,白色的长袍上有丹炉印记闪动,神色中带着轻视。

    “南域丹道,只有如此程度?实在是让人大失所望,严某觉得此番从东土到来这里,是要扫兴而归了。”中年男子摇头,他没有看到之前周德坤与孟浩的炼丹,只是来到这里后,闻到了四周浓郁的药香,又看到周德坤收起丹炉的举动,心底立刻化作失望。

    周德坤面色有些难看,看着来临的三人,这三人除了那位中年男子外,还有一个老者,一身墨绿色的长袍,双目如电,神色冷漠,神色中带着桀骜,修为散开,正是元婴后期大圆满。

    这种修为,即便是那位寒雪家族的大长老,修为也有所不如。

    可偏偏在此人身上。有一股与修士截然不同的气息。这气息浓而不散。使得他走来时,极为明显,如同黑夜里的烟火。

    可以看到,在这老者的手背上,有一个图腾,至于其身上的其他图腾,则被隐藏在了衣袍内,外人看不出来。

    其旁还有一人。此人是一个青年,看似年龄不大,可偏偏在这青年的身上,隐隐有一股沧桑之感,此刻信步走来,不时的看向四周,神色内仿佛带着追忆,更有一抹感慨。在他身上,既有修士的波动,也有图腾的气息。融合在一起。

    在墨土,如这青年般身为修士却修行图腾来图腾之修不少。原本不会太出奇,可偏偏这青年给人的感觉,有些独特,但却说不出具体。

    寒雪城四大长老,此刻目光都落在这青年身上,也正是此人的出现,才让他们几人,之前面色大变,尤其是大长老,更是带着惊疑不定,似无法置信。

    孟浩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扫,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咦?”那位自称从东土来到这里的中年男子,正摇头欲失望的离开时,忽然脚步一顿,猛的抬头,眼中刹那露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神色更是出现了强烈的变化。

    “这……这是……”他呼吸瞬间急促,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这四周的气息丝丝而来,无形凝聚之下,立刻在这中年男子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枚虚幻的气团。

    这气团的颜色是青色,乍一看如同一枚丹药,可实际上却是虚幻的,是这中年男子以术法摄取而来。

    这一幕落入孟浩的眼中,让孟浩双眼蓦然收缩,猛的有一抹精芒闪过。

    “凝气化虚!”孟浩望着那位中年男子,这种凝聚四周丹药气息,化作手中虚幻丹药的手法,就算是紫炉中也都很少有可以做到者。

    甚至可以说,比孟浩之前的炼液成丹,还要再高了一个层次。

    “此人丹道,非同小可。”孟浩目中闪过一抹凝重。

    周德坤那里,则是双眼猛地瞪起,露出一抹骇然,可很快这骇然就被他隐藏,虽说看起来还是高人模样,可心底,周德坤已经掀起了大浪。

    “这不是取巧,这的的确确是凝气化虚,该死的,在这墨土,怎么会遇到这种程度的丹师,此人……此人最弱也是堪比紫炉,甚至半步大师都极有可能!”周德坤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心脏砰砰跳动,正琢磨如何化解今日局面时,那位来自东土的中年男子,猛的抬头。

    “此丹……天下竟有如此丹药,且看这丹药的炼制,充满了随意,严某可以想象得出,炼制这枚丹药时,对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斗丹之意,只是略微一炼,就形成了这天地自然之丹!”严姓中年男子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此丹虽说只是筑基丹药,可却非同小可,其内蕴含的丹道之意,更是惊人,丹药晶莹易透,丹香竟已做到了凝而不散,若非是严某有宗门特殊功法,绝不可能将其虚幻出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此丹的药效,竟是八成以上,若是此人凝重炼制,八成药效不出奇,可此单分明是随意而为,但……仅仅是随性而为,就可炼出八绝丹,此事……此事……”严姓修士神色激动,望着手中的虚幻丹药,此刻这虚丹已渐渐消散,直至完全散去后,严姓修士长叹一声。

    “这才是丹药,才是真正的天地大丹,能炼出这种丹药之人,才称得上是大师!与这四周药香外散,闻起来不错,可实际上粗俗至极的丹药相比,这是亵渎!!

    这根本就不能比,如同狗屎一般,怎么比!”严姓中年男子说道这里,很是不喜厌恶的看了一眼孟浩,这严姓中年显然是先主为见,直接将这青色的丹药,认为是周德坤炼制。

    毕竟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听墨土之人说起过这位周德坤大师。

    孟浩一愣,摇头苦笑。

    此刻不仅是他愣住了,四周的其他修士,也都纷纷愣住,还有那四大长老,全部都是被这突然的一幕震动。

    他们对丹道不了解,可却隐隐觉得,似乎这中年男子之前手中的丹药,与孟浩炼制的那枚有些相似。

    尤其是后面的话语,似乎说的那粗俗如狗屎般的丹药,则是周德坤炼制出来。

    “此事……”

    “好像有些不对劲,莫非周大师丹炉内,炼制的是两枚丹药?”

    “不管如何,周大师德高望重,丹道巅峰,此事绝错不了。”

    在这四周之人神色古怪时,严姓中年转身望着周德坤,神色化作凝重,更有羞愧,抱拳深深一拜。

    “方才严某言辞不敬,还望周大师见谅,在下对丹道痴迷,见不得人亵渎丹道,可之前却是冲动了,如一叶障目,周大师不愧是墨土第一丹师,丹东一脉,更是让在下佩服直至。”

    “仅仅是那枚丹药,就足以看出周大师的丹道造诣,已然是登峰造极了。”严姓中年长叹一声,心悦诚服,抱拳再次深深一拜。

    周德坤懵了,下意识的干咳了几声,脑海嗡嗡的,这一幕变化太快,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心底有些发虚,目光立刻看向孟浩。

    当看到孟浩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后,周德坤心底更是虚了。

    周德坤如今骑虎难下,在这样的场合下,他自然不能去否认,于是咳嗽中,只是点了点头,不敢多说什么。

    “寒雪道友,今日已不需要再比了,能亲眼见到如周大师这样的丹道大师,严某心服口服,仅仅是方才的那枚丹药,在下就已看出了周大师的丹道,绝非在下可比。”严姓中年男子再次抱拳一拜,抬头时看向三人中,那位神色中有沧桑之意的青年。

    “严大师何必妄自菲薄,丹道一途,我虽不懂,可也知晓唯有斗过才知胜负,况且此地我有些岁月没有回来了,正打算追忆一下,严大师何不与这位周大师,斗丹一次?”青年微微一笑,神色中没有掩饰沧桑与感慨,看向四周,随后目光落在了寒雪家族四大长老身上。

    一一扫过后,最终放在了大长老身上。

    “你也长大了。”

    他这句话语一出,此地广场四周之人,一个个纷纷神色变化,这三人出现的太过突然,尤其是那老者一看就是西漠之修,可如今的圣雪城早已存在了无形的阵法壁障,图腾之修是不可能踏入进来。

    可偏偏,这三人,就当着此地数百修士的面,很是轻松从容的,出现在了这里。

    在加上那位严姓中年,方才的话语让四周人都神色古怪,连带着这三人,也都在众人眼中,神秘莫测。

    几乎在那青年话语出口的瞬间,寒雪家族四大长老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尤其是那位大长老,他从对方之前出现的第一时间,神色就大变,此刻更是呼吸急促,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意。

    其旁另外三个长老,则是露出迟疑,望着那位青年,在这青年身上,他们感受到了同族血脉的气息。

    “你……”大长老呼吸急促。

    此刻,广场上的严姓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显然是不认可那位青年的言辞,也没有理会四周之人因青年的身份而出现的震惊,而是看向周德坤,抱拳再次深深一拜。

    “周大师,严某认为你我之间,已没必要斗丹,可在下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周大师将之前那枚丹药取出,让在下将真正的实丹欣赏一下,如此足矣!”严姓中年神色极为诚恳,再次抱拳一拜。

    可周德坤那里,心底却是咯噔一声,神色保持微笑,可心底却几乎要哭了出来。

    “我……我那里去拿那枚丹药?”

    孟浩干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

    第二更送上!!(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