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68章 司龙秘法

    即便这是战场,可在这一瞬,也都出现了罕见的寂静……

    不得不寂静,这是此地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一个修士,被雷活活劈死,虽说天雷强大,可修士本身不弱,这种被雷劈死的事情,大都是发生在调侃之中,很少有人真的看到……

    也很少有人,真的被雷劈死,除非是那传说中的天劫。

    可天劫,对于众人而言,更是少见,唯有一些丹药或者是天材地宝,才会出现,可这样的天劫,是不针对人的……

    “被雷劈死……”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雷,居然如此恐怖!”

    “恐怖的不是雷,是那位孟大师,该死的,居然连天雷都帮他?还是说这是他的术法?”墨土宫与西漠的修士,纷纷骇然,心神强烈的震动,这种被雷劈死的事情,对他们而言,立刻化作了惊恐。

    毕竟修士在天之下,而雷是天空之物,似乎……无处可躲!

    就连那些元婴修士,也都一个个目露精芒,孟浩之前的举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甚至哪怕孟浩用出了更惊人的法术,他们都不会如此震惊,可偏偏……孟浩直接将人高高举起,尤其是这举人的动作,熟练的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经常怎么做。

    相比于墨土宫与西漠的修士,圣雪城之人都神色古怪起来,这段日子来,他们早已知晓,这位德高望重的孟大师,几乎每隔几天。都会遭遇雷劈。

    这种事情已是人人皆知。甚至有些时候。有人去求丹,都会遇到恰好有雷霆落下的一幕。

    此刻看到那之前嚣张的西漠修士被雷霆活活劈死,圣雪城众人的心里,都有复杂……隐隐的,对孟浩这里,更为敬畏了起来。

    “孟大师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居然几个月来,时常都有雷霆要劈死他?”

    “那西漠修士也真倒霉。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孟大师……要知道这几个月,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好几次,被孟大师高高举起的那个魂体的凄惨。”

    孟浩干咳了一声,站在城墙上,不去关注四周的目光,对于雷霆霹来之事,他早就习惯了,而且甚至可以做到一些预判。

    半晌后,此地战场才恢复过来。双方修士重新展开了厮杀,可这场战争。渐渐有了变化,所有的修士都时而抬头看天,有时候明明只是正常术法的轰鸣,都立刻有人下意识的闪躲,似生怕突然再出现一道雷霆,将自己活活劈死。

    这种现象,直至持续了三天后,才渐渐消失,这三天来,墨土修士发起了连续不断地攻击,轰鸣之声惊天动地,直至第三天的夜里,一声巨响回荡间,圣雪城外的风暴阵法,直接崩溃开来。

    随着阵法的崩溃,大量的墨土修士与凶兽,还有西漠修士,齐齐冲来。

    轰鸣回荡,天空上的五角星不断地散出光线,明明已是黑夜,可战场的光芒,却是将这四周映照的如同白昼。

    似乎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四大长老早已出手,与墨土与西漠的元婴修士,站在了半空中,厮杀到了激烈的程度。

    孟浩面色有些难看,站在城墙上,右手抬起一指,血光闪耀,一个从半空直接扑下的飞禽,被孟浩一指穿透了身体,爆开死亡。

    “这才三个月,若是城池就这样被破了,我的寒雪蚕就没办法炼出。”孟浩皱起眉头,圣雪城破与否,与他无关,可半年内,此城不能破。

    就在这时,大地轰鸣,远处有两个蛮巨人,迈着大步呼啸而来,更是在后方,再次出现了数千墨土与西漠的修士,黑压压一片,驱赶着更多的凶兽异妖,呼啸而来。

    “那位斩灵老祖,为何还不出手?”孟浩迟疑了一下,当日周德坤被带走时,孟浩听到了来自大地深处的低吼,那声音一吼,就将城外的无数凶兽与众多修士生生震死。

    可如今风暴阵法都破,圣雪家族的斩灵老祖,却还没有出现。

    “看来寒雪纵所言是真,外界传闻也是真的,这位斩灵老祖,已是将死之修,不过墨土宫也定是忌惮,此刻看似猛烈,可实际上对斩灵修为而言,也只是试探。”孟浩正沉吟时,忽然余光看到不远处,寒雪姗身边有两个西漠修士,图腾幻化,直奔寒雪珊而去,至于寒雪姗身边的几个族中护卫,此刻喷出鲜血,无法抵抗。

    孟浩冷哼一声,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血崩一闪,刹那出现在了寒雪姗的身前,右手抬起向外一指,妖封第八禁瞬间出现,那两个来临的西漠修士,身体刹那一顿,如被封印了修为,禁制了生命,下一息,剑光呼啸,飞剑从孟浩储物袋内飞出,直接掀起两颗头颅后,环绕孟浩头顶,发出嗡鸣之声。

    寒雪姗面色苍白,可看着孟浩时,却露出了微笑。

    “你又救了我一次。”

    此刻天空飘起了雪花,这雪花似被风吹出了葬歌,呜咽中回荡天地,可却遮掩不住四周的惨叫与轰鸣,厮杀之音,城池震动之声,天空上五角星的一个又一个崩溃,来自西漠与墨土修士的疯狂厮杀,使得这里天地是雪,大地是血。

    孟浩没有说话,而是右脚抬起在地面一踏,立刻这四周无数众人看不到的妖气,瞬间凝聚而来,在孟浩的身后直接化作了一片模糊的气团,阻挡了远处一辆战车,骤然射出的一道幽光。

    轰鸣之声回荡,孟浩身后的妖气阻挡了这幽光,可掀起的冲击却依旧四散,孟浩一把搂住寒雪姗,避开了冲击时,出现在了另一处的城墙上。

    “你走吧,他们要灭的只是我寒雪家族,与你无关,以你的修为,可以在这个时候逃出。”寒雪姗苦涩的开口,她看到了天空上的五角星,此刻又碎裂了一些,看着四周城墙上,已出现了更多的西漠修士,半空中的法术光芒,不断闪耀。

    甚至她还看到了老妪那里,此刻在半空喷出鲜血,可却咬牙依旧再战。

    “没用的,就算是我拼死取回了寒雪荆刺,可老祖已油尽灯枯,昏迷居多,没有办法以司龙秘法催发荆刺……”寒雪姗眼中露出绝望,此刻城池轰鸣,远处一片区域直接坍塌,一个西漠修士,狰狞冲出。

    “什么荆刺?”孟浩皱着眉头,看着四周,问了一句。

    “可以守护城池一个月不灭的寒雪荆刺,是我寒雪家族很久之前,从西漠迁移出来时,带着的一样圣物,可惜多年过去,它已枯萎,除非是特殊秘法,否则不会苏醒。

    这特殊秘法,唯长老与嫡亲血脉掌握,可无人能催化,只有老祖的修为才可以做到。”寒雪姗低声,带着苦涩,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取出了一个干瘪的种子。

    “就是此物,我取回了八个种子,长老每人一个,我这里一个,其他的在老祖那里,可却无人成功。”

    “催化?”孟浩双目一闪,正要开口时,大地轰鸣,城池震动,孟浩面色一变,带着寒雪姗再次后退,看到了在更远处,赫然又来了一片墨土修士。

    城墙崩溃,凄厉的惨叫不时传出,孟浩带着寒雪姗退后时,他急速开口。

    “把这催化的方法告诉我,我身为丹师,自身也有催化之法,或许可以触类旁通。”

    寒雪姗一怔,若是换了平时,她不可能说出家族的秘法,就算是有人搜魂,也无法获得,这是烙印在了血脉中的传承之法,可此时,她只是沉默了几个呼吸,就轻声开口,在孟浩的耳边,说出了他们寒雪家族,曾经在西漠叱咤风云,代代都出大司龙的秘法!

    这秘法不长,只有约莫千个字而已,可落入孟浩的耳中后,却是让孟浩心神猛地一震,仿佛在这一瞬,这四周的战场都于他的感官中消失,剩下的,唯有这近千字的秘法!

    “……沉岁而出,落月潮汐,取明阳之意,万物皆可长生念……”寒雪姗轻声说着,这段放在西漠,足以掀起一场疯狂的秘法,即便是背叛了家族的寒雪纵,尽管当年没有被其父灭杀,可却抹去了这段秘法的记忆,而他之所以卷土重来,欲灭寒雪家族的原因之一,便是这段用任何方法都无法获得,唯有族人亲自说出口的秘法!

    孟浩心神越加震动,闭上眼,那一句句秘法在他脑海回荡,让他一瞬,就想到了紫运宗的催发之术,想到了岁月玉片上,自己破译出来的第二段岁月之法。

    那是两段本源一样的口诀,催发秘法是第一层,岁月秘法是第二层,而如今……孟浩在这一瞬,随着脑海的嗡鸣,他可以确定,此刻自己听到的这寒雪家族的秘法,正是第三层!

    司龙秘法!

    这三种秘法,任何一种若只具备单独,则可在这一类中小成,可若有人能全部获得,则立刻触类旁通,不但法法皆明,且在威力上,彼此呼应,超出曾经太多!

    学了催化秘法,悟了岁月秘法,此刻在听到这司龙秘法的一刹,孟浩就直接将其学会,烙印在了心神中。(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