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69章 荆刺天地

    “给我荆刺种!”孟浩双眼蓦然睁开。

    他的目中闪过奇异之芒,似有岁月在其目中沉淀,渐渐化作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仿佛他只要看人一眼,就可以永恒的留在对方的心中,一切术法都很难抹去。

    寒雪姗心神一震,这样的目光,她曾经在家族的斩灵老祖一次苏醒时看到过,那是斩灵老祖的双目,蕴含了一样的深邃,仿佛有岁月在目光里,只要看你一眼,就可以让你身上流逝千百年。

    在这心神的震动中,寒雪姗似乎失去了反抗之力,下意识的就将手中那枚对他们家族而言是圣物的荆刺种子,递给了孟浩。

    当这种子落在孟浩手中的瞬间,孟浩深吸口气,体内修为蓦然运转,刹那间就有金光散出,催化秘法、岁月秘法,最后则是司龙秘法,这三种秘法在孟浩的体内全部展开。

    催化一切草木,凝聚岁月之力,司龙天下万兽,三大秘术,此刻凝聚在孟浩一身,随着他的修为运转,他手中的荆刺种子立刻饱满起来,不再是干瘪,而是瞬间开出了新芽,长出了青草,速度之快,眨眼就将环绕在了孟浩的右手上。

    这一刻的孟浩,全身不再有金光散出,但却有一股浓郁的草木气息,在他身上惊天而起,这股气息直接就引起了四周正攻击而来的西漠修士注意,在看到了孟浩这里后,这些人哪怕是不知晓原因,可内心的直觉。却是立刻让他们心神震动。直奔孟浩这里呼啸而来。

    孟浩的四周。只有寒雪姗,其他人都早已散开,此刻城池眼看即将被破,就连半空中的四大长老,也都露出绝望。

    他们没想到,三个月后,墨土宫与西漠,发起的第一波正式的攻击。圣雪城就无法抵抗。

    寒雪姗惨笑,她无力去抵抗,此刻那七八个西漠修士,身影化作长虹,呼啸间直奔孟浩,刹那就接近不到十丈。

    而孟浩则是盘膝坐在那里,手中握住荆刺种子,青色的草叶弥漫他右手,甚至在不断地蔓延下,已爬上了他的身体。

    十丈、八丈、五丈!

    在这七八个西漠修士临近孟浩五丈的瞬间。孟浩的双眼蓦然开核,露出一抹深邃精芒的同时。他右手抬起,向着大地一按。

    这一按之下,孟浩身体外的草叶刹那钻入地底,就在这一瞬,一声惊天轰鸣蓦然传出,一道足足一丈多长的利刺,诡异的从孟浩身前的城墙地面上穿透而出,速度之快,根本就无法形容,不给人丝毫闪躲的可能,直接就从一个西漠修士身上穿透而过。

    紧接着,一道道利刺在孟浩四周轰然崛起,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凄厉的惨叫在孟浩四周崛起传出八方,那七八个西漠修士,全部都在孟浩身体五丈外,被从地底穿透而出的利刺直接穿透,高高举起。

    更人惊人的,是这利刺穿透了修士后,居然诡异的蠕动,如在吸收修士的血液与修为,那七八个西漠修士身体肉眼可见的枯萎,仿佛不是人能发出的凄厉惨叫,传遍八方,让四周所有修士,一个个纷纷骇然心惊。

    “这是什么?”四周众人一个个呼吸急促,可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突然的,孟浩四周那七八个西漠修士,一个个枯萎的身体上,突然冒出了大量的刺!

    这些刺瞬间爆开,向着四周激射而去,有的落在了地面上,直接消失后,在附近的区域又猛的出现,往往出现时,直接就刺入到附近修士的身体内。

    更有一些,在激射时落入了修士身上,惨叫之声几乎刚刚传出,立刻这些修士就全身枯萎,刹那间又爆出了更多的利刺。

    以孟浩为中心,四周大地城墙轰鸣,一道道利刺瞬间出现,不断地扩散之下,引起了难以形容的轰动,不管是圣雪城的修士,还是墨土宫之人,这些利刺似不分敌我,一一穿透吸收血肉生机,再次生长,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孟浩的四周方圆千丈,赫然成为了一片荆刺的世界。

    这里的一幕,直接影响了此地的战争,大量的墨土修士在骇然中齐齐后退,可哪怕他们退后,这些利刺也依旧穿透而起,很快的,整个城池上,已成为了利刺的天地,那一根根刺编制在一起,样子狰狞,颜色赤红,更是扩散到了城池外。

    此刻的城池内,所有圣雪城的修士都面色苍白,一动也不敢动,看着四周的利刺无数,看着城池外,那些墨土宫的修士与凶兽,成片的哀嚎倒下,在他们奔跑的身后,大地利刺呼啸而起。

    即便是天空,也一样不安全,那些利刺可以飞起很高,一切天空飞舞的生命,都在它们的攻击之内。

    放眼看去,整个大地,似都被这些利刺覆盖,墨土、西漠的修士,纷纷骇然,能逃出的只有几百人,这几百人在外界,一个个面色带着震撼与无法置信。

    此刻半空中四大长老与墨土西漠的元婴修士,也都无法再战,分别散开,不断地阻挡四周呼啸而来的利刺。

    整个战场,在这一刹那,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孟浩那里,因为孟浩的身前,有一根狰狞无比的巨大利刺滔天而起,,这利刺蠕动,散发出血腥的气息,上面更是长满了小刺,极为狰狞,更为显眼。

    而孟浩所在的位置,这此地唯一没有利刺之处,如一切利刺的根源所在,随着孟浩缓缓地站起身,四周传来无数吸气之声。

    孟浩的右手,缠绕了大量的草叶,每一条草叶上,都满是荆刺,若说大地的利刺不是孟浩释放出来,此刻无人会信。

    孟浩深吸口气,他也没想到这颗荆刺的种子居然如此惊人。可这种敌我不分的局面。孟浩也没办法解决。此物在生长的一刻需要孟浩的催化,可在吸收了修士的血肉与生机后,除了与孟浩之间存在了一丝似有若无的联系外,他无法控制丝毫。

    “孟大师……”在不远处一个圣雪城的修士,右腿被利刺刺入,此刻刚一开口,忽然又一道利刺瞬间而来,好在他立刻闭嘴。这利刺在他眉心外一寸停顿下来,如蛇般晃了一下,这才缩回。

    四周瞬间寂静,无论是西漠还是墨土,此地所有被利刺穿透的修士,都一个个将剧痛藏着,不敢喊出丝毫。

    就连半空中的那些元婴修士,也都身体一顿,面色变化,不敢飞行。不敢说话,因为在他们的四周。此刻赫然漂浮了数万利刺,似乎只要他们又一个举动,这些利刺就会刹那穿透而来。

    孟浩深吸口气,眼中露出一抹茫然。

    城墙上,城池外,分不清有多少凶兽与修士被利刺穿透,一个个面色苍白,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惧,看着孟浩。

    远处逃出生死的几百人,也都寒蝉若惊,齐齐看向孟浩,这场战争,到了这个时候,在所有人看来,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可以决定一切。

    这个人,是孟浩。

    可孟浩心知肚明,不是自己可以决定,因为这些利刺根本就不听从他的指挥……

    孟浩沉默,四周更为沉默,那些被利刺穿透的修士心底颤抖,眼中渐渐露出绝望。

    就在这时,忽然的,在孟浩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外人听不到,唯有他才可以听闻的声音,这声音苍老,带着无比的虚弱,似随时可以消散死亡。

    “破灭荆刺,可灭斩灵以下一切存在,一旦生根,不可移动,只活一个月……不管你是如何让它苏醒的,你现在收紧心神,取出一滴蕴含你意识的血,融入你身边的荆刺主杆上。

    记住……一滴蕴含了意识的鲜血,可以让你给它下达一个命令。”孟浩耳边这虚弱的声音,仿佛是从虚无传来,可孟浩在听到的一刹那,他忽然想到了三个月前,周德坤被擒走时,从地底传出的那个声音。

    一模一样。

    沉默中,孟浩双目一闪,按照对方所说的方法,渐渐眉心如自行裂开,出现了一滴鲜血,这一滴鲜血,蕴含了孟浩的修为,更有他的意识,在这鲜血飞出时,孟浩感受到了一股虚弱,他明白,这样的鲜血,自己送出决不可超过五滴!

    一旦超过五滴,对自己而言将损失太大。

    沉吟中,孟浩一咬牙,此血虽珍贵,可为了寒雪蚕……孟浩眼中精芒一闪,这血液瞬间飞出,融入到了他身边的荆刺主杆上。

    没有任何阻碍,直接融入进去后,这荆刺主杆立刻通体一震。

    与此同时,但凡是圣雪城被误伤穿透的修士,他们的伤口立刻愈合,利刺消失,似留在了他们体内,成为了让他们伤势恢复的养分。

    随着一根根利刺的消散,城池外,那些来自墨土宫与西漠的修士,一个个立刻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们的身体刹那间枯萎,与此同时更有轰鸣之声回荡,那是眼看必死的修士,自爆的声响。

    在这轰鸣中,孟浩的脑海一瞬似被分割成了无数份,仿佛他自己化身成为了这荆刺主杆,散出的每一道利刺,都蕴含了自己的意识。

    一个意念,就可灭杀所有人。

    可与此同时,他的灵识也在以恐怖的速度损耗,这也就是孟浩灵识仅次于元婴,超出同境修士太多,否则的话,这么一瞬,他就会灵识枯竭。

    就在这时,忽然,在孟浩的意识中,城外一处被七八根利刺穿透的地方,有人在低声开口。

    “是孟大师么?”

    ———–

    正在酝酿爆发,这几天就会开始,而且一旦开始,将一直持续到月底最后一天!

    还有月票的兄弟姐妹,请给封天一张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