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70章 斩灵丹

    “孟大师,我是严嵩……”孟浩的意识里,从城外一处区域,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孟道友,当日一别之后,严某多次回忆,越发觉得周德坤此人不对劲,唉……如今周德坤已被送去了西漠,严某也没了去印证的机会。

    孟道友,此番严某来此,就是为了找你,如今这具身体,非严某当日真身,而是一缕意识寄存。”

    “道友的丹道,严某敬佩,此刻不是长谈之时,严某只再说两句,以道友的丹道造诣,可听说过斩灵丹!”

    “此丹若道友感兴趣,三日后城东月下,严某愿与道友长谈。”

    声音说道这里,骤然消失,孟浩双目闪动,此刻城外凄厉之声不断传出,渐渐消失时,整个城池外,只有不多的修士最终以秘法拼命逃出,其他的,全部成为了干尸。

    与此同时,孟浩的意识也从荆刺主杆内消散,只存在了淡淡的一丝联系,而这弥漫了城池的荆刺,也都渐渐收缩后,分布在了城池四周,那根主杆,则是极为显眼。

    此刻有呜咽的号角声传出,墨土与西漠的第一波侵入,直至此刻,不得不退却,可这场战争没有结束,墨土与西漠的修士,尽管人数已不多,可远远的能看到,天地间有数千长虹正呼啸而来。

    此刻的天色已不再是深夜,而是清晨,疲惫之意扩散整个城池,在这难得的平静中,孟浩站起了身。在他的前方。四大长老迈步走来。

    这四人都有些憔悴。其中老妪与四长老更带着伤势,他们来到孟浩的身前后,复杂的看了孟浩一眼。

    “荆刺可存在一个月,这一个月,应该是安全的,我等四人会尽力帮你炼制寒雪蚕。”大长老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后,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转身离去。

    二长老等人,还有那老妪,也都带着复杂望着孟浩,没有说话,相继离去,至于寒雪姗,被老妪带走,临走前她回头频频看向孟浩,欲言又止。

    存活下来的修士与寒雪家族的族人,分散开来。修补城池,整理阵法。尽管理论上有一个月的安全时间,可事无常态,必要的准备一定要有。

    整个城池的修士,此刻都满身疲惫,尽管身体的伤势已痊愈,可心中的惫意,很难消散,一个个沉默中打坐,使得城池内,一片安静。

    远处,又有一批西漠修士到来,使得与圣雪城对持的人数,再次达到了数千人,可却没有再发起进攻,而是分散开来,将圣雪城牢牢困住。

    孟浩也有疲惫,走下了城池,一路但凡是遇到他的修士,都一个个神色中露出敬畏,低头拜见,更有的不敢与他目光对视。

    棘刺的出现,使得孟浩在所有人眼中,已代表了恐怖,这种恐怖,即便大师的身份,也都无法中和。

    甚至寒雪家族的族人,也都在看到孟浩后,一个个神色极为恭敬,之前的一战,可以说是孟浩一个人决定了胜负,若非孟浩的出现,此刻的圣雪城,早已成为了残骸。

    为了抵抗墨土宫的入侵,寒雪家族根据战功的不同,拿出了不少的宝物,此刻在这短暂的和平期,于城中一处宫殿内,也有不少修士赶来,以在战场上被专人记录的战功,换取所需。

    孟浩带着疲惫,在准备回往院子的途中,看到了这处宫殿,略一沉吟,他改变方向走来。

    此地人数不少,修士进进出出,约莫有一百多人,与四周空旷的区域比较,也唯有此地,才会有这般的热闹。

    “孟大师……”

    “拜见孟大师!”

    孟浩刚一走来,立刻就被人看到,此地所有修士,在看到孟浩的一瞬,都心神一震,下意识的低头抱拳,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敬畏。

    孟浩点了点头,走过人群,来到了这大殿内的一处巨大的光柱前,这光柱虚幻,其内有一排名字,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数字。

    这是此番守城的战功,根据杀不同的敌人,获取不同的战功。

    在这光柱旁,有两个寒雪家族的族人,他们在看到孟浩后,立刻起身,恭敬的抱拳深深一拜。

    四周的其他人,也都刹那安静下来。

    孟浩没有说话,看向光柱,目光落在了排列在第一位的名字上。

    “孟大师,战功九万七千五百四十二!”

    而排在第二位的,战功不到二千,如此程度的差距,让孟浩沉吟片刻后,又查看了以战功可以换取的物品。

    里面有功法,法宝,丹液,还有一些寒雪家族的特有的炼丹以及炼器的材料,其中有一些,孟浩在看了后也有心动。

    而且最重要的是,换取这些物品的战功,与他的战功比较,似九牛一毛。

    就在孟浩沉吟是否要全部换走时,忽然光柱一闪,其上罗列的可用战功换取的物品,增加四样。

    这四样一出,四周立刻哗然,此地的修士纷纷凝神看去。

    “荆刺种,十万战功一枚!”

    “寒雪家族司龙秘术,二十万战功一套!”

    “五星雪阵,五万战功!”

    “饲妖丹丹方,十万战功!”

    孟浩目光闪动,四周修士也都纷纷呼吸急促,他们不知晓什么是司龙秘法,可却知道荆刺种,毕竟之前的一战,荆刺的强大与恐怖,让他们根本就无法忘记。

    “还有五星雪阵,这是寒雪家族特有的阵法,可炼制成五星法光……”

    在这四周修士议论时,孟浩若有所思,荆刺种属于消耗物品,可威力之大,孟浩此刻也都心惊。此物他之前那个是寒雪姗所给。之后若有。孟浩想要获得,此事不难。

    可他更看重的,是那五星雪阵。

    “此阵莫非就是城池上空那些五星飞器?”孟浩沉思中,又看向了饲妖丹丹方。

    “这是什么丹?”孟浩笑了笑,他自然能看出,这几样物品,是寒雪家族刻意拿出,其目的无非是引起自己的注意。

    “看来之前的一战。已让这寒雪家族更为重视起来。”孟浩想到这里,索性不去换那些材料,而是看向光柱旁的寒雪族人。

    “不知这里可否赊欠战功?”孟浩微笑开口,他话语一出,四周修士立刻纷纷一愣,齐齐看向孟浩这里,他们从未想过,居然能提出赊欠。

    此事似乎已超越了底线,尤其是此刻圣雪城危机,很快的。这些修士一个个目露奇光。

    那位被孟浩发问的寒雪家族族人,是一个中年女子。她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可就在这时,忽然光柱上,孟浩的名字后,战功的数字上,直接多出了十万,变成了十九万多。

    孟浩双眼一亮,右手抬起一指光柱内自己看重之物,立刻这光柱闪耀,片刻后从其内飞出两枚玉简,一个是五星阵法炼制之术,一个则是饲妖丹的丹方。

    此刻光柱上孟浩的名字,瞬间从第一消失,出现在了最后,其上的战功,赫然成为了负数,变成了负近五万。

    拿着两枚玉简,孟浩在四周之人的羡慕中,离开了大殿,走在空旷的城池内,回到了属于他的院子里。

    盘膝坐在莲花旁,低头看向玉简,时间慢慢流逝,黄昏时,孟浩抬起了头,目中有精芒一闪。

    “这阵法有些奇妙,可惜我对阵法不了解,不过若遇到有阵法造诣之人,就可以让其帮助布置出来。”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枚饲妖丹,此丹竟不是修士服用,而是异妖服使,也就是凶兽。”孟浩沉吟片刻,将这两枚玉简收起,盘膝打坐,恢复精力。

    数日后,月明星稀,深夜一片安静,城池外的荆刺,成为了最后的防范手段,这几天时常有墨土修士试探而来,可全部都被阻挡在外,死伤虽不多,可震慑的效果却极为明显。

    院子内,盘膝打坐的孟浩睁开眼,右手抬起一指大地,立刻四周妖气凝聚而来,刹那就在孟浩的面前,化作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渐渐清晰,成为了孟浩后,一晃飞出。

    在这城池东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四周空无一人,可不多时,就出现了一道虚影,这虚影正是孟浩。

    他走在街道上,约莫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孟浩脚步停下,转头看向身后。

    “你已跟了好久,还要跟到什么时候。”

    “孟道友不但是丹道大师,灵识更是严某所见的结丹修士里,堪称最强,竟隐隐与严某相当。”沙哑的声音传出,在孟浩身后,一片阴影扭曲,露出了严嵩的身影,他看着孟浩,微微一笑。

    “你只有三句话的机会。”孟浩淡淡开口,话语间,在这地面上,就赫然出现了一片利刺。

    “严某曾偶然得到一本密卷,其上记录了一种远古丹道,斩灵丹的炼制方法,此丹可让人突破斩灵时,具备一定的效果。

    这种丹道的传承,根据严某多年的调查,是在西漠的一处区域内,我曾去过一次,以我个人之力,无法获得。

    我需要孟道友的丹道造诣,此事若成功,此丹丹方,共同所有。”严嵩没有啰嗦,立刻开口。

    “以孟某修为,对此丹兴趣不大。”孟浩淡淡开口,转身便要离去。

    “此事孟道友可多想一想,以你的丹道造诣,突破元婴并非难事,若无斩灵提前准备,怕是单单悟道,就难斩自己第一刀,且那处区域不但有丹方,更有成品斩灵丹!”严嵩话语间,右手一挥,一枚木片飞出。

    “此物是密卷木简之一,孟道友可查看确定我言辞真假,若改变主意,也可随时以此物告诉在下,那个地方在西漠,靠近几个部落,没有我的帮助,你无法隐藏修士气息,也就无法进入西漠。”严嵩看了孟浩一眼,身影渐渐模糊,消失不见。

    ———-

    明天开始爆发!(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