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81章 每当落雪,想起我!(第二更)

    “咳咳,我听说丹鼎大师一直没有道侣,说不定你还有机会啊。”孟浩看了眼寒雪姗,打趣道。

    寒雪姗一扭头,故意不去看孟浩,可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少女的微笑,但很快又忍住。

    “我和丹鼎大师可是很熟的,帮你说话,一定非常管用。”孟浩蹲在寒雪姗的身边,笑着开口,寒风吹在他的脸上,将他的头发飘散,露出棱角分明的面孔,在这月色下,略黑的肤色也都看不出来了,透出俊朗以及奇异的气质。

    寒雪姗没能继续板着脸,笑了起来,侧头看向孟浩时,美目露出一抹飞扬之意,将她心底这段日子的失落隐藏。

    “你又不是丹鼎大师!”寒雪姗笑了后,又故意板着脸,似忍着很辛苦。

    “况且你连南域都没去过,怎么会和丹鼎大师熟悉。”寒雪姗毫不客气的揭穿她认为的真相。

    孟浩挠了挠头,笑了笑后坐在了寒雪姗的身边,二人坐在残破的石板上,四周是苍茫的废墟,天空飘着雪,寒风呜咽的吹过大地,将二人的头发吹起。

    “你不懂,虽然我没有见过丹鼎大师,可像我这样的丹道大师,我们之间实际上已神交已久。”孟浩干咳一声,露出一副学自周德坤的高深莫测。

    “等你到了紫运宗,看到了丹鼎大师,一定要问问他,是否还记得当年的风雪里,那个被他记住的身影。”孟浩抬起头。一副很唏嘘的样子,如果没有眨眼的动作以及斜眼看向寒雪姗的目光,那么或许会更逼真一些。

    寒雪姗掩口一笑。双眼明媚,望着孟浩,看到孟浩的表情后,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银铃般的声音回荡,似消散了一些心底的郁闷。

    “好好好,等我到了紫运宗。看到了丹鼎大师,一定会这么问他的。”寒雪姗笑着开口。

    “我是不是还要加上一句,当年风雪里的那个身影。曾说过一句话,每当落雪时,就要想起我?”寒雪姗眨了眨美丽的眼睛,带着戏黠之意。又说了一句。

    “这句话有些暖昧……不过没关系。我和丹鼎大师之间,关系非常人可以想象。”孟浩咳嗽了一声,笑道。

    “这是我们圣雪城内,形容两个人情感很好,在分别时,要说的话。”寒雪姗再次笑了起来,半晌之后,她拍了拍胸口。抬起下巴。

    “好吧,我原谅你了。”

    孟浩笑了笑。在寒雪姗的身边捡起地面上的雪,看着雪在手中融化,似记忆也随着雪,回到了当年的紫运宗,脑海里慢慢浮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不知你们现在是否一切安好……”孟浩抬头,望着南域的方向。

    “其实我只是崇拜丹鼎大师而已,以前和你说的,都不是真的啦,我只是想要一枚丹鼎大师亲手炼制的丹药。”寒雪姗看着孟浩捡起雪的动作,低声说道,似在解释什么。

    “能获得丹鼎大师的一枚丹药,我就满足了,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些。”寒雪姗看到孟浩的笑容,立刻瞪起了眼,认真的说道。

    孟浩摇头一笑,看了眼还带着少女娇憨的寒雪姗,略一沉吟,右手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丹药,这是一枚筑基天,是孟浩曾经炼制过的,还算不错的一枚丹药,具备了八成多的药效。

    “我送你一枚丹药。”孟浩拿起丹药,略一沉吟,指甲在上轻轻一刻,写下了一个雪字后,递给了寒雪姗。

    “这枚丹药,可要比丹鼎大师炼制的还要有价值,这份价值不是体现在丹药本身上,而是体现在它是我炼制。”孟浩微笑开口。

    寒雪姗沉默,接过这枚丹药,拿在手心里,低头看了后,正要说些什么时,孟浩已站起了身。

    “在紫运宗,如果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拿着这枚丹药,去找丹鬼大师,他老人家看了后,会帮你解决一切。”孟浩微笑开口,声音带着一抹惆怅,可寒雪姗却是睁大了眼,这番话语落在她耳中,让她下意识的就觉得,孟浩又在故弄玄虚了。

    “如果他老人家问起我……”孟浩刚说到这里,寒雪姗连忙在旁说了一句。

    “我就回答,每当落雪时,你就会想起我。”

    孟浩一愣,想到师尊听到这句话后的表情,立刻忍俊不住哈哈一笑,笑容带着开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滋味,除了他自己,无人能懂。

    笑声中,孟浩转身走下了石板,走向远处。

    可就在他走出第三步的瞬间,忽然孟浩面色一变,甚至蓦然倒退一把搂住寒雪姗,一个血崩闪,身影刹那消失。

    几乎在孟浩消失的一瞬,风雪的黑夜里,一道幽光无声无息瞬间来临,直接落在了孟浩与寒雪姗之前所在的位置,轰鸣之声惊天回荡,大地震动,孟浩与寒雪姗之前所在的坍塌屋舍,此刻直接成为了飞灰。

    不远处,孟浩眼中露出寒芒,看着风雪里,此刻从远处呼啸而来的一道道深意,抱着寒雪姗姗快速后退。

    此刻寒雪家族之人,也都纷纷惊醒,四大长老以及寒雪暴,还有二百多修士,用最快的速度起身。

    “这是要对我寒雪家族赶尽杀绝么!”寒雪暴眼中露出怒意,他虽说修为跌落,不再是斩灵,可毕竟曾是绝顶强者,此刻能展现出的,也有元婴后期大圆满的实力,话语间他右脚抬起,狠狠一跺大地。

    地面嗡鸣,一道道裂缝环绕八方,惊天而起,化作了一片荆刺光幕,这些荆刺冲天,笼罩八方,立刻将外界的攻击阻挡,一时之间轰鸣之声滔天不断。

    顺着荆刺。可以看到在外面的风雪里,有近千个修士身影存在,其中有八个身影最为惊人。站在半空中的他们,四周没有任何风雪可以靠近,全部在临近时如被撕裂。

    这是八个元婴修士,其内有六人来自西漠,唯有二人属于墨土宫,这一场对寒雪家族的灭杀,是西漠完全发起。

    一位斩灵修士的灭亡能起到的威慑。绝非只有这区区数日,显然,这些人之所以敢来。是因知晓了寒雪族的真正虚实。

    轰鸣之声不断传出,来自四周一千多修士以及那八个元婴老者的术法神通,在这轰击中不断地摧毁四周的利刺。

    大地震动,寒雪家族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变化。沉默不语。

    “难怪这么快就来临。原来是有西漠星宿部落之人的推衍!”寒雪暴眼中寒芒闪过,目光落在风雪深处,旁人看不到的区域内。

    孟浩护着寒雪姗走来,在寒雪姗回到了其族人身边后,孟浩听到了寒雪暴的话语,看向棘刺外的风雪,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右眼瞬间连续眨动了七下。眼前的世界蓦然一变,似乎成为了黑白。与此同时,一个在风雪里,之前孟浩没看到的身影,此刻也显露在了他的目中。

    那是一个穿着白袍之人,看不清面孔,只能看到抬起的双手充满了干枯与皱纹,在此人的面前,有一个黑色的碗,碗中有浑浊的水,似在施法。

    几乎在孟浩看去的瞬间,这白袍人似有所察觉,猛的抬头,孟浩心神一震,他看到了一个目光,一个双瞳之眼。

    心中一秉,孟浩立刻斩断了术法,眼前的世界恢复如常。

    “你也看到了?”寒雪暴转头,望着孟浩。

    孟浩凝重的点了点头。

    “那是西漠三大部落之一的星宿部落,擅长推衍,认为天空星辰,皆为妖。”寒雪暴淡淡说道。

    他话语刚说完,一声轰鸣巨响传出,荆刺外,风雪里走来了三尊巨人,每一个身高都在五十丈左右,大地震动,这三尊巨人手持巨棒,猛的冲来。

    天空上凄厉的嘶吼回旋,一条条蛟龙闪烁而出,直奔大地。

    更远处,一辆辆战车幽光闪耀,不断地轰击,还有那八个元婴修士,身边术法弥漫,法宝激荡虚无。

    “不要理会外界,你等专心开启阵法!”寒雪暴声音回荡时,他身后寒雪家族四大长老以及族人,都低头称是,各自去完善地面的阵法,不断地尝试开启。

    荆刺震动,层层碎裂,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似乎荆刺也都无法坚持太久,也就是一个时辰,四周的荆刺立刻崩溃开来。

    叹息从寒雪暴口中传出,他右手一挥,又一枚荆刺种子催化,环绕四周,再次阻挡。

    “可惜有那星宿部落之人在,被他严重的压制了荆刺。”寒雪暴神色露出焦虑,可就在这时,忽然此地的阵法,突然散发出了微弱的光芒。

    “开了,老祖,阵法开了!!”寒雪家族的族人,立刻有人带着狂喜喊出。

    孟浩立刻回头,看到了地面上的阵法,正渐渐明亮,散出传送之芒,看起样子,估计再有一段时间,就可完全打开。

    所有寒雪族的族人,都立刻振奋,可突然的,大地轰鸣,远处有一道惊天的光,似集合了所有人的术法,集合了所有的法宝,形成了一道毁灭之光,化作了一颗星辰,以难以形容的速度,直奔这里而来,轰鸣间,直接粉碎了荆刺。

    寒雪暴低吼,右手抬起一挥,四周荆刺再次出现,他的身体也随之冲出,掐诀之下,向前一挥,立刻有风暴呼啸而去,轰鸣中,毁灭之光幻化的星辰崩溃,而寒雪暴也喷出鲜血,身子踉跄退后,神色一下子萎靡。

    “老祖!”寒雪族人一个个上前,神色露出悲愤,寒雪姗咬着下唇,面色苍白,只是经历了太多之后,如今的她已经不害怕了。

    孟浩沉默不语,他望着清晨的天空,看着那些西漠的修士,双眼露出奇异之芒,遥望更远的地方。

    “算算时间,应该快来了……”孟浩内心喃喃,忽然的,他双眼猛地一凝,在遥远的天空,他看到了一片横扫天地的雾气。

    “信五爷,得永生……左三圈,又三圈,屁股扭扭……”隐隐传来的声音,让孟浩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笑容越来越浓,到了最后,开心的笑声传遍四周。

    ———-

    这几天爆发,耳根已经晕了,之前出现了笔误,错把金丹后期写成了金丹中期,向大家道歉……

    第二更送上,最后10个小时,来来来,道友们一起高呼:我清仓,我骄傲~~(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