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83章 永恒一息!(第四更)

    蚕,一种身体内没有发音结构的生命,可在这一瞬,在蜕变成为无目的刹那,它具备了此生,唯一的一次声音。

    这声音,是蚕鸣!

    在传出的一瞬,孟浩双耳嗡鸣,

    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仿佛静止了……无目蚕,一生只一声,一声静世界一息!

    在这一息内,孟浩四周的所有存在,风也好,人也罢,天空,大地,一切的一切,都瞬间静止……

    奔跑的五千多修士,卷起的尘土,形成的法术波动,连带着这片区域内的所有,波及了更大的范围,覆盖了整个墨土大地。

    弥漫了西漠,笼罩了南域,横扫了天河海,传入到了东土,使得东土的世界,北漠的羌笛,在这一刹……全部静止!

    这是一种绝对的静止,元婴也好,斩灵也罢,就算是问道强者,也都在这一刻,于这静止中,似……被掠夺了生命中一息的时间!

    这种掠夺,他们甚至都很难发现!

    这,就是无目蚕出世后,向着天地,展现出的属于它的疯狂与难以形容的霸道,无目,本没有生命,所以需要掠夺,掠夺天地间,一切存在,一切生命,一切物质在时光的流逝中……属于他们的一息。

    草木,凶兽,凡人,修士,芸芸众生,所有的所有,都在这无声无息中,在这天地的静止中,失去了一息。

    这一息很少很少,可若凝聚了整个天地内的一切存在,那么这一息之多。成为了万年!

    整个南域。整个西漠。整个东土,整个北漠,没有任何存在,能察觉到自己生命中,被掠夺的这一息,就算是问道巅峰,也都没有办法,去察觉到那一息的消失。感受到世界在这一息陷入静止。

    唯有仙!

    除了仙,无人可查!

    可即便是察觉不到,但生命中少了一息,使得时间发生了错落,修为越高,在这一息,受伤越大!

    这一息,属于无目蚕,属于孟浩!

    南域大地,往生洞内。在这静止的一息中,有一股惊天的波动。一瞬冲天而起,隐隐化作了一个身影,这身影似由无数气息组成,此刻在天地内,猛地看向墨土。

    “无目仙蚕……”

    西漠大地,整个西漠最神秘的地方,这里一片残骸,可在无数年前,此地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名字,它叫做……踏仙桥!

    如今,这里已残破,可就算是残破,它依旧是西漠最神秘之处,没有之一。

    此刻,在这片无尽的废墟中,有一声苍老的叹息,隐隐传出,似有若无。

    “仙蚕出世了么……可又不像,它太弱了……”

    东土、北漠,天河海,同样在这一刻,有微弱的气息传出,渐渐消失。

    与此同时,在这静止的一息内,一张巨大的面孔,蓦然间从包括天河海在内的整片天空上,一闪而过。

    西漠的一处山林内,一个老者正坐在山上,面前一张画幕,正画着远处的山水,这一刻,他拿着画笔的手一顿,抬起了头。

    “仙蚕……是那个孩子……既与他有缘,再帮一次好了。”这老者摇头,右手拿着画笔一挥,一片墨飞出,洒遍天地。

    他是,水东流。

    直至一息的时间,刹那而过后,东土天潭上,季家曾经与丹鬼一战的老者,垂钓的鱼竿,啪的一声丝线断了。

    一口鲜血喷出,这老者一脸骇然。

    “发生了什么事……”

    天河海上,有一座漂浮的岛屿,这岛屿此刻正在海浪中起伏,岛屿上居住了一个国度,有山,有北海,有云杰县,有修士,这里是赵国。

    这里是靠山老祖!

    在世界恢复的一刹那,岛屿猛地震动,岛屿外,一颗庞大的头颅猛地从龟壳内伸出,抬头望着天空,露出茫然。

    南天星上,这一刻,如此之变,在不多区域内,同时出现。

    墨土大地,孟浩呼吸急促,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无目蚕,他之前在喂养寒雪蚕时,看似如常,可实际上内心也存在了谨慎。

    毕竟当日他获得此法的方式,是逼问出来,就算这消息是真,可若九真一假,也着实让人无法分辨。

    所以孟浩的心底,始终小心。

    可就算是当日告诉他有关无目蚕之事的墨土修士,也都无法想到,无目蚕出,竟如此惊人!

    实际上他的九真一假中的假,是这无目蚕的出现,需要难以想象的桑霆叶,而就算是整个南天星上所有的桑霆叶加在一起,也都无法满足需要。

    他也从来没想到过,孟浩这里竟如此妖孽,居然真的蜕变出了无目蚕。

    这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且重点是,一旦寒雪蚕吞了第一片桑霆叶,若无法将喂养推到一定的程度,那么它的身上,会爆发出惊天的毁灭,足以毁灭方圆百里的一切存在。

    这也正是那位修士自身的打算,他看中的不是传说里的无目蚕,而是这种恐怖的毁灭,这相当于是可震慑人心的至宝。

    孟浩深吸口气,他隐隐察觉到了之前无目蚕的惊人举动,此刻这无目蚕在他的手心内,一动不动,可却有浓郁至极的生机之力,被孟浩感受到,这生机之强,让孟浩想到了那静止的一息。

    这股生机,超越了他看到过的一切生命,甚至就连血獒都无法与这无目蚕比较,就算是面对斩灵强者,似乎也都远远不如这无目蚕的生机。

    这股强烈的生机,外人感受不到,唯有孟浩这里才可以清晰的察觉,因为他与这无目蚕之间,存在了一个旁人无法斩灭的联系,这联系从寒雪蚕时连接,随着寒雪蚕的蜕变,已然根深蒂固,烙印在了这无目蚕的生命中。

    正是因这种随着蜕变而出现的烙印,如同是烙印了两次,其紧密的程度,超出了常人所想,超出了术法之外,可以说,这天下,已少有什么力量,可以斩灭孟浩与这无目蚕之间的关联,那种如此蚕成为了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让孟浩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此蚕身上,那种浓郁的近乎恐怖的生机。

    也唯有这样的生机,才可以量变之后,获得了属于无目蚕的那种惊人的神通!

    蚕不灭,丝不断,丝不断,蚕不灭!

    ——————–

    这章写了很久,也改了好几次,试图找到一种更好的味道,一息与永恒之间的融合,可能力有限,改了很多,只能到这种程度了。

    此刻疲惫,最后这几天的连续爆发,累的不是身体,而是大脑,请允许我休息一下,好么。(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