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92章 乌神大战?

    这与他在南域,在墨土的经历,完全不同,似乎在这里……人们的天性都单纯了不少。

    “不对啊,不是都说西漠修士心狠手辣,生活贫瘠,所以更为混乱么?”孟浩实在想不懂原因,正迟疑中,忽然看到远处有一道长虹呼啸而来,化作了一个中年男子,此人神色倨傲,身体高大魁梧,到来后出声问询,道出了要成为客卿之事。

    乌海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给了此人一个令牌,另有人过来将其带走。

    这一幕发生在孟浩的眼前,让孟浩心底的不可思议,更多了。

    “道友还没考虑好?来吧,加入我们乌达部,辉煌的未来在等着你!”乌海看了孟浩一眼,见孟浩神色迟疑,笑着开口。

    “以在下的修为,成为乌达部客卿后,不知需要做什么?”孟浩神色露出犹豫,问了一句。

    “道友的修为还不错,我乌达部的客卿,一般来说在考核期内,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成为战修,加入客卿战队,成为其内一员,以对部落的贡献多少,可减少考核期的时间。

    另外一个,则是饲养低阶异妖了,我觉得道友适合后者,怎么样,饲养异妖没有任何危险,而且一旦饲养的不错,也可以减少考核期的时间,况且这异妖是部落里每一个成年礼后的族人,都需要拥有之物,到时候少不了要去找你。

    这位兄弟,听我乌海的,绝对没错。”乌海拍着胸口。大声说道。

    孟浩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异妖二字。让他脑海浮现了圣雪城外那些凶兽以及司龙,沉吟时,孟浩想到了玉简内关于西漠部落的介绍里,曾有过一句描述。

    在西漠,一个部落的强大与否,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人口,而是异妖的数量。三是强者的修为,这三方面的强弱,决定一个部落是否强悍。

    可见异妖对于西漠部落的重要性。

    想到这里,孟浩心中一有决断,不管这进入乌达部成为客卿是否简单的不可思议,其内是否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秘,但既然来了,就没有退的道理。

    正要点头时,忽然孟浩心神一动,余光看了眼天空。

    就在这时。四道长虹在天空呼啸而来,这四道长虹内有四个西漠修士。彼此都拉开距离,相互冷视,可却一起同行,直奔乌达部落而来。

    乌海也看到了这四道长虹,面色一变,立刻急声向着孟浩开口。

    “怎么样兄弟,快些同意吧,加入我乌达部……”他话语还没说完,立刻天空四道长虹呼啸而来。

    “道友不要着急答应,我乌兵部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胡说,我乌黯部,才是最强!”

    “你们都闭嘴,我乌斗部才是乌神正统!”来临的四道长虹化作了四个身影,年纪看起来都是三十左右,修为全部都是筑基,正相继开口。

    孟浩双眼一闪,微笑灭有说话。

    乌海大怒,看向这四人,眼中露出不善。

    “怎么的,今天要在这展开一场乌神大战不成!”乌海上前一步,修为轰然爆发,那来临的四人哈哈一笑,纷纷上前。

    “可不怨我,是乌斗部的人先去的我那里,这样我们两个才去的其他部落,转了一圈,这不就来到了你们部落。”

    “该死的,每年这个到了招揽客卿的时候,这几个部落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彼此明争暗斗,相互抢夺客卿。”乌海内心愤怒,可却没有办法,此事他这几天也做了不少。

    “这位道友,别听他们的,我乌炎部,才是最强大的部落,成为乌炎部的客卿,你可以享受更多的待遇,绝对比这里好多了。”四人中,再次有人劝说起来。

    以孟浩的阅历,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几个部落之间的问题,此刻微微一笑,索性退后两步,不参与其内。

    “好,我们来场乌神大战,来决定这位道友,成为哪一个部落的客卿!”乌海冷笑,修为散开时,一字一字开口。

    其他四人,也都相互看了看,神色凝重。

    此刻乌达部的族人,有不少看到了这一幕,纷纷来临,环绕在四周,可却不是要出手,而是露出感兴趣之意,似这一幕对他们来说,习以为常的同时,也代表了乐趣。

    “乌神大战?正好借这个机会,来看看这五个部落之间的不同之处。”孟浩若有所思,再次退后了几步,只是心底有些疑惑,为何这四周的族人,一个个都是这般轻松地神情。

    “这一次我乌兵部先来,乌兵部,乌神大族分化出来的第一部落,图腾妖兵,传承西漠整个大地,西漠唯我乌兵独尊,整个西漠,舍我其谁!”乌兵部的修士,上前一步,傲然开口。

    “我乌斗部,是乌神大族的正统,图腾斗妖,右手内掌握了西漠大地,谁能与之争锋!”乌斗部族人,此刻神色执着,带着一抹疯狂,大声说道。

    “无耻!!”

    “太无耻了,居然这么来形容自己的部落!!”四周几人立刻纷纷心底咒骂,孟浩在一旁皱起眉头,他觉得这乌神大战,与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

    “哼,正统也好,不正统也罢,我只知道,在乌神部落还没成长起来时,只有乌炎部落存在,炎火焚烧大地,将整个西漠燃烧了十万年的,就是我乌炎部落的先祖!”

    “你们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天大地大,西漠之所以叫做西漠,是因我乌黯部落存在,因我们存在,所以才有了西漠!”

    随着几人陆续的开口,孟浩神色越发古怪,内心已连连长叹,他算是发现了,这所谓的乌神大战,之所以四周有人围观,是因为这根本就是一场吹牛大战!

    比的,不是术法,不是修为,而是吹牛。

    在客卿面前,看哪个部落的族人吹牛吹的足够……

    孟浩干咳一声,这种比试,他前所未闻。

    “你们算得了什么,我乌达部,传承西漠,掌握乾坤,图腾大树,支撑西漠天。”乌海大吼,可无论是气势还是言辞,都明显不如其他几人,话语刚一说出,立刻就迎来了四道轻蔑的目光。

    孟浩暗自摇头,乌海的话语一听就不符合吹牛的原理,落了下层,此刻干咳一声,向着几人一抱拳。

    “多谢诸位道友抬爱,只是在下最后还是决定,选择乌达部了。”孟浩一脸笑容,抱拳一拜。

    乌海立刻精神一振,可其他几人却是面色难看。

    “莫非道友看不起我乌炎部?”

    “没错,难道你看不起我等,若没有乌神大战也就罢了,既已开始了大战,你选择那一家,需要说出道理来!”

    四人立刻看向孟浩,露出不悦。

    孟浩脸上有些腼腆,他觉得有必要让这些人知道,什么才叫做吹嘘。

    吹嘘,是一种天地间永恒的法则,从有生命开始,它就始终存在,没有任何生命可以逃过它的魔爪,没有任何修士,可以不被它所迷惑。

    它无所不知,它也毕竟永恒长存。

    孟浩咳嗽了一声,脸上的腼腆依旧,只是在这腼腆外,又多了一层神圣。

    “我之所以选择了乌达部……”

    “乌达部,它是西漠天,它掌握了大树图腾,那颗树,是春秋树,是上古建木,是远古的天地之桥!

    整个西漠在它的眼中,只是岁月长河中的一次闪烁,整个大地在它的心中,只是无数次苏醒中,偶然一次的睁目。

    掌握了时间的永恒,掌控的天地的四季,这才乌达部!”孟浩声音回荡时,那四个来临的西漠修士愣了,内心在这一刹那,仿佛被某种力量震动,使得头皮发麻,看向孟浩的神情,如同是见了鬼。

    “无耻!!”

    “太无耻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他又不是乌达部的族人,居然将乌达部形容的如此夸张!!”

    “该死的,按照他的术法,这乌达部岂不是比乌神大部还要强大,还有深不可测,无耻之极!!”

    在这四人内心疯狂咒骂之时,乌海睁大了眼,他忽然觉得有些脸红,四周的乌达部的族人,也都一个个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一片安静。

    “乌达部的大树,它诞生了无数的生命,东土之所以有大唐,是因一次乌达部的大树滴落了生命的泉水,北漠羌笛的萧瑟,是因乌达部的大树一次皱眉的凝望。

    而南域之所以富饶,是因乌达部的大树将一粒泥土赏赐,至于西漠……这里是乌达部大树的故乡,这里是乌达部的家!

    乌达部,它伟大,神圣,它是西漠的天,它是南域的云,它是北漠的膜拜,它是东土的圣人。”孟浩的声音包含了丰富的情感,此刻回荡时,乌海的脸更红了,神色有些恍惚,脑海下意识的起了一个疑问。

    “他说的,是乌达部?”

    不仅是乌海有这个想法,四周的乌达部的族人,也都一个个面色古怪,可却忍不住激动起来。(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