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399章 请前辈救我

    数日后,乌达部落的山峰中段,这里环绕山体,有一排略有奢华的屋舍,木质结构,可此木是山林中数百年的灵木,拥有一定的灵气,搭建的屋舍,堪比小型的聚灵阵,平日里若在这样的屋舍内起居,对修行有不小的帮助。

    能居住在这里的,唯有乌达部的三大血脉后裔。

    乌尘就是居住在这里,此刻的他正在自己的屋舍内,狠狠的将一个陶罐,用力的仍在了地上,随着陶罐四分五裂,化作了大量的碎片四散,乌尘愤怒到了极致的声音,在屋舍内咆哮回荡。

    “乌阿里,你逼人太甚!!”乌尘披头散发,眼中露出强烈的怨毒与疯狂,身体颤抖,双目更有杀机,一拳打在了身边的木屋墙壁上,这一拳过去,整个屋舍一震,随之出现了灵力波纹,化解了乌尘的修为,更有一定程度的反震,使得乌尘的右手,绽出了一道伤口,鲜血滴落。

    “以我父亲当年为部落立下的功劳,换取来的一枚图腾令,凭什么分配给你,那是我的,是我父亲当年以战功换来!!”乌尘死死的握住拳头,毫不在意伤口的滴血,咬牙吼着,似在发泄。

    只是随着发泄,浮现在他心底的是无奈与脸上的惨笑,抬头看着木屋外的天空,乌尘觉得整个世界对他而言,都是黑色的。

    就在这时,屋舍的门被人推开,阳光恍如进来,刺入乌尘的眼中,他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熟悉的感觉。让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姐……”乌尘苦涩的开口。

    “我已帮你安排。你与乌阿里之间,举行一场公平的异妖对斗,胜者获得图腾令。”说话的是一个女子,高挑的身姿,黑色的秀发,尽管衣着朴素,可却难掩天生丽质,只是那常常皱着的秀眉。使得这女子哪怕容颜很美,可看起来,心思很重。

    她看了眼地面上的陶瓷碎片,又看了看乌尘,声音也都柔和了一些。

    “凭什么!!”乌尘一下子抬起头,眼中弥漫了血丝。

    “那是父亲的战功换来!”乌尘神色内满是狰狞,对于乌达部落,他心底有太多的不满,这些年来始终听从他姐姐的要求,一切都忍。可如今,就连图腾令也都要失去。这图腾令对他而言极为重要,是可以让凝聚图腾变的更容易,甚至直接传承先祖一部分图腾力量的奇异之宝。

    “此事既是部落族公的安排,你必须要听从,好了,我去恳求三阶司龙水木大师,为你换取一只二阶异妖,来完成这一次公平的妖斗。”女子看着歇斯底里的乌尘,欲言又止,可轻叹一声,目中露出溺爱,轻声说道。

    “乌阿里的异妖是二阶飞蝠,是五阶司龙亲自饲养出来,寻常二阶异妖怎么能赢,妖斗……好一个公平的妖斗!”乌尘心底极不甘心,沉默中他猛然间脑海如有闪电轰隆一声呼啸而过。

    “妖斗……异妖……青狼!”乌尘猛地抬头,双眼瞬间露出强烈的光芒,似绝望的人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若我能求到那位前辈相助,区区乌阿里,必败无疑,我就可以拿回属于我的图腾令,更可一战崛起!”乌尘呼吸急促,双眼越加明亮,带着强烈的渴望,立刻站起了身,就要向外走去寻找他心目中神秘莫测,定是前辈高人的孟浩。

    乌尘的姐姐,皱了下秀眉,看了眼乌尘后,没有去阻止,但却跟在了乌尘身后。

    乌尘迟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姐姐的跟随,向前快速走去,下了山,直奔后山饲妖区域,看着那一处处院子,闻着此地特殊的味道,乌尘心中有些患得患失,忐忑中匆匆走去。

    不多时,就来到了孟浩的院子外,站在那里,乌尘迟疑了,他的姐姐,那位高挑美丽的女子,一路跟着乌尘走来,此刻皱起秀眉,她有些不太理解,提起异妖,乌尘为何要来到这里。

    “乌尘……”女子轻声开口。

    乌尘没理会他姐姐,看着闭合的院子门,他一咬牙,猛地上前,带着恭敬,没有一把推开,而是抱拳深深一拜。

    “乌尘拜见前辈。”

    他大声开口,声音传开,其旁那位女子双目立刻一凝,她了解自己的弟弟,知晓其平日里在部落内的怨气,化作了一些行为上的跋扈,除了有限的几人,他从来不会客气。

    像现在这样的恭敬,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尤其是……她明显的看出,自己弟弟如今的恭敬,绝非表面,而是发自肺腑。

    “此地……”女子抬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关闭的院子门。

    “晚辈乌尘,拜见前辈,还请前辈允许晚辈一见。”乌尘等了半晌,猛地一咬牙,再次开口,这一次声音更大,传遍四周时,立刻引起了附近的其他几处院子的饲养异妖之修的注意,有那么几人推开了院子门,看了过来。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乌尘与其旁那位美丽的女子,略一思索,就认出了二人的身份。

    乌尘的姐姐,此刻内心已有不愉,在她看来,自己与乌尘毕竟是三大血脉后裔,这些客卿不是族人,虽说不需要对自己这里太过恭敬,可必要的尊重却是必须要有,可这院子的主人,竟在乌尘两次拜见下,始终没有出声,这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冷哼一声,正要上前推开院子门,去看看让自己弟弟如此客气的修士,到底有何本事。

    可她刚一上前,乌尘那里立刻阻止,甚至神色都露出了哀求。

    女子看到乌尘的表情,心底一软,暗叹一声,不再上前,可心中对于这院子的主人,不满之意更多。

    四周的院子内,随着不少修士都走出观望,阵阵低声的议论也随之传出。

    “这是三大血脉的后裔吧,听说过他们姐弟二人,不过他们来到这里,为何要去拜一个小小饲妖之修?”

    “就算是拜,也应该是去拜水木大师才对,这个院子里的修士姓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怕是水木大师表面客气,实际上不舍得异妖,所以他们退而求其次?可就算再如何,也没必要来选择一个没有丝毫名气的饲妖修吧。”

    阵阵言辞传入乌尘与他姐姐耳中,他这里没有什么心绪变化,依旧是紧张中带着患得患失,可他姐姐却是面色渐渐阴沉。

    就在这女子的忍耐已到了极致时,院子的门无声无息的开启,一个温和好听的声音,从院子内悠悠传出。

    “进来吧。”

    随着话语的出现,乌尘立刻精神一振,神色带着激动,深吸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再次抱拳深深一拜,这才小心谨慎的走入院子内,那女子阴沉着脸,也随之踏入院子。

    目光一扫,就看到了盘膝坐在那里的孟浩,还有孟浩的一旁,五只趴在那里假寐的青木狼。

    在看到这五只青木狼的瞬间,这女子双眼一凝,这几只青木狼,除了其中一只略次外,其他几只都可称为二阶中的上品,她忽然明白了弟弟为何对此人如此客气。

    “不过在西漠擅长饲养异妖的修士,并不少见,乌尘历练不够,误以为对方具备一定的实力,怕是与此人的蛊惑也有关系。”女子双眼寒芒一闪,内心冷哼一声。

    “还请前辈救我……”乌尘刚一走入院子,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一幕,让他姐姐再次皱起眉头。

    孟浩睁开了眼,目光扫过乌尘与其旁的女子,对这女子的心态一眼就看出,没有去在意,而是凝望乌尘。

    “这几只青木狼,你的确是驾驭不了。”孟浩平静说道。

    “晚辈不求驾驭,只求前辈相助,实在是那乌阿里欺人太甚,斗妖一战,晚辈身边没有异妖,就算是有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前辈救我,只求前辈在旁,暂时作为晚辈的司龙就可,一切要求,只要晚辈能做到,必定誓死完成!!”乌尘跪在那里,言辞诚恳,带着哀求。

    “乌尘,你起来!”那女子眼中露出寒芒,厉声开口。

    乌尘看都不看他姐姐,只眼巴巴的望着孟浩,眼中的哀求更浓。

    孟浩沉默,半晌后双眼精芒一闪。

    “我需要乌达部落的图腾烙印之法。”孟浩忽然开口。

    “这不可能!!你身为客卿,竟提出如此要求,是何居意!”乌尘的姐姐听到孟浩的话语,猛地抬头看向孟浩,身体上瞬间出现了图腾之光,那是两个图腾,代表了这女子的修为,到了筑基。

    孟浩没有理会这女子,而是看向乌尘,等待对方的答案。

    乌尘迟疑了一下,图腾烙印之法,是一个部落的核心之术,客卿很难得到,按照道理他是不可能给出,外人若想获得,除非自己心甘情愿的说出,否则的话,就算是搜魂也无法得到,每一个部落的核心族人在出生时,都会有部落图腾祝福,可免魂魄记忆被搜之事。

    但想到部落这些年对自己的不公,乌尘一咬牙,神色露出一抹癫狂。(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