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10章 淳朴的大地祭祀

    乌达部的族人,包括族公祭祀以及大长老在内,他们都看到了这道杂光,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带着疯狂与执着,直奔强大的天方兽而去。

    “多么忠心护主的异妖……”大地祭祀轻叹一声,很是感慨,他见过很多异妖,可这种为了主人的安慰,自己发狂之下,不顾一起,不畏生死的异妖,是不多见的。

    鹦鹉的激动,看起来就是执着,鹦鹉看到没试过的带毛凶兽时露出的兴奋,看起来就是忠心护主。

    不仅仅是大地祭祀这么认为,此刻乌达部的很多族人,在看到这一幕后,都对杂光内的鹦鹉,有了深深的敬佩。

    他们看着鹦鹉化作的杂光,刹那间直奔天方兽,在天方兽一声咆哮中,鹦鹉不顾一切,哪怕是拼着死亡,也要与天方兽同归于尽般,呼啸冲击,转了个圈,直奔天方兽的身后,一冲而去。

    “这鹦鹉异妖不俗,它竟知晓天方兽唯一的弱点就是身后!”大地祭祀很是诧异,目中的欣赏更浓了。

    可其旁的天空祭祀,却是神色有些古怪,似带着迟疑。

    乌达部的大长老,睁大了眼,他看着眼前这一幕,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还有族公,此刻也是面色变了一下,眼睛睁大,先是看了看大地祭祀,又看了看半空中的鹦鹉,也有迟疑。

    孟浩在远处,听到了大地祭祀的话语,立刻干咳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大地祭祀。发现此人是真的对鹦鹉欣赏。心底感慨对方淳朴的同时。对自身这些年的默默改变,也有一些感慨。

    就在这时,鹦鹉已带着它的执着,带着它的梦想,如敢死队般,红着眼,兴奋中带着哆嗦,、眼看就要冲入天方兽的体内。可关键时刻,天方兽身子蓦然一闪,消失不见,出现时已在了另一个方向。

    它似察觉到了鹦鹉的目的,顿时目中露出了愤怒,仰天猛地大吼。

    “天方!!”

    随着它的嘶吼,鹦鹉很是狼狈,身子被冲击的倒退开来,很难接近,显然面对这只天方兽。对它而言,也很是困难。可鹦鹉是绝对不会被困难打倒的,它在半空也是尖声嘶吼了一声,神色越发兴奋,双眼冒光,那是激动与色眯眯的姿态融合在一起,形成的一股类似猥琐的龌龊,化作杂光,再次冲向天方兽。

    “忠妖,这绝对是一只难得的忠妖,你们看它都受伤了,可依旧执着,依旧勇敢,不畏生死!”大地祭祀神色露出感动,大声开口。

    “孟大师能有如此忠妖,实在是他的幸运!”

    “没错,这只异妖虽然外表有些难看,可它的品德,却是值得人们去赞扬!”

    乌达部的族人,有不少也是这么认为,他们淳朴的心神,此刻看着鹦鹉,甚至有人内心羡慕,暗中渴望自己也能获得这么一只如此忠心耿耿的异妖。

    可就在乌达部的族人,还有那位大地祭祀对鹦鹉的行动所感慨时,突然的……

    “不要跑,小乖乖,让五爷来征服你!”鹦鹉大吼,速度更快。

    可它这一声大吼,回荡了八方,落入乌达部落的族人耳中,让他们听到后,一个个顿时面色古怪,目瞪口呆,鹦鹉这话语里透漏出的含义,实在是让此地之人,有些无法置信。

    “它竟然还会用计!!”大地祭祀也是愣了一下,可很快就神色更为欣赏,露出明悟的神情,长长一叹。

    “这是多么伟大的情操,才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去阻止这只天方兽伤害它的主人!”

    随着大地祭祀的话语,尽管有些牵强,可还是有一些乌达部的族人愿意相信,只是更多的人,都已面色古怪,天空祭祀在旁下意识的看了眼大地祭祀,有新提醒,可迟疑了一下后,唯有苦笑。

    大长老呆了一下,似乎第一次认识大地祭祀般,多看了他几眼。

    还有乌达部的族公,则是神色越发古怪,一样苦笑。

    孟浩再次咳嗽了一声,越发觉得大地祭祀的淳朴,是自己少见的。

    此刻半空中,鹦鹉尖嘶中冲向天方兽,天方兽怒吼,一股冲击蓦然从他身体上扩散开来,化作一股恐怖的波纹,直接散开时,鹦鹉首当其冲,如被狂风横扫,倒退开来,没有靠近成功,但它的执着以及兴奋,却是越挫越勇,要试试这只天方兽的信念,更为坚定。

    “嗬哟,还挺会挣扎的,挣扎吧小乖乖,你越是挣扎,五爷就越是兴奋!”鹦鹉大吼,再次冲去。

    速度之快,在临近天方兽的刹那,鹦鹉身体砰的一声,竟化作了数百个身影,从四面八方直奔天方兽而去。

    “挣扎吧,小乖乖,在五爷的冲击下,挣扎求饶吧!”鹦鹉兴奋的大吼,直奔天方兽,在天方兽的怒吼冲击下,尽管鹦鹉的身影几乎全部都破碎,可还是有一只,成功的从其身后直接冲入到了天方兽的身体内。

    在进入的刹那,天方兽身体一个哆嗦,神色露出茫然,可很快就化作了一股羞辱与前所未有的疯狂,嘶吼之声惊天动地,超越了之前一切轰鸣巨响,回荡天地,掀起惊天风暴!

    “嘶吼吧,你就算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能来救你!”鹦鹉啪的一下,重新出现在了半空中,身体兴奋地哆嗦,双眼冒出光芒。

    这一刻,四周乌达部的族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很多之前觉得鹦鹉忠勇之辈,此刻面色苍白,如同他们的世界坍塌,呆呆的看着半空中,那只都无法用猥琐来形容的鹦鹉。

    大地祭祀再次愣了一下,可很快的,他的双眼露出了强烈的光芒,那是一种欣赏,更是一种理解。

    “为了引怒这只天方兽,这只鹦鹉异妖竟不惜去用言辞挑战,这需要多么大的智慧,多么值得赞扬的勇气!

    孟道友,能有此异妖,是你莫大的气运!”大地祭祀长叹一声,话语刚出口,乌达部族公那里实在是忍不住,有心想要提醒一句,可看到大地祭祀那执着以及欣赏的目光后,乌达部族公长叹一声,不再开口。

    大长老那里,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大地祭祀,其旁的天空祭祀也是神色越发古怪,二人相互看了看,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苦笑。

    就在大地祭祀话语传出的同时,鹦鹉那里尖锐的吼了一声,身体瞬间冲出,直奔天方兽而去,天方兽怒吼,这一个兽一个鸟,立刻在半空进行了一场进攻与防守之战,鹦鹉是攻,天方是守……

    一时之间,吼声连连,直至鹦鹉大叫一声,不知用出了什么手段,不惜拼着重伤,强行突破,冲入到了天方兽的体内后,天方兽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凄厉嘶吼,眼中竟露出惊恐,居然在半空身子一晃,刹那间不再理会孟浩与这里的妖气,而是转身急速远去。

    鹦鹉身体重新幻化出来,带着兴奋与颤抖,带着一股征服了没试过的凶兽的自豪,再次一声尖吼,直奔天方兽追去。

    “小乖乖不要跑,来来来,五爷这里还有好多姿势没有试过,你别跑!”鹦鹉大叫,激动地化作一道长虹,向着天方兽追去。

    这一幕落入乌达部的族人眼中,同时也被其他几个部落的强者神识察觉到,纷纷都是心神震动的同时,泛起了难以形容的古怪。

    天方这种奇兽,竟不战而逃……此事本就让他们震惊,可更震惊的,是这只悍不畏死的鹦鹉,其攻击的方式,居然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看着鹦鹉远去,孟浩松了口气,召唤鹦鹉出来,他本已做好了心里准备,可看到四周乌达部的族人古怪的神情,再看到大地祭祀那欣赏赞叹的目光,孟浩觉得自己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再召唤鹦鹉出现了……

    随着人群的散去,乌达部的族公苦笑的看了孟浩一眼,勉强说了一些恭贺孟浩图腾烙印的话语后,摇头离去。

    大长老看向孟浩的目光,已带了一丝凝重,罕见的向着孟浩抱拳,转身与一样复杂的天空祭祀,离开了后山。

    唯独大地祭祀,似有心与孟浩谈论一些鹦鹉,可看到孟浩神色上居然没有丝毫担心鹦鹉的安危后,他心底很是为鹦鹉觉得不忿,连带着对孟浩,也都有些不悦,转身化作一道长虹,竟向着鹦鹉所去的方向追去。

    孟浩除了苦笑,已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目送大地祭祀远去。

    “不知若有一天,这位淳朴的大地祭祀知道了鹦鹉的秉性,会不会觉得天空不再蔚蓝,人生不再美好……”孟浩幻想了一下那一幕,心底对大地祭祀颇为同情,身子一晃,回到了他的院子内。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天,大地祭祀在第二天黄昏时归来,神色有些恍惚,面色苍白,似整个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路归来后,直接选择了闭关。

    与此同时,孟浩发现自己这两天外出的几次中,所有看到他的乌达部族人,都神色露出敬畏,甚至隐隐带着恐惧,好似不敢接近,又不敢得罪般,只要一看到他,就立刻额头冒汗,匆匆避开。

    隐隐的,有关鹦鹉的邪恶,似乎波及到了孟浩的身上,有关这位孟大师具备邪恶异妖之事,传遍了整个乌达部,甚至其他四个部落,此事也都快速传开。(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