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17章 彼岸花动一瞬间!

    孟浩一怔,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乌灵身上,一扫而过时,孟浩也不知怎么回事,居然想到了当年的楚玉嫣。

    “孟大师,为了我弟弟,乌灵可以付出一切。”乌灵身体颤抖,可却抬起螓首,月光下,她的容颜绽放出的美丽,格外的动人。

    孟浩没有说话,乌灵的目的很明显,是让他扶持乌尘,在乌达部内获得足够的地位与身份,此事对孟浩而言没有太大的难度,无论是孟浩自身的修为,还是司龙的身份,若明确的支持三大血脉中的某一人,足以做到这一点。

    “我对你身体的兴趣,不大。”许久,孟浩收回了目光,淡淡开口,修为到了他这个程度,可以忽略岁月的变化,因此对很多事情会看淡,哪怕他从未有过男女欲爱,也是如此,对这肉欲之事,更可无视。

    若他点头,会有大量的低阶修为的女子,甘愿付出身体获得一个完美金丹大圆满,可撼元婴初期的强者庇护。

    可孟浩心不在肉欲上,他志在前往东土大唐,志在成仙这一级别的境界,志在凌驾于季家之上,让天下无人可以左右自己的心绪,让苍穹永远不能遮盖自己的双眼。

    这是他的梦想,从踏入修真界后,这一路走来,越发坚定的梦想。

    人活一次,不做蝼蚁!

    为了这个梦想,他踏入南域,为了这个梦想,他走上墨土,更是为了这个梦想。他来到西漠寻找让自己五色元婴之路。

    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成为了孟浩心中不可磨灭的道路。

    乌灵面色苍白,咬着下唇,她看到了孟浩的平静,感受到了那目光内并非是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动,只是的确如对方虽说,他看重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月光落在乌灵的身上,她咬着牙,苦涩中抬头。望着孟浩,正要开口时,忽然孟浩双眼猛地一缩,目光刹那就落在了乌灵的胸口心脏处。

    在这一瞬,于月光下,孟浩第一次在乌灵颈部,看到了一个挂坠。

    那是一个银色的挂坠,月光一晃,散发柔和的光芒,是一个花瓣的样子。七个花瓣,组成了一朵银色的花。

    几乎在孟浩看到这挂坠的同时。他体内已经很久没有发作过的,被水东流封印的彼岸花,在这一瞬,竟出现了苏醒的征兆。

    这征兆来的极为突然,几乎眨眼间那久违的剧痛就直接浮现在了孟浩的全身,使得孟浩的面色猛然改变。

    好在如今的孟浩修为与当年今非昔比,尽管剧痛如潮水般将其淹没,可在神色上,乌灵看到的只是孟浩面色一变,随后就恢复如常。

    孟浩右手蓦然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乌灵颈脖的挂坠绳猛地断开,化作一道银光直奔孟浩而来,被孟浩一把抓在了手中。

    “此物你从何处得来。”孟浩此刻身体的剧痛,让他的修为震动,不断地与体内的彼岸花冲击,一个试图挣脱封印,一个则是全力镇压,可外表上,外人看不出孟浩体内丝毫。

    乌灵一愣,下意识的摸了摸颈部。

    “这是我母亲给我……”

    “你可以走了,至于乌尘之事,我会考虑。”孟浩说完,闭上眼,手中的挂坠没有归还。

    乌灵迟疑了一下,低头将衣衫穿上,向着孟浩欠身一拜,带着复杂与惆怅,转身离去。

    几乎在乌灵离去走出院子的瞬间,孟浩再也无法压制剧痛,面色立刻苍白,豆大的冷汗滴落,身体直接就被汗水浸透,他左手抬起猛地一挥,立刻眉心上的青木图腾幻化,手背上的无目蚕出现,四周的妖群同时警惕,紧接着,一道柔和的光幕以孟浩为中心,向着四周猛的扩散,笼罩了整个院子后,孟浩身体一震,喷出一口鲜血。

    这鲜血喷出时,并非只是红色,而是四色,在半空,这口鲜血成了雾,组成了一朵彼岸花,似带着狰狞与不甘心,向着孟浩发出无声的嘶吼。

    孟浩眼中露出一抹厉芒,完美金丹全力运转,他双目闭合,不断地镇压,约莫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的,孟浩身体猛地一震。

    “你要出来么,可以!”孟浩冷哼一声,在储物袋上一拍,一副画轴飞出,漂浮在了他的前方时,似有无形之力拉扯,要将这画着彼岸花的画轴打开。

    孟浩双眼蓦然睁开,冷望画轴,那画轴颤抖,唯有孟浩可以听闻的嘶吼传出,一人一画,在这院子内,在重重防护中,对持了一个时辰。

    直至这画轴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嘶吼咆哮,渐渐黯淡下来,啪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孟浩整个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半晌之后再次睁开时,整个人已恢复如常,唯独面色很是阴沉。

    “它早就苏醒了!”孟浩眼中闪过一抹厉芒,之前这彼岸花的挣扎极为强烈,强烈到绝非是刚刚苏醒的样子,反倒像是积累了一段时间,准备一次性的轰开封印的样子。

    “我本以为它一直被封印,始终沉睡,现在看来,它不知何时就已苏醒,但却没有动弹丝毫,而是准备到了关键时刻,趁我不备,全力挣扎……”孟浩深吸口气,低头看向右手中的挂坠。

    “若非是此物引起了它的一些本能的反应,被我察觉到了征兆,怕是它还会隐忍,直至绝杀一击!”孟浩沉默,他心知肚明,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发现了此事,若真给这彼岸花更多的时间,潜在自己身体内,那么自己这里,有极大的可能,在一些关键时刻,没有防备下,最终真的被其挣脱封印,甚至取而代之!

    想到这里,以孟浩的修为与定力,也都有些心有余悸。

    “此物是什么,竟让它在隐忍怕我察觉中,也忍不住起了彼岸花本能的变化。”孟浩低头,仔细的查看手中的挂坠,双目一闪,更是散开了灵识,可却一无所获。

    孟浩略一思索,右手蓦然抬起,按在左眼上,体内因仙人指路的存在,具备的一丝仙气蓦然运转,凝聚左眼中,刹那间,左眼连续眨动了七八下后,猛地绽出强光,看向挂坠。

    这一眼看去,挂坠在孟浩的眼睛里,顿时与之前大不一样,这根本就不是挂坠,这赫然也是一朵彼岸花。

    尽管是七个花瓣,可却是一个颜色,在其上有隐晦的死气,隐隐的,似还存在了一丝微弱的生机。

    似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下,这一丝生机会崛起,破土欲生。

    “这……莫非是……彼岸花之种!”孟浩脑海瞬间,有了明悟,左眼一闪,恢复如常后,他面色更为苍白,可右手却死死的握住了这挂坠。

    他的呼吸急促,半晌后才恢复过来。

    “难怪我体内的彼岸花在极力隐忍中也要出现本能变化……它是要吞了这枚彼岸花的种子,从而让自身更为强大。”孟浩眼中寒芒一闪,右手用力,要将这彼岸花种子捏碎,可他心神一动,沉吟片刻后,拿起这个种子,仔细的看了几眼后,忽然露出奇异之芒。

    “将其捏碎尽管一了百了,但却有些可惜,此物是我最好的,观察彼岸花,找出其弱点的参照物。”孟浩目光闪动,将这彼岸花种子收起。

    “欠下了乌尘姐弟一个人情。”孟浩抬头,右手抬起一挥,散了四周的防护后,外界已是第二天清晨。

    “乌神部落的五行图腾,以木金为主,其他都是旁支而已,我得到了青木图腾,本打算不参与乌达部落之事,也不进入乌神圣地与严嵩等人赴约,近日就选择离开,如今看来……需要再多留一段日子了,也好,顺便查探一下,乌灵的母亲,当年是从何处得到这枚彼岸花之种!

    还有那金属性图腾,若能得到,也是一场造化。”孟浩若有所思,有关乌神部以木火为主之事,是孟浩这大半年来观察明悟,最重要的是当年从乌神圣地飞出的那只金乌,给孟浩的感觉,并非是火,而是一股金属性的冲天之意。

    打定主意,孟浩闭目打坐,修为运转,在体内细微的查探,最后又拿起画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后,将其收起。

    虽说不确定这一次彼岸花是否真的沉睡,亦或者还是在隐忍,可此事既然孟浩有了准备,就算是下一次这彼岸花再突然发作,孟浩也有一定的把握,将其再次压制。

    “直至将其压制到,非它融我,而是我将其完全融为自身为止!到了那个时候,我是彼岸花,可彼岸花非我!”

    孟浩目中露出坚定,喃喃低语。

    “彼岸花开七色天,花落成仙一千年……这彼岸花上的秘密,若我能全部掌握,则成仙……似并非遥不可及……”孟浩抬起头,看着天空,对于成为与仙一个阶段的境界,在心底涌现了强烈的渴望。

    “封妖也好,成仙也罢,不到这个境界……皆是天地蝼蚁。”孟浩闭上了眼,盖住了目中不知何时,深深在其心底滋生的希望。

    ————-

    到家了,这半个月让兄弟姐妹们久等了,明天,耳根爆发!!也渴望兄弟姐妹,明天给封天月票,让荣耀再起!

    这个月今天前,我们笑看风云,沉寂了十七天,接下来的十三天,兄弟们,姐妹们,我们是不是要活动一下筋骨,要展现属于我们的力量!!

    求兄弟月票,求姐妹月票!(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