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22章 因果灭!(第一更)

    世界静止,时间停顿,就算是这金光中的高台,在这一瞬,也都陷入到了绝对的永恒之中,哪怕是光芒,都被静止。

    还有四周的五大部落的族人,一个个全部如成为了泥人,一动不动。

    哪怕是那施展了因果秘术,化身成为了巨型蚯蚓的老者,此刻在半空,保持狂笑的表情,可却成为了如雕像般的存在。

    唯有孟浩可以动,唯有天空上那条银色的丝线可以动!

    一股强烈的危机,在孟浩心底猛的浮现,季家,这逼得孟浩离开南域躲藏的庞大存在,此刻在这西漠天地间,又一次出现在了孟浩的目中。

    丝线泛着银光,呼啸间从天空上直奔大地而来,银光波纹,似可分离虚无时空,可在落下时,却并非针对孟浩,而是直接钩在了老者化身成为的庞大蚯蚓上,直接将其整个身躯在四周所有人的静止,如看不到中,勾了起来。

    孟浩呼吸急促,可他不敢动,他站在原地,看起来似与其他人一样,都被静止了一切,就连思绪也都停顿下来。

    他亲眼看到,银丝的末端,赫然有一个钩子,这钩子此刻轻而易举的穿透了蚯蚓的身躯,如将其整个身体都彻底穿透,使之仿佛成为了饵……

    孟浩心神震动,脑海瞬间嗡鸣。

    “这不是什么丝线,这是一条鱼线,这是一个钓鱼所用之物!!”孟浩保持身体一动不动,可双眼却是清晰看到,那老者化作的蚯蚓。被鱼线勾住后。直接拽上了天空。

    “难得有西漠之修。修炼了因果秘术,化身成了鱼饵,以此人去钓,或许能钓出一条西漠大鱼。”有沧桑的声音,似从天空上这条鱼线的尽头处,悠悠传来。

    “成鱼饵,则不需要因果。”天空上,沧桑的声音喃喃回荡时。孟浩骇然的看到,在这天地内,竟在这一刻,每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一道道丝线,这些丝线若隐若现,明暗不定,如同命运,仔细去看,竟是彼此都连在一起。

    不管是异妖还是修士。亦或者是山河大地,这里所有之物。身上都存在了大量的丝线,而这些丝线,在彼此相连中,也与半空中,被鱼线钓起的那只庞大的蚯蚓,也都相互交错,你中有我,如一张众生大网。

    只要看过,只要记住,则彼此的丝线,就会有一部分交错连接,如同因果。

    “从此因果灭。”天空上,沧桑的声音再次开口,在他这句话传出的一瞬,孟浩立刻看到,半空中那条蚯蚓身上存在的大量若隐若现如命运的丝线,竟在这一刹那,直接碎灭!

    随着这些如同命运的丝线碎灭,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使得所有与其相连的山河大地,异妖以及修士身上的丝线,也随之颤动。

    更是让孟浩骇然的,是在这一瞬,四周所有修士,全部都身体猛地震动,一个个面色刹那苍白,孟浩亲眼看到,他们身上与那条蚯蚓相互连续的丝线,随着蚯蚓那里丝线的碎灭,也都开始了崩溃,并非是全部,而是每个人生命中,有关那条蚯蚓老者的一切存在的痕迹与记忆,都在这一刻,随之瓦解。

    仿佛是因果中,原本的平衡,被直接打破,强行抹去了一方的因后,引动的是整个世界的果,随之变化与崩溃。

    更是在这个时候,孟浩心神一震,他发现自己四周的那些丝线,竟也在颤动中,出现了要崩溃的痕迹,与此同时,似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蔓延他的世界,要将对那蚯蚓老者的记忆抹去。

    孟浩心神轰鸣间,突然的,储物袋内的封妖古玉震动了一下,化作一股柔和之力弥漫孟浩全身,看似丝线崩溃碎灭,可实际上,那股力量从孟浩身上一扫而过,却没有抹去孟浩生命里,对那蚯蚓老者的记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蚯蚓一起,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空而去,刹那间就消失不见。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猛然间从之前的静止,刹那恢复过来。

    在时间恢复过来的一瞬……每个人都身体猛的一震。

    金光流转,高台上,古拉先是有些茫然,可很快就露出惊喜,高呼一声弃权后,身体直接被金光覆盖,被拽出了高台上。

    在他的记忆里,没有哪位渔翁老者的出现,有的只是孟浩战胜了所有司龙。

    金光外,乌神五大部落的族人,一个个也都恢复如常,神色各自都有不同,此刻全部目光都凝聚在孟浩身上,在他们的记忆里,同样没有那位渔翁出现过,甚至那渔翁所在的部落族人,也都神色如常,在他们的生命中,似乎……从来就没有那位渔翁存在。

    “乌达部,竟请来了一位大司龙!”

    “这场祭祖之比,乌达部必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否则的话,不可能请得动大司龙出手!”

    在这五大部落族人相互的嗡鸣中,孟浩站在高台上,面色有些苍白,他没有在任何人身上,看到他们彼此丝毫的诧异,似乎……在他们的感官中,根本就没有之前时间静止的一幕出现。

    也没有对蚯蚓老者的消失有丝毫的反应,似乎在所有修士的记忆里,甚至在他们的生命中,从来就没有那位老者的存在。

    还有这里的异妖,还有山河大地,似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瞬,被人斩断了与那蚯蚓老者的因果,从天地众生的意识中,抹去了这老者存在的一切痕迹。

    “这才是死亡……真正的死亡,抹去了所有与其接触过之人的记忆,仿佛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

    这……就是季家的因果线!”孟浩呼吸急促,面色越发苍白,他看着四周,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

    猛然间,孟浩想到了自己储物袋内,从被自己灭杀的季子那里,获得的鱼竿,在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这鱼竿的作用。

    更是在这一瞬,孟浩想到,若是那条鱼线,是向着自己来临,勾住了自己,那么或许下一瞬,自己在这世界上的一切痕迹,都将刹那间,被完全抹去。

    “季家……”孟浩面色有些苍白,右手抬起一挥,收起了所有的妖群后,向着高台外迈步而去,蛮巨人在他身后,呼啸间,就离开了金光,出现在了外界。

    四周的一切目光与言辞,孟浩都没有去理会,而是抬头看着天空,面色很是难看,此地没有人明白,孟浩此刻的心情,就连鹦鹉那里,似也都没有对之前的事情,有所察觉。

    这或许不是鹦鹉层次不够,更多的原因,是鹦鹉那里对于蚯蚓老者,根本就没有太多记忆与关注,故而才没有什么察觉。

    而一旦关乎自身重要之人,则一切或许有所不同。

    直至当孟浩收回目光时,此地乌神五大部落,不得不承认乌达部这一次获得的胜利与资格,成为了可以第一个踏入乌神圣地的部落。

    在五大部落的同时激发血脉之下,展开了属于各自部落的特殊方法,使得整个乌神圣地轰然一震,缓缓打开。

    随着乌达部族人的欢呼,在族公与祭祀等人向孟浩很是客气的抱拳感谢时,乌达部的众人,化作长虹,直奔金光而去,隐隐的,孟浩看到金光内的高台消散,化作了一个缓缓打开的大门。

    “此番多谢孟大师与天道友,老夫必定遵守承诺,在族人之后,你们可踏入造化池内!”乌达部的族公,带着振奋,向着孟浩与天方兽化作的大汉,抱拳开口。

    孟浩心不在此,看了眼缓缓开启的大门,勉强的点了点头。

    “季家的因果线,如此强大,被其斩灭,一切存在的痕迹都被抹去,此事……”孟浩正思索时,眼看金光内的大门,已打开了小半,忽然的,孟浩身体猛地一震,他面色刹那间,无法掩饰的蓦然大变。

    因为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猛然的浮现了一个念头。

    “不对!!”

    “因果线,斩灭因果,抹去一切因果的存在,不允许众生记忆里有痕迹,是一种全面的抹去,可……如果依旧还有人保留了记忆里的痕迹,就等于是让此术出现了破绽,变的不完美,甚至严重了说,等于是不成功……

    不好!”孟浩想到这里,面色再次大变,他可以想象得到,那施展此术之人,也必定能察觉,他来不及去思索太多,身子一晃,直奔金光内已开启了一半的大门而去。

    几乎在孟浩飞出的瞬间,整个世界再次静止,与此同时,在天空中,那条之前消失的鱼线,蓦然间再次出现,这一次……直奔孟浩而来!

    “竟有这么一条漏网之鱼,敢坏老夫因果灭,好在你并非无迹可寻,还没资格让老夫术法反噬,既然被老夫发现,天大地大,你能跑到哪里去?”天空中,沧桑的声音带着轻笑,悠悠传开时,大地上,四周的一切,瞬间再次静止!

    ———-

    更新晚了,不是耳根故意如此,实在是肉身疲惫,元神萎靡,故而一个打坐休息,睁开眼时已是晌午。

    这几天估计都会如此,等爆发结束后,彻底休息几日,才可恢复过来,请大家理解,为了你们,我再拼!(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