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24章 斩孟浩因果(第三更)

    “天涯海角,你也逃不掉!”沧桑的声音,似从虚无中传来,回荡在这火山口内,孟浩在前方,面色苍白,一路呼啸间,他身后三丈外,那条银丝急速追来。

    似乎真的如同对方虽说,孟浩……逃不掉!

    火山口内,没有岩浆,有的只是一片在山口深处的池水,四周的岩壁,则是修葺着环绕成圈的台阶,直奔最下方的池水。

    孟浩的来临,呼啸间直奔下方而去,一路所过之处,这火山内顿时出现了大量的禁制,这些禁制,是严禁一切非乌神族人的到来,除非是有乌神部落族人庇护,否则的话,一切外人,在这里都将灭亡。

    可……孟浩的身后,跟着鱼线,此线的呼啸临近,使得一切存在,瞬间静止,哪怕这火山奇异,可在这丝线的如此接近下,也还是出现了静止。

    禁制的静止,阻碍的破灭,使得孟浩速度之快,瞬间就冲开了一切,成为了古往今来,此地第一个,以外人身份,独自踏入到了这里之人!

    此事前所未有,孟浩是首个,他的临近,立刻让那造化池起了波澜,可孟浩却没有什么喜悦,他眼中露出绝望,本以为此地可以有阻挡银丝的存在,所以他才来到这里。

    可如今看去,这里只有一个水潭,别无他物。

    “无路可走……”孟浩目光快速扫过四周,灵识散开,确定了此地只有这么一处造化池而已,他面色越发苍白。露出惨笑。

    “造化池……既然无路可走。既然别无选择。那么就算是真的要陨落,也要拼死一搏,搏这造化池!”孟浩眼睛露出狠辣果断之意,身子一晃,瞬间就整个人踏入到了造化池内。

    几乎在他身体落入造化池的瞬间,那条银色的丝线,刹那临近,直接就捆绑在了孟浩的身上。猛的一勒!

    在被这银色鱼线碰触的一刻,孟浩脑海立刻轰鸣,似要魂飞魄散,仿佛身体与意识在这一刻彻底分离,一股冰寒的感觉,似乎从灵魂中浮现,生死危机,直接降临而来。

    “老夫说过,你还没强大到无迹可寻,也学人来让老夫反噬……将你钓出因果。一切圆满。”

    “咦?你身上竟有季家因果印,虽然很淡。快要被你抹去,可如今还在,让老夫看看你是谁……”

    “孟浩……杀季子……已被季家通告,原来是你……遇到老夫,是你的命运如此,也算了结了与你我季家因果。”

    “老夫季十九,赐汝……季家天下,因果灭!”沧桑的声音回荡间,孟浩身体猛地颤抖,他的意识与身躯分离,他的灵魂如被束缚,被一股大力猛地缠绕,直接从身躯内拽出。

    他的意识茫然,修为消失,就连封妖之力也都失去,似乎成为了凡人般,脆弱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脑海中唯一浮现的,就是这沧桑声音的话语。

    “因果灭……”

    他能模糊的看到,在自己的身体外,出现了大量的明暗不定,若隐若现的丝线,这些丝线就是他的命运因果,彼此交错在一起,更是蔓延看来,融入四周的虚无,不知连接到了何处。

    隐隐的,孟浩似能看到,以自己身体为中心,扩散开来的丝线,包含了自己的一生……

    “斩!”沧桑的声音,蓦然传出这一个字,此字出口的瞬间,世界轰鸣,惊天动地,如雷霆滔天。

    孟浩全身猛地颤抖,他看到自己身体外的所有丝线,竟在这一瞬,齐齐崩溃,如被无形的利刃斩断,齐齐碎开的同时,引起了连锁反应,使得这碎灭,蔓延到了自己身体外所有融入虚无内的大量丝线中,这些不知与谁的记忆连接的丝线,在这一刻,一路崩溃碎灭而去。

    就算是隔着虚无,隔着无尽的距离,但在这一刻,这丝线的崩溃碎灭,却是刹那间,就可以覆盖整个南天大地。

    西漠,金光外,静止的这片区域内,所有乌神五大部落的族人,在这一刻身体猛地震动,一个个面色立刻苍白,眼中露出茫然,他们记忆里,有关孟浩的一切痕迹,在这一瞬,如被斩灭般,彻底抹去。

    乌灵、乌尘、乌海,所有五大部落的族人,在这一刻,他们的脑海中,从始至终,都没有了孟浩的身影。

    还有莫离与汪老魔,还有那隐藏起来的严嵩与黎天老怪,这四人也是身体猛地震动,他们身体外的与孟浩有连接的因果丝线直接断灭。

    如有一把无形的刀,在这一刻,斩灭一切,当这把刀斩灭到天方兽化作的大汉身上时,微微一顿,遇到了一股强烈的挣扎,这挣扎,让这大汉身体颤抖,可最终……还是被一刀斩下。

    “季家仙,这一次,五爷我绝不忘!!”隐隐的,从这大汉口中,传出了鹦鹉凄厉的嘶吼。

    这把刀,呼啸而过,斩在了古拉身上,抹掉了孟浩的存在,扩散开来,直接去了墨土,墨土的世界并非静止,静止的只有西漠乌神部落那一片区域,此刻的墨土道子罗冲,正在盘膝打坐,忽然身体猛地颤抖,喷出一大口鲜血,抬头时,露出茫然。

    还有墨土金光教的所有教众,在这一瞬,也都纷纷全身震动,各自喷出鲜血,神色带着迷茫,似乎忘记了什么,可却想不起来。

    这把无形的刀,横扫了整个墨土,抹去了孟浩在墨土的所有痕迹后,蔓延到了南域。

    南域中,小胖子正得意的磨牙,搂着身边一个小女子,低声说着什么,忽然他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面色大变,连续喷出七八口鲜血,面色瞬间苍白。茫然的看着四周。

    “你怎么了?”那女子了一脸惊慌。扶着小胖子。焦急的问道。

    “没什么,好像……好像忘了什么人……奇怪。”

    这一刻,不仅是小胖子如此,还有陈凡,还有其他所有在记忆里,存在了孟浩身影的所有人,都在这瞬间,在南域不同的地方。全部喷出鲜血,一个个露出迷茫之意。

    他们的记忆里,在这一刻,有关孟浩的痕迹,被斩断抹去,他们的因果线中,在这一刻,所有与孟浩有纠缠的那部分,都全部粉碎。

    他们的生命中,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叫做孟浩的修士存在,也没有丹鬼大师。

    “该死的。此人在南域竟有如此名气,居然有这么多人与他有因果联系!”虚无中,沧桑的声音有些震惊的开口,带着一丝气急败坏与无法置信,这因果灭之术,斩灭的联系越多,消耗也就越大,故而虽说是天地奇术,可使用起来,大都要谨慎一些。

    许清在青罗宗内,一处洞府内打坐,外界的天空已是黄昏,她睁开了眼,轻叹一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丹瓶,里面是养颜丹。

    可就在这一瞬,她忽然身体猛地颤抖,一口鲜血喷出后,竟再次喷出了七八口,面色苍白,身体越发颤抖。

    她能感觉到,自己记忆里有关孟浩的一切,正在快速的崩溃与瓦解,正在被人强行抹去。

    “不!!”许清发出一声凄厉之音,披头散发,双手掐诀试图抵抗,可代价是再次喷出数口鲜血。

    “孟浩……孟浩……”许清修为全部运转,不惜代价再次去抵抗。

    “孟浩……是谁?”可她的修为刚刚运转,整个人却愣在那里,神色露出茫然,似想不起了孟浩是谁,也很不解自己为何要运转修为,可她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撕裂,下意识的抬起手,摸着自己的眼角,她触摸到了泪。

    “为什么会心痛,为什么会流泪?”许清轻声喃喃。

    整个南域,掀起了一场无形的因果风暴,在这风暴里,紫运宗的波及最大,几乎整个宗门之人,都在这一瞬,喷出了鲜血。

    楚玉嫣面色苍白,死死的握住了拳头,惨笑中她感受到了记忆里的变化,在脑海中孟浩的一切被抹去的一瞬,她右手抬起,咬破指尖,快速的在一旁的墙壁上,要写下了孟浩二字。

    可只写了孟……她的手就放了下来,神色露出茫然。

    “我在写什么?”

    丹鬼,正坐在属于他的矮山上,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哪怕是那把无形的刀降临,他也依旧坐在那里,只是轻叹了一声。

    “这一天,终于到了么……”丹鬼苦涩的摇头,可目中却露出执着之芒,右手抬起,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丹药,这丹药散发沧桑的气息,似不知存在了多少年。

    “哪怕是被斩灭了与我弟子的因果,老夫此生,也坚定的绝不做季家仙!”丹鬼沉默中,闭上了眼,悲哀的看着自己记忆里,有关孟浩的一切,灰飞烟灭。

    他手中的丹药,散发出惊人的气息,渐渐竟让那些灰飞烟灭的记忆,仿佛重新塑造,被不被影响。

    “该死的,居然有这么一个存在,是他的师尊!!可惜我修为不够,否则的话,一切都灭!”虚无中,沧桑的声音愤怒的回荡。

    这把刀,横扫了整个南域,可在蔓延往生洞时,从往生洞内,却传出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

    “季家伪仙,也敢来抹本宫记忆,滚!”

    一声惊呼从虚无中传出,那沧桑的声音,带着无法置信,更有惊恐,失声开口。

    “他竟与往生洞的存在有关联,该死的,该死的,此人到底还认识谁,竟如此难斩因果!”

    ———–

    第三更送上,吃口饭,继续写第四更,求兄弟月票啊,求姐妹给力啊!!(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