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25章 斩不下去!(第四更)

    天河海上,有一座岛屿漂浮,此岛看若是在半空低头看去,样子似龟形,此岛在天河海上,这些年来很是神秘,往往漂浮不定,总是被雾气掩盖。

    此刻,这岛屿正漂浮,忽然猛地一顿,一声怒吼从这岛屿上传出,惊天动地。

    “滚滚滚!!你爷爷的,老子好不容易才睡了一觉,你就来打扰,那孟小子的记忆,你以为我愿意要啊,该死的,滚滚滚!”

    靠山老祖的声音如雷霆轰隆隆的回荡,掀起了天河海的大浪滔天,让那虚无中,沧桑的声音呼吸急促。

    “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存在!!这让我怎么斩,怎么斩!!”

    就在这沧桑的声音,完全的气急败坏,对孟浩那里已存在了震撼时,在这天河海上,另一处小岛中,有一个驼背的老者,正一脸微笑的站在画板前,为前方一个威武不凡的大汉作画。

    可画着画着,老者忽然皱了下眉头,抬头看了眼天空时,目中露出一抹深邃之芒。

    “被老夫记住之人,季天不可斩因果。”老者淡淡开口,右手抬起,手中之笔在半空一挥,一片墨洒出,融入天空。

    在这片融入天空的瞬间,整个天空,在这一刹那,瞬间漆黑。

    一声凄厉的惨叫,蓦然间从虚无中传出,这惨叫之声的主人,正是那话语沧桑的的季家十九。

    在这惨叫中,那些但凡是被斩灭了丝线的所有修士,全部身体猛地震动。他们被斩灭碎开的与孟浩之间存在的因果丝线。在这一瞬。如时间逆转,一一从碎灭中重新凝聚,不但完好如初,甚至因这一次的崩溃与重组,反而更为坚韧起来。

    楚玉嫣面色苍白,闭着眼,当她双眼睁开时,她看着墙壁上的孟字。沉默后,抬起右手,在后写下了一个浩。

    丹鬼收起了丹药,凝望远处,没有说话,但目中的坚定,却露出了他的决心。

    小胖子正揉着头,茫然的思索脑海的往事,在这一刹那,他身体猛地颤抖。倒吸口气,脑海的记忆里。似重新多出了一些往事,让他面色连续变化后,想到了孟浩。

    陈凡也是如此,整个南域大地,墨土,还有西漠区域,所有之前崩溃了丝线的修士,在这一瞬,全部都恢复过来。

    许清咬着唇,沉默中,低头看向手中的丹瓶,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担忧,之前的一幕,她此刻回想起来,只觉得全身发寒,她无法想象,若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孟浩的身影,那么对自己而言,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孤单。

    沉默中,许清一咬牙,她明白,实力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此刻她已下定决心,与记忆里的凤祖彻底融合,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西漠大地,乌神圣地内,正中的那座火山中,造化池里,孟浩身体猛的一震,他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惨叫回旋中,孟浩睁开了眼。

    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他看到了自己身体外的那条银色的鱼线,此刻成为了黑色,这黑色急速蔓延,所过之处,鱼线灰飞烟灭,直至蔓延到了虚无中,化作了方才那声凄厉的惨叫。

    在这惨叫中,孟浩眼中露出寒芒,之前的经历他看不到,可他看到过蚯蚓老者被斩灭因果的一幕,他可以想象得出,自己方才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死。

    此刻眼中杀机强烈中,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虚影,在不远处出现,这虚影看起来是一个修士,全身缭绕黑色的火焰,惨叫越发的强烈,此刻正挣扎的要重新踏入虚无逃遁。

    “水东流,是水东流……”这模糊的身影惨叫中,不断地说着这个名字,孟浩双目一闪,右手抬起向前一挥,血色面具直接戴着了脸上后,修为轰然爆发,随着修为的疯狂,他整个人散发血气,一冲而出。

    血指,血手印,血杀界!

    这一刻,全部出现,轰鸣回荡,齐齐落在那虚幻的身影上,孟浩杀机强烈,右手一挥,莲花剑阵瞬间出现,急速旋转之下,岁月之力滔天而动,直奔模糊虚影而去。

    “给我死!”孟浩声音阴寒,话语间单手掐诀,一指前方。

    紫气斩、紫气绞杀,紫临月,紫光滔天,呼啸间轰鸣回荡。

    “无面一言烽火连!”孟浩左手抬起,一按面具,立刻身体外赫然出现了巨大的面孔虚影,张开口,似轻吐无声之言,轰鸣中,直奔虚影而去。

    凄厉的惨叫再次回旋,孟浩身子一晃,如闪电般冲出,右手抬起,戴上了方家的手套后,一拳轰出,巨响轰鸣,孟浩的杀机扩散,连续轰出了上百拳。

    每一拳,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轰鸣不断,眼看那虚幻的身影似摇摇欲坠,似被封印了一切还手之力,就连修为也都脆弱无比,可却坚持着要踏入虚无而去,孟浩掐诀,封妖第八禁蓦然出现。

    与此同时,在这身影一顿的刹那,孟浩神色煞气弥漫,他发现自己的术法,如此轰击,竟也不能伤害对方太多,可一旦让此人逃走,孟浩不甘心。

    既然杀了季子,就不怕再杀一个季十九,尤其是此刻的对方,是这一辈子里,估计最虚弱的时刻,此刻不死,后患无穷。

    孟浩一咬牙,右手抬起一按血色面具。

    “三尾幡!”孟浩低喝一声,直接动用了他的所有法宝中,最强的一个,于血色面具内的那杆三尾幡!

    以如今孟浩的修为,已然可以勉强动用其中一尾,而且不再是虚幻出现,而是实质出现,孟浩话语一出,立刻他四周气息旋转,一面血色的幡影,刹那出现。在孟浩右手放下一挥间。幡动天地变。一冲而出,直接卷在了那季家十九的虚影身上,猛的一拽之下。

    季家十九发出凄厉的惨叫,更有骇然与惊恐,带着无法置信。

    “这是……这是……山海帝幡!!”在他的惊呼中,他的身体轰鸣间,原本是模糊的虚影,如与孟浩不处于同一个世界。但此刻却被强行的拽了出来,显露在了孟浩的面前,化作了一个老者。

    这老者满身狼狈,脸上被一片黑色的墨似燃烧,整个人气息紊乱,只有结丹左右,显然是被强行压制。

    他一脸骇然,似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被拽入到了这片世界内。

    “这不可能,不可能是帝幡,传说中帝幡已碎……”

    “帝你妹的幡!”孟浩脸上露出怒意。想到之前的生死,他也想到了水东流当年所说的但凡被他记住。季天因果不灭的话语,知道若非水东流,自己今日怕是九死一生。

    此刻愤怒时,不知觉的说出了鹦鹉的口头语,话语间上前,右手抬起一拳落下,轰鸣间,那老者凄厉的惨叫传出。

    “你这区区凡子,也敢伤老夫,你……”

    “轰!”

    “你敢杀我!!”

    “轰!”

    孟浩右手力量极为强大,不断地轰击中,面前的季家十九,这位老者已身体不断地崩溃,可他本身修为强悍,尽管如此被攻击,可身体的恢复却极快。

    “区区凡子,也配伤老夫,你将老夫从季界内引出也好,等老夫恢复后,亲手杀你!”

    孟浩眼中寒芒一闪,右手索性收起,冷眼看着面前的老者,目光露出奇异之芒,这光芒让老者一愣,随后冷笑起来。

    可就在他冷笑之声传出的刹那,孟浩左手掐诀,一指点在了老者的眉心上。

    “杀你可惜,要以你的血,加上当年那位季子的血,来炼孟某的血灵!”

    “老夫恢复的速度,都要快过你造成的丁点伤势!”老者狰狞开口时,孟浩右手一挥,莲花剑阵飞舞,化作岁月之力,不断地降临这老者身上。

    在莲花剑阵下,老者面色一变,可还是冷哼了一声。

    “若再多一倍,还可对老夫有些影响,可如今这些岁月之力,还不够!”

    “不够么。”孟浩眼中寒芒闪动,直接取出了那四把木剑,分别刺入这老者体内,阻止他的恢复。

    那老者本是桀骜,可当他看到那四把木剑后,尤其是被这四把木剑刺入体内时,他发出了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

    “该死的,该死的,这是……这是弑仙剑!!你你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有弑仙剑,虽说封印还没有被解开,可这……这是弑仙剑!!”他的伤势瞬间恶化,恢复的速度立刻缓慢至极,在孟浩的百般折磨中,这季家十九,凄惨至极。

    “我有的是时间来折磨你!”孟浩目中寒芒闪动。

    在孟浩折磨这季家十九时,东土大唐内,一座极为奢华的宅子中,当年与孟浩有过一面之缘,脾气狂暴的女子方瑜,正缓缓擦去嘴角的鲜血,让季家十九也无法预料到的,是他的因果灭,也波及到了东土大唐,波及到了方瑜这里。

    方瑜脸上露出怒意,猛的站起身,刚要出门,忽然的,一声愤怒至极的女子之声,蓦然间从这宅子的后院禁地内惊天而起。

    “季家!!”声音中,方瑜面色一变,她看到一道身影,从后院禁地内直接飞起,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化作了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这中年美妇面色阴霜,出现时,天地色变,四周的虚无颤抖,整个大地都震动,就连四周的屋舍,哪怕存在了无数禁制,也都出现了碎裂的痕迹。

    “娘……”方瑜身体一颤,她最怕的,就是她娘。

    “跟我走!”这中年美妇,正是当年在南域大地宋家,曾经出现过的那位女子,她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转身直奔远处季家在到东土大唐的祖宅而去。

    “娘,千万别冲动,爹爹曾说……”

    “别和我提你爹,你走还是不走!”中年美妇凤目露出煞气。

    ————-

    四更爆发,连续两天了,从回来后就没怎么休息,只为前半个月没爆发的歉意,兄弟姐妹,你们能感受到耳根的歉意么。

    明天,耳根还会爆发,拼拼拼!!这样的我,你们忍心不给一张月票么……(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