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31章 葬礼的序幕

    “严某相信孟道友之前所说是真。”严嵩忽然开口,话语一出,黎天皱起眉头,莫、汪二人,则是双目闪动。

    “因为此地真正的宝物,还在这里,并没有消散!”严嵩抬起头,话语传出时,黎天三人立刻目光凝望。

    孟浩神色如常,但心中却起了警惕。

    “你说的是那枚斩灵丹,此丹在何处!”黎天阴沉开口。

    “它自己会出来。”严嵩猛的转身,双眼露出贪婪之芒,直勾勾的望着地面上的大树,右手蓦然抬起,在手中出现了一个玉瓶,一把拍碎后,玉瓶内出现了一滩黑色的液体,一股腐烂的腥臭,顿时扩散。

    更是在这黑色的液体内,有一只手指大小的虫子,此虫如蛆,竹节般的身体缓缓蠕动,刚刚与外界接触,此虫猛的抬头,发出了一声嘶鸣,整个身子化作了一道黑光,直奔那颗大树而去。

    在看到此光冲向金色大树的瞬间,孟浩面色一变。

    就在这时,一声如金铁摩擦的嘶鸣,猛然间从这金色大树的树冠上传出,金光直接刺目,滔天而起时,那只虚弱的金乌瞬间飞出,直奔黑虫而去,阻止此虫靠近大树,轰鸣回荡,随着临近,金乌猛的开口,金光将黑虫包围,刹那此虫就凄厉的灰飞烟灭。

    可金乌的身体,在半刻也是一晃,更为虚弱起来,但其双眼却是露出锐利与尊严,冷冷的看着众人,它的身后。是它哪怕付出一切。也要守护的大树。

    “金乌丹。传说果然是真实的,当年的那枚丹药,自身有了灵,化作了一只金乌,它原本有成仙的可能,但最终却甘愿虚弱,以自身生机,去守护一颗死亡的大树!”严嵩笑声传出。目中露出贪婪之芒,直勾勾的盯着那只金乌。

    黎天双眼一闪,此刻不再看向孟浩,而是呼吸急促,望着金乌,在他看来,这是斩灵丹,是放在外界,可以引起无数修士疯狂的远古斩灵丹。

    莫、汪二人,也是双目露出精芒。

    “竟虚弱到了这种程度。堪比元婴而已,诸位道友。这就是我们的造化,至于此丹如何分配,我们稍微再谈,眼下可不能让此丹逃走!”黎天哈哈一笑,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话语出口,意味深长,减少了一些别人对他抢先出手,引起的敌意。

    “此丹不会跑,有大树在,它就算死,也都不会逃。”严嵩微微一笑,也随之而去,莫、汪二人,同样化作长虹,四人直奔金乌。

    此刻他们早已不在理会孟浩,孟浩在远处,脸上露出复杂,他此刻可以离开这里,不会有人阻拦,可……孟浩迟疑了。

    轰鸣回荡,四人联手,那只金乌发出了金石摩擦之声,形成了一片金色的光幕,直接笼罩四周,将大树与它自己笼罩在内。

    这轰鸣,是四人轰在了光幕上,形成的声音,仅仅是一次轰击,就使得这光幕收缩了一些,金乌眼中露出一抹疲惫,黯淡中似生机不多,它回头看了一眼大树,双目深邃,带着思念。

    轰鸣之声再次传出,光幕越加收缩,每一次收缩,范围的减少,都会使得金乌退后,更是会让那颗大树,出现了衰败,虚假的生机消散,慢慢露出了枯萎的树杆以及死亡的树枝。

    “你们看,它只会守护这大树,不过诸位道友也要小心,此金乌按照道理来说,不可能虚弱到了这种程度,此事有些奇怪……”严嵩声音传出,四人轰鸣在起。

    只不过这四人都各有心思,彼此看似轰击,但却都没有出全力,而是重点在防范彼此,另外对于这支金乌,他们也都有些忌惮,毕竟如此奇异之灵,临死前的反击,其凶险的程度,足以让他们之中有人陨落。

    金乌看着大树不断枯萎,似轻叹一声,身子飞回,落在了树冠上,试图以自身生机让大树恢复过来,可它生机本就不多,这么一来,光幕立刻薄弱,就连它自己,也都身体颤抖,金光减少,苍白起来。

    孟浩握紧了拳头,他的眼中露出了血丝。

    “它因我而虚弱,否则的话,严嵩等人不会将它逼到如此程度……”

    “我离开,会安全,可若就这么离开,我孟浩对不起自己的心!”孟浩望着那只金乌,看着它哪怕是即将陨落,哪怕是生死,也都凝望大树的目光,看着金乌身上的丹气衰败,孟浩再次想到了师尊。

    他不知道为什么,两次想到师尊,可在这一瞬,孟浩目中直接露出果断。

    “有些事,明明理智知道不该这样,可还是会做……”孟浩猛地抬头,左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血色面具出现,被他一把戴在了脸上后,一股血腥的气息,瞬间滔天而起,孟浩的四周,红雾翻滚成了一片红海,海水起伏间,一股惊人的煞气,直接从孟浩身上爆发开来。

    “无面一言烽火连!”孟浩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时,他的身后立刻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闭着眼,在这一刹那猛地睁开,更是微微开口,似说出了无声的葬歌,直奔严嵩四人而去。

    几乎在这面具呼啸而去的刹那,严嵩四人猛地回头。

    “你找死!”眼看这光幕就要破开,对于孟浩的出手,黎天眼中杀机一闪,严嵩皱起眉头,目中也露出寒芒,四人相互看了眼,瞬间同时展开神通,轰向孟浩。

    几乎在他们的神通出现的一瞬,轰鸣滔天,面孔直接崩溃,无法在这四个元婴修士下抵抗,但就在这时,孟浩右手猛地一挥,暂时松开了对季十九的困住,使得三尾幡释放出来,随着一挥之下,立刻在他的身后,黑色的三尾幡,直接出现了一尾,尽管残破,可却成为了黑色的天幕,呼啸间向前横扫。

    气势瞬间滔天而起,让严嵩面色一变,让黎天双目猛的收缩,让莫、汪二人,呼吸急促,大吃一惊,三人同时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极为强烈。

    轰鸣中,这黑色的幡直接横扫而来,在这惊天巨响的回荡中,严嵩喷出鲜血,身子蓦然倒退,面色骇然。

    黎天右臂直接崩溃碎裂,整个人面色苍白,鲜血喷出,退后时他一脸无法置信。

    莫、汪二人,惨叫中胸口血肉模糊,可当他二人身体碰触了一下后,却是立刻就伤势恢复,但面色却极为苍白,此刻不断退后,看向孟浩时,露出了震撼。

    在血色面具的修为增幅下,孟浩完整的催发三尾幡一尾之力,一击之下,轰退四人,虽说依旧还无法灭杀,可这一击,足以惊天动地,惊艳绝伦。

    可代价,是孟浩的头发,再次成为了白色,可好在木字图腾的生机磅礴,使得孟浩没有伤了根基,此刻他面具下的面孔苍白,嘴角溢出鲜血,横扫了四人后,孟浩的身体站在了光幕外,背对着光幕内的大树与金乌,面对严嵩四人。

    “孟道友野心不小,竟打算将我四人全部灭杀,独自占有此丹。”黎天忍着失去一臂的剧痛,他之前试图正面对抗,这才伤的如此重,此刻他擦去嘴角鲜血,阴沉开口。

    “孟道友,你不遵守约定。”汪老魔深吸口气,目中杀机浓郁,沉声说道。

    “孟道友,为什么?”严嵩沉默,抬头望着孟浩,半晌后缓缓传出话语。

    “丹已成妖,眷恋此树,就算你等将其吞下,也没有了丹药之效,因为它……已不再是丹。”孟浩平静开口。

    “丹就是丹,何来妖之说,最多就具备了灵,孟道友你是丹道大师,炼的丹药不少,吞的丹药更多,连这一点都看不透么!丹,永远,都只是丹!”严嵩厉声说道。

    孟浩沉默,他第三次,想到了师尊丹鬼,这只金乌给他的感觉,与丹鬼……越来越相似了。

    “有些事,没有做之前,我迟疑,可做了后,我不后悔。”孟浩没有再去解释,他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有些沙哑,回荡四周。

    孟浩没有看到,在他的身后,大树上的金乌,以一种很奇异的目光,望着孟浩,那目光慢慢柔和,不再是如之前的没有情感,这种柔和,是哪怕孟浩之前封正,哪怕它还了孟浩一个金属性图腾时,也都不存在的。

    那只是一个交换,它不想在这个天地内,除了大树外,与任何生命存在了因果,但此刻,随着它目光的柔和,已有改变。

    “我能在你身上,感受到有一个与我一样的生命的气息……”在这一瞬,它说话了,女子的声音,带着沧桑,更有柔和。

    “你与我见过的生命不同……谢谢你封正了青木,谢谢你能站在我与青木的前方。”

    “我出生之时,青木陪着我,我快乐时,他在,我迷茫时,他在,那么他死亡也好,归墟也罢,我也会一直在他的身边,今生、来世,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这是我的道,不做这天地内与天同寿的伪仙,只走我自己的道……只做我自己……”

    “若没有你,一千年后,我与青木的葬礼无人来观,因为有了你,哪怕少了一千年……可有这些人陪葬,有你来观礼,我与青木,感谢你。”

    “作为报答,我送你本命金纹!”

    ——–

    今天起来的很晚,感觉身体的疲惫少了很多,看来耳根还是很年轻的嘛,和20多岁的小伙比的话,也很厉害的样子。

    很陶醉,决定一会和老婆吃饭时,喝点小酒~~(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