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88章 自己去飞!

    “以你的修为,注定是失败。”第二关内,白色老兽看到孟浩身影出现,有些意外,声音回荡。

    “不过,你居然没有陨落在那里……”老兽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在看到孟浩全身被燃烧的狼狈后,疑心消散了很多。

    孟浩苦笑摇头,叹了口气。

    “是晚辈鲁莽了,以为自己修为与之前不同,可以尝试,却没想到果如前辈所说,还是不行……好在没有靠近,否则的话,必定葬身在那里。”

    老兽点了点头,孟浩抱拳告辞,老兽迟疑了一下,没有阻挡,任由孟浩踏入离去的漩涡内,眨眼间,消失无影。

    只有陆柏在那里,抬头望着孟浩离去的身影,沉默了。

    上古道湖外,某处区域内,光芒一闪,孟浩身影传送出来,他神色内有振奋,摸了摸储物袋,深吸口气。

    “那千丈处的火灵,就算是仙境巅峰遇到也都危险,有此火在,我有了杀手锏,不过此火应不会永恒,不知可以使用几次!”孟浩一晃,刹那消失。

    接下来的数日,南域的很多地方,陆续的出现了孟浩的身影,他去了所有记忆里的山河,直至到了墨土,在那里看到了很多故人。

    而西漠,依旧还是一片紫海弥漫,没有生机。

    在墨土,与故人告辞后,孟浩去了当年在墨土时,感受过的那处似曾经与季天交战而失败的存在所在之地,可那里已空空。

    随后,他又去了天河海。那里如今一样死寂。与曾经区别很多。内环中,孟浩没有看到那艘古老的舟船,他内心对此舟,有很深的疑惑,他始终都记得在仙墟中,也曾看到了那艘舟船。

    走了一圈,当孟浩回到了东土大地时,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明白,自己要走了。

    “小胖子在古仙陵,陈凡师兄在一剑阁,王有才则是去了落月湖……就连季家的那些之前见过的不少天骄,都已离去,回到了季家主山。”孟浩轻声喃喃,这些事情,是他父亲告诉他的。

    而曾经活跃在南域的那些各宗天骄,如今要么死亡,要么离去。要么就是与孟浩之间的差距太大,大到已相互无法看到的程度。

    “是该走了。”孟浩走在东土大地上。有些感慨,他走过一山山,走过一片又一片平原,似要将这南天大地留在记忆里,直至这一天,孟浩在一条东土的大河边,停下了脚步。

    他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很微弱,若非是孟浩路过这里,很难察觉得到。

    “这气息……”孟浩看着眼前这条河,此河堪称东土第一河,贯穿大半个东土大地,源头是在天河海。

    让他奇异的是,这气息他不但熟悉,而且熟悉到了极致,那是……他自己的气息!

    孟浩沉吟中,循着那气息的指引,走在河边,向着远处走去,此地是一片没有人烟的荒岭,四周草木间,能看到一些野兽的粪便。

    直至在不远处的一片浅摊上,孟浩看到了一物,在看到此物的瞬间,他脚步猛的顿住,睁大眼,愣在那里,呆呆的凝望。

    时间仿佛停止,世界似不再运转,孟浩的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唯独那河水上漂浮之物,永恒的存在,成为了他眼睛里,唯一的色彩。

    那是一个葫芦。

    一个卡在了两块岩石间,风吹雨打,河水浸透不知多少年的葫芦,这葫芦已近乎腐朽,残破不堪,安静的在那里,似始终都在等待有一天,会有人将它捡起。

    或许,若没有这两块石头,顺着河流,这葫芦会飘行的更远,或许……它真的会漂到大唐。

    孟浩身体轻轻颤抖,这葫芦,看起来很平凡,可他却永远都不会忘记。

    当年还是书生的他,又一次科考失败后,站在大青山上,亲手写下了一个纸条,塞入一个葫芦里,扔到了山下的长河中。

    那条河,传说通往东土大地,而如今孟浩也早已明白,那条河并不通向东土,它只通往天河海。

    多少年来,似乎有一种力量,让这个葫芦,在天河海上漂浮,一路来到了东土,飘到了这条河中,被卡在了这里。

    孟浩怔怔的看着这个葫芦,这熟悉的气息,正是从其上散出,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再看到当年扔下的葫芦,他本以为,这葫芦要么就是沉在了河海里,要么就是被人捡起了。

    “我踏入修行前,扔下了它,如今要离去时,又看到了它……”孟浩沉默,缓缓走去,走到了葫芦边,弯腰将其拿起。

    这葫芦已腐烂,孟浩拿在手中,似不需怎么用力就可以扣入进去。

    “可它……怎么会还存在,几百年了……它只是一个平凡的葫芦,应该是消散了才对。”孟浩沉默中,将这葫芦的塞子取下,里面有些潮湿,可却没有水,孟浩一倒,一个纸条掉了下来。

    看着这个纸条,孟浩脸上露出了感慨与追忆,他追忆自己曾经的年少,追忆自己在大青山上,每一次科考落榜后的大吼与发泄。

    他更是追忆自己在云杰县的生活,追忆那里的一切往事。

    轻轻地,将这纸条打开,上面的字迹尽管已模糊,可孟浩还是依稀看到了,自己当年写下的宏愿……

    孟浩望着纸条,笑了,笑容里,这葫芦似不再承载他的愿,消散成了飞灰,而那纸条在孟浩的手中,也渐渐碎裂,眨眼间,在他的指间,一样化作了飞灰,抓不住,随风消散。

    而孟浩感受中那熟悉的气息,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孟浩默默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时间流逝,一天,一天,转眼间,过去了七天,河水在流淌,日月在交替,四周的河边。有鸟兽来临又离去。

    七天后,孟浩睁开了眼,他的目中露出明悟。

    “这世间,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孟浩喃喃。

    “那是愿。”

    “这平凡的葫芦,之所以保存到了至今,是因那里面,承载了我的愿,我是修士,随着我的强大,哪怕是我当年的愿。也依旧在冥冥中,强大起来。

    所以可以形成我熟悉的气息。可以让那葫芦……残存下去。”

    “而我方才拿起的一颗,凝聚在这葫芦与纸条上的愿,没了,如同回到了我的手中,所以它们消散在了天地间。”

    “如同在擂台上,香火道的谢一仙所说的那些话语,香火……凝聚世间众生的愿,此愿修行,便是香火。”

    “没想到,在这里,对于香火愿力,我却顿悟。”孟浩喃喃,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沉默片刻后,他右手一挥。

    仿佛时间逆转,那七天前消散的飞灰,居然重新出现,于孟浩的手中,再次化作了那张纸条,而消散的葫芦,也再次凝聚出来。

    孟浩神色平静,将纸条重新放入葫芦内,扔到了河水里,在这河水的流淌下,葫芦飘摇而去,越来越远。

    “愿望还没有达成,怎能消失……不知多少年后,会有谁,捡起我的葫芦,那里面有我的愿……有我的气息……”孟浩望着远去的葫芦,脸上慢慢露出了微笑。

    “该离开了。”孟浩深吸口气,转身时,他神色内露出果断,一步走去,身影消失,出现时已在了天空,长虹呼啸,眨眼无影。

    一天后,东土大地方家,后院内构架出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此阵散发微弱的光芒,在阵法旁,除了孟浩与他的父母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对方秀峰夫妻很是恭敬,看向孟浩时,带着感慨与慈爱。

    “浩儿,这是你十九叔,是我们这一脉,为父的弟弟。”方秀峰缓缓开口。

    孟浩抱拳,深深一拜。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赶紧扶起孟浩,越看越是喜爱。

    “好小子,不错,不错,等回到了家族内,我家那小子,你要对帮十九叔照顾照顾,他整天不务正业,让我很头痛。”

    “方家在东胜星,与南天星之间距离很远,以你的修为,还无法横渡星空,且途中需要两次传送,故而你六叔亲自到来,一路带你回去。”方秀峰望着孟浩,严肃的开口,其旁孟浩的母亲,神色内满是不舍,可她明白,孟浩的路,在星空,不再这里。

    她只能给孟浩整理了包裹,哪怕有储物袋,可这包裹是她亲手缝制,又帮孟浩整理了衣衫,看着眼前这个长大的儿子,她的眼睛有离别的泪水。

    “娘,不用担心,我没事。”孟浩轻声开口。

    “为父无法离开南天星,你在外面若有危险,我也无法保护你,这鳄鱼可为你短程护道,但最终还是要看你自己,若是陨落……”方秀峰望着孟浩,轻声开口时,一挥手,那条被驯服的鳄鱼,缩小后乖巧的落在了孟浩的手上,钻入到了袖口内。

    “为父为会为你报仇!”方秀峰轻声喃喃。

    孟浩与中年男子站在阵法中,随着阵法光芒慢慢闪耀,孟浩望着阵法外的爹娘,他的眼中有些湿润,向着爹娘跪拜下来,磕了三个头。

    “爹,娘,我走了……你们不用挂念,不用担心,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

    轰!

    阵法光芒滔天闪耀,依稀能看到孟浩站起了身后,身影一瞬消失,临消失前,他向着爹娘挥手。

    孟浩的母亲,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怔怔的看着光芒内消失的孟浩,那种担忧,让她一下子似老了很多。

    方秀峰看似坚强,可实际上这一刻,他的双眼也有些模糊。

    “孩子大了,我们要让他们,自己去飞。”(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