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01章 抽丝剥茧!(第一更)

    孟浩沉默,向着面前的大长老抱拳深深一拜,在大长老慈祥的微笑中,孟浩离开了大殿,向外走去。

    当整个大殿只剩下大长老一个人时,他脸上的慈祥渐渐收起,化作了平静,唯独在目中深处,有一抹外人看不到的阴冷,一闪而过。

    转身时,他向着大殿内走去。

    “谢谢。”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在这大殿内回荡,大长老脚步一顿。

    “我帮的不是你,而是遵从族规,一切……为了家族!”

    孟浩走在祖宅内,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属于他的洞府而去,不多时,就回到了洞府,刚一踏入院子,就看到方西睁着眼,正与皮冻以及鹦鹉对持。

    孟浩心中有事,走入阁楼中,盘膝坐在那里时,他双眼一闪,从储物袋内将装着涅槃果的玉盒取出,目光炯炯,凝神看去。

    “意料之外……大长老,居然真的将此物还给了我……”

    “他在大殿内所说的那些,听起来不像是虚假,可我对他的感觉,总是觉得此人……并非如表面看去那样。”

    孟浩并非多疑,而是在踏入修行后,他一路并不顺利,若非时刻警惕,早已不知陨落多少次。

    如今在这方家,孟浩知晓身边有危险,自己游走在平衡之中,稍微一个不谨慎,或许就会出现生死。

    “这涅槃果,一定有问题!”孟浩双眼一闪,他还是坚持自己对大长老的判断,没有被对方的言辞改变了思绪。将面前的玉盒。缓缓打开。

    淡淡的威压从这玉盒内散出。孟浩望着里面放着的两个婴儿拳头般大小,可却干瘪的果实,沉默不语。

    身体内血液在这一瞬加速流转,那种血脉之间的联系,让孟浩的判断,缓缓动摇。

    “这的确是涅槃果,而且能引动我的血脉感应,它们……应该就是当年从我身上绽放出来。”

    “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孟浩轻叹一声,沉吟时,轻轻将一枚涅槃果拿起,放在了面前,当他的手与这涅槃果碰触时,体内血脉的感应,更为强烈,似在渴望融合这枚涅槃果。

    “需要足够的灵液,才可以将这涅槃果恢复,那个时候就可以融合……”孟浩轻叹一声。正要将手中的涅槃果放回玉盒内,忽然。孟浩的手一顿,他的双眼在这一刹那,猛然间露出了强烈的精光。

    “不对劲,这涅槃果的岁月气息……并非几百年!!”他的呼吸微微急促,缓缓的抬起手,放在了面前,死死的盯着,半晌之后,孟浩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孟浩曾是岁月之修,修行过岁月神通,对于一个物品的真正存在时间,有着旁人无法比拟的敏锐,这涅槃果哪怕气息微弱到了极致,且存放在玉盒内,保存很是完整,使得岁月的气息几乎不可察觉,可……孟浩还是看出了端倪。

    这一点,就算是大长老那里,怕也没有预料到。

    “我倒要看看,这两枚涅槃果,到底存在了多久!”孟浩左手立刻掐诀,岁月法诀转眼散开,一一烙印之后,孟浩目中露出推衍之芒,以他的岁月之法,仿佛一层层剥开这涅槃果上的神秘面纱。

    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

    直至一个时辰后,孟浩呼吸急促。

    “已经一万年了!!”他如今可以确定,这涅槃果,根本就不是属于他的那两枚,此刻眼中寒光闪耀,深吸口气后,孟浩继续以岁月术法,查看这涅槃果上准确的存在时间。

    一万五千年、两万年、两万五千年……

    若非孟浩此刻八成真仙,体内那条仙脉也凝实了八成,必然无法支撑他去完成如此多的岁月术法,直至日落西山,明月高挂时,孟浩身体猛地一颤,他的修为近乎全部消耗,终于……大致判断出了这枚涅槃果,真正的岁月。

    “超过了……十万年!!”

    孟浩呼吸急促,神色露出无法置信,他又看向另一枚涅槃果,在感觉上,这两枚涅槃果一模一样!

    “都超过了十万年!”

    “这不是我的涅槃果,这是谁的涅槃果!”孟浩双眼闪耀,这一刻,他对自己的判断,无比的坚定,大长老那里,一定对自己并非善意。

    “问题不是出在灵液上,也不是出在他的那些话语上,而是出在……这之前在我看来,最不会出问题的……涅槃果上!”孟浩面色立刻阴沉。

    “此刻想来,他之前言辞里,曾数次看似关切的说出,让我尽快融合涅槃果,这句话……有大问题!”孟浩眼中杀机一闪,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若自己融了这两枚涅槃果,必定有生死危机。

    孟浩冷哼一声,将涅槃果放入玉盒内后,立刻将其收起,走出阁楼,阻止了方西与皮冻以及鹦鹉之间的斗法。

    “方西,家族内,你可听说,还有谁诞生过涅槃果?”

    满脸疲惫,可目中却有执着之芒,甚至带着兴奋的方西,当听到孟浩的问询时,愣了一下。

    “没有啊,只有涅槃花,可那没用,能诞生出涅槃果的,只有你……咦,我想起来了,似乎曾经有传闻,我们方家曾经的第一代老祖,也曾出现过涅槃果,怎么了?”方西诧异的问道。

    孟浩双眼一闪,微笑避开这个话题,他内心再次觉得不对劲。

    “第一代老祖的涅槃果,这必定是至宝,怎么可能会给我?可在时间上,似乎这涅槃果又极为古老,超过了十万年……”

    带着疑问,孟浩神色不露丝毫端倪,从第二天清晨开始,他就在整个方家的祖宅内转悠,认识了不少族人,也去了不少阁楼,认真的做好一个失散多年的族人,在回家后,应该去做的事情,比如……渴望去了解家族的历史。

    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什么端倪,这样的日子,直至过去了六七天后,孟浩对于宗史阁,有了浓厚的兴趣。

    那里,记录这很多家族曾经的历史,对于孟浩时常会在这里出现,无人觉得意外,在这里,有海量的玉简,记录着一件件过去的事情,只是对于一代老祖,却是很少记录,往往一言半语,描述简单。

    直至过去了半个月,甚至大长老那里也让善意的召唤他过去,提醒他要尽快去炼制灵液,用来融合涅槃果后,孟浩终于在一些散乱的记录中,于脑海里,整理出了一份资料。

    “六代老祖,修为通天,一日闭关……暴毙!”

    “十代老祖,一样在闭关中……暴毙!”

    “还有十三代,十六代老祖,几乎全部都是在闭关中……暴毙!”

    “除了这些,十万年来,时而还有一些家族内的天骄族人,在闭关中莫名其妙的死亡。”孟浩盘膝坐在他的洞府阁楼中,闭目时,脑海里浮现他这段日子,从海量的玉简与历史中,察觉到的不起眼的蛛丝马迹。

    这些,原本都不起眼,却极为驳杂,很少有人能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可经过孟浩在这危机下,疯狂的整理之后,孟浩在其中,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机弥漫。

    “直至三万年前,这样的暴毙才大范围的减少,到了如今,很少出现了。”孟浩双眼缓缓开阖时,其内有精芒一闪而过。

    “随后,我又分别去寻找这些暴毙的先人,他们的生平记录……找到了一个共同点,这些人,要么去过祖宝塔,要么就是立下了功劳,获得了祖宝塔的赏赐。”

    “这是一个疑点,可十万年来,获得祖宝塔赏赐的族人很多,只有这些人暴毙,说是疑点,但也勉强。”

    “直至……”孟浩一拍储物袋内,将玉盒取出后,他的双眼露出强烈的寒芒。

    “直至,三万年前,最后一个暴毙死亡的族人,我在他一个子嗣的生平记录里,找到了一个信息!

    此人暴毙前,曾与其子有言辞,要去融合先祖之物,此物融合者,无人成功,全部死亡,可有先祖遗言,若有人能将其融合,可解方家血脉之谜!”

    孟浩深吸口气,闭上了眼,片刻后再次睁开时,他的目中平静,没有波澜起伏,低头望着手中的玉盒。

    “若我没有猜错,那么方家历史上,那些暴毙之人,他们或许不是全部,但其中绝大多数,让他们暴毙的原因,就是这两枚涅槃果!

    这两枚涅槃果,就是……先祖之物!!”孟浩脸上露出冷笑。

    “大长老让我尽快融合,这是让我尽快暴毙!”

    “大长老当着众多族人面,还给了我涅槃果,让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再也说不出什么,而他又誓言偏袒我,更是坦荡到了极致。

    而我若死在了融合涅槃果中,因古来就有不少人在融合中死亡,哪怕是融合先祖的涅槃果暴毙,可他只要言辞引导,立刻就会将我的死亡,一样归咎为涅槃果。

    如此一来,天衣无缝,我死,也是白死了,说不定,他还会为我举办一场浩大的葬礼……”孟浩嘴角笑容,越发冰冷。

    ———-

    第一更!!!(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