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03章 锋芒稍露!(第三更)

    整个方家丹道山脉,纵横无尽,蔓延八方,除了中间的万山外,四周环绕十万大山,唯有丹师才可居住在万山中。

    而根据丹师的等阶,越高者,越是居住在核心。

    至于外围的十万大山,被划分成了十个区域,都是药童学习之处,其中以药木为名的,共有万峰。

    孟浩要去的,是药木第七一九一峰。

    好在这里不限制飞行,否则的话,怕是短时间内无法达到,孟浩身体一晃,速度极快,按照地图标示,半柱香后,终于看到了前方一座古朴的山峰。

    这山峰没有尖,仿佛被人从中直接削开,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广场,此刻上面正有数百人盘膝,听着正中间,一座高台上,一个穿着丹师长袍,领口处有一条金龙的老者,讲述草木。

    那老者滔滔不绝,时而抬手时,在他的手中就会出现一株株药草,更有的会在他手中盛开,偶尔也有五光十色,听的四周众人,一个个大有明悟。

    这四周盘膝的数百修士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方家族人,来此要学习炼丹,先从药童开始。

    孟浩的到来,没有人去理会,他坐在了一旁,看着高台上的老者讲述草木。

    “这是神照花,此花又名阳生叶,一天之中,唯有正午之时药力最好,切记此花的脉络,因为它与神雨花很相似。”老者淡淡开口,又取出一些药草,一一介绍。

    他目光时而扫过四周。看着下方那些来此听自己讲述草木知识的药童一个个认真的样子。他就很有成就感。

    平日里。在丹师中,他只是一阶,且此生无望晋升,故而被丹道一脉安排为药童讲述草木,也唯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享受到,那种众人看向自己时,羡慕的目光。

    正说着。忽然老者内心有些不悦,他看到那刚刚到来的青年,居然在听自己讲述时,皱了下眉头,原本他也没太去在意,可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这老者发现,那青年一连皱了七八次眉头。

    这就让老者更为不悦了,他在这里讲述多年,哪一个药童看到自己。不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就算是在丹道外是家族的天骄。可在这里,自己就是权威。

    孟浩的皱眉举动,这老者之前从没遇到过,此刻越发觉得刺眼。

    孟浩听着老者讲述草木,当说到明月藤时,他再次皱了下眉头,在孟浩听去,这老者的草木知识,有一些是错误的,这样的错误,讲述给旁人去听,会让这些药童在未来,付出一些代价后,才会明白。

    “天寒之时,在一些曾经炙热的地方,会生长出一种树,名为冬木,此树以修火焚烧,可凝聚出一种木液,此液宝贵,叫做冬寒液!”老者刚刚说完,立刻看到孟浩那里,居然又皱了一下眉头,这已经是第十多次了,老者终于无法忍受,猛的从高台上站起,神色冷傲,右手一指孟浩。

    “你,叫什么名字!”老者声音如洪,轰隆隆的传出,让四周那些听的如痴如醉的药童,纷纷惊醒,顺着老者所指,齐齐看向孟浩。

    “孟浩,你也可以叫我方浩。”孟浩淡淡开口。

    “目无尊长,老夫身为丹师,你是药童,我问你话,你敢不站起回答!”老者冷笑,声音锐利。

    孟浩闻言,不想与这老者去计较,索性站起了身。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老夫问你,为何在这里听我讲述时,总是心不在焉,频频皱眉,若是不喜欢来此听老夫述说,你立刻滚,休要在这里让人厌烦。

    你叫方浩是吧,从此之后,此山不欢迎你。”老者冷哼一声,他心性不宽,孟浩的皱眉,对他来说就是挑衅与质疑。

    孟浩皱起眉头,目中有些冰冷了,他看了老者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就要离去时,老者冷哼一声。

    “让你走了么,若说不出为何皱眉,你要滚回去,而不是走回去!”

    孟浩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看向那老者时,声音平静的传出。

    “我第一次皱眉,是你说起阳生叶,此叶正午时虽是药效最好,但却不适合采摘,更不适合炼药,因那个时候,此叶阳气太重,以此炼药,非主药也就罢了,若是主药,必定丹毁,需在正午后过一刻时,再去采摘!”孟浩声音铿锵有力,话语回荡时,向前走出一步。

    老者面色一沉,正要开口时,孟浩声音再次传出。

    “我第二次皱眉,是你说起落地根,此根你完全说错,其内蕴含腐气,真正的落地根,是与地面连接的那一寸位置,半寸在地,半寸在空!若是取错了,也可出丹,药黑,有毒,吞食不利。”

    孟浩开口时,再次走出一步,气势微微崛起。

    老者那里面色微微变化,阳生叶他还可以去辩解,可这落地根,在孟浩说出的那一瞬,老者内心咯噔一声,他猛然间想起,自己曾经一次以落地根炼丹,似乎正是这样。

    “我第三次皱眉,是你说起徐柳枝,此枝你前半部分说的没错,的确是取九叶一起炼化后,可形成真正徐柳叶,但却漏掉了一点,需取一些树下泥土,一起炼制,因生长徐柳枝的地方,泥土多金木融合,可驱金生木!”

    孟浩再走出一步,老者那里面色变化,额头居然流下汗水,身体下意识的退后,似孟浩的走来,有一股无形的气势,让他不由得心惊。

    更为重要的,是那徐柳叶,让老者大吃一惊,此事他也是首次听说,可却猛然间想起,一次去其他丹师那里做客时,曾偶然间看到对方炼制徐柳叶,正是加入了泥土,而他当时还在纳闷,可却不好意思开口去问。

    “我第四次皱眉,是因你说云吞草,此草怎么可能如你所说生长在云中,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此叶长在山涧内,有云雾缭绕,故而叫做云吞草!”孟浩再迈一步,老者面色苍白,脑海轰鸣,下意识的退后,他想起来了,的的确确是自己说错,这云吞草,他方才只是戏谈,并非真实,因为就连他自己,也都不知真实是什么样子。

    “我第五次皱眉,是因你说九眼木……”

    “我第六次皱眉,是因你说罗林草……”

    “我第七次皱眉……”

    孟浩每说一句,就前行一步,那老者的面色就会再苍白一分,不断地后退,神色内更有慌乱,这一幕,立刻让四周的数百药童,纷纷一愣。

    “我第十一次皱眉,是因你说明月藤,此藤开花两色,一色有毒,一色无毒,你只说了功效,却没有说辨认的方法,所以我要皱眉!”孟浩话语不断,一句高过一句,让那老者不断地退后,当说完这句时,孟浩直接站在了高台上。

    “我最后一次皱眉,是因你说冬寒液,真不知道你的草木是和谁学习的,冬寒液尽管以修火焚烧可出,但却是劣等,上品的冬寒液,是需术法之雷轰击形成!”孟浩说到这里,大袖一甩,声音回荡四周。

    “丹道浩瀚,草木更是海量,无人能全部记住,你说错一些,也不是不可谅解,可……这里是家族的丹道一脉,来听你讲述的都是家族的族人,你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也没人笑你,何必胡言乱语,若是按照你的方法,日后必定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孟浩言辞很不客气,他之前本打算离去,可对方咄咄逼人,既然如此,孟浩也只能说出他皱眉的原因。

    那老者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却一句话也都说不出来,脑海嗡嗡,的确是有一些,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可说着说着,就按照自己的经验,自以为的说出。

    如今他面色煞白,身体微微颤抖,在孟浩的训斥下,无法反口,甚至他不知为何,居然有种仿佛当年自己是药童时,面对丹师的敬畏之感。

    尤其是孟浩说的那些,让他内心震动时,更是解开了不少曾经的疑惑。

    “方浩……我想起来了,他就是让门光万丈,血脉浓郁到了极致的那个方浩!!”

    “真的是他,他来自南天星,当年据说他有七岁浩劫,如今归来,不但血脉浓郁,居然连草木这里,都让丹师哑口无言!”

    “他是嫡系长孙,血脉上超越了卫公子,他居然来到了丹道一脉!”

    “我听他说那些草木,茅塞顿开,莫非这方浩,他是丹师?”

    四周数百方家族人,立刻传出议论之声。

    孟浩正要转身离去,就在这时,那老者忽然深吸口气,上前一步,向着孟浩抱拳深深一拜。

    “方丹师,您教训的对,老夫方群,是我错了,还请方丹师留下,为我等解惑,我……我这里有一些草木上的疑问,求方丹师相助。”老者方群脸上有些羞愧,连忙开口。

    他话语一出,立刻四周那些药童全部振奋,他们自然看出孟浩这里的草木造诣,远远超过了那老者。

    这种程度的丹师,若是能给他们讲述一番,对他们而言,就是机缘与造化。

    “请方丹师留下,指点我等!!”

    “方丹师,我们对于草木上有很多疑问,还请方丹师看在同族的份上,为我等解惑……”

    众人纷纷开口,齐齐一拜,孟浩顿了一下,望着四周那些族人,沉默少顷,缓缓的点了点头。

    立刻就有欢呼之声,从人群内传出,此起彼伏。

    —–

    三更!还有!!!(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