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04章 现在就斗吧(第四更)

    “天雨叶络,这是一种需在雨水里侵泡后,方可浮现的脉络,以此脉络炼制丹药,我所知道的,有八万七千六百四十五种变化……”

    “中道木,不可成为主药,此木炼丹,可增加金属性之力,成就丹药时,颜色大都是金色。”

    孟浩站在高台上,介绍了一些较为有特点,且容易混淆的草木后,便开始让这里的药童发问。

    丹师老者,名为方兴涛,他也坐在了下方,不断激动的开口,问出自己在草木上的不懂之处。

    “天河石,并非真正的石头,而是石头缝隙内生长的一些细微的海苔之物,所以裂缝越多,品质自然就越好。”

    “九龙香,不是天地生长,而是以九种药草嫁接后形成,至于方法,因是秘药,故而我所知道的,是自己闻丹判断而出,成功几率达不到十成。”

    孟浩耐心的为四周这些药童以及方兴涛那里解答,说着说着,天色已是简单,四周之人却没有一个疲惫,一个个都精神振奋,更有不少将孟浩今天所说的那些,全部烙印在了玉简上。

    直至明月高挂,可此地之后依旧没有散开,甚至四周山峰,有不少药童在路过时,被这里的一幕吸引,纷纷诧异居然有丹师在下方听人讲述草木,尤其是再认出了那老者后,这些路过的药童带着好奇来临,可随后……就没有走的了。

    很快的,这山峰平台上,密密麻麻。不再是几百人。而是上千人。问出的问题,更是多种多样,可没有一个,是孟浩无法回答的。

    更有一些人要试探,问出的草木刁钻,可孟浩那里,几乎不假思索,立刻就开口。所说不但完全正确,更有一些,让那些提问之人,也都心神震撼。

    到了最后,山顶满了……那些来临之人,不愿离去,而是漂浮在四周去听。

    孟浩数次想要结束,可四周之人太多,问题不断,他有心离去。可一想到自己要在家族内崛起,似乎这丹道一脉。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就没有离去。

    渐渐地,一夜流逝,孟浩的讲述,对于丹修而言,仿佛是布道一样,四周的药童越来越多,当太阳升起时,四周密密麻麻,足有上万人。

    此事轰动了附近区域,引起了更多的人前来,听闻孟浩讲述草木,而问出问题的,也更多,可从始至终,孟浩仿佛无所不知,没有一个问题,可以让他迟疑丝毫。

    这一幕幕,不断地震动所有人的心神,渐渐地,就连一些四周原本要讲述草木的丹师,也都皱着眉头到来,开始还在冷笑,可慢慢的就睁大了眼睛,露出无法置信之意。

    “他的草木造诣……居然……居然如此之高!!”

    “天啊,这四周无时无刻都有人在问询,涉及的草木范围极大,可他这里,居然全部都回答出来,且有根有据!”

    渐渐地,这四周之人,更多了起来,孟浩一连说了三天,人数到了三万,轰动了丹道一脉的药童界,也让不少一阶丹师,纷纷来临,至于二阶丹师,大都是在内山中,外山这里的事情,一般很少干扰,也不会太去注意,毕竟丹师一旦炼丹,如同闭关。

    “三仙叶,这是一种少见的药草,没想到在方家丹道一脉,居然可以自己培养,这种药草若作为主药,可炼制的丹药太多,我没有炼过,可知晓的丹方,就足有一千多种。”

    “太阳花?这是传说中早已灭绝之物,我自然没有见过,传说中,若在丹药上加入太阳花,炼制出的丹药,品质有一定的可能,突破十绝丹。”

    孟浩盘膝坐在高台上,微笑开口,四周所有人,都是精神抖擞,哪怕三天时间,也都不见丝毫疲惫,对他们来说,这一次的机会,他们深刻的知晓,极为难得。

    与此同时,随着消息的传出,方家祖宅内,方云易坐在他的洞府内,面前有一个药童,正绘声绘色的描述孟浩讲述草木之事。

    方云易面色阴沉,半晌之后冷笑。

    “这算什么,丹道一脉内山中,任何一个二阶丹师外出,如果要开坛讲述草木,也都会引来上万甚至更多的族人去听。

    他区区一个孟浩,从南天星那偏僻的地方走出,就算有些本事,也是有限的很,刚进入丹道一脉,就如此嚣张,小人得志!”方云易冷声说道,他对于在天南星上发生的事情,至今耿耿于怀,对孟浩那里恨之入骨。

    他想让卫公子去收拾孟浩,可多次挑拨,对方都不知为何隐忍下来,方云易正烦心时,又听到这药童说起孟浩在丹道一脉引起的震动,此刻冷哼一声,打发走了药童族人后,他皱起眉头。

    “这该死的孟浩,不能让他如此快活!”方云易咬牙,取出一枚传音玉简,烙印神识在内,更是许下诺言,一挥扔出。

    这玉简刹那破空而去。

    不多时,在丹道一脉,一万内山之中,靠近外面的一座山峰上,有一处极为奢华的阁楼,其内有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丹师长袍,领口处赫然有两条金龙,他正在炼制丹药。

    他面前丹炉散发红芒,一闪一闪,有丹香从其内时而散出,缭绕在山峰上,让这里的草木,仿佛也都被滋养。

    就在这时,一枚玉简破空出现,漂浮在那里,这中年男子看都不看一眼,持续炼丹,直至过去了一个时辰,丹炉的红光慢慢消散,彻底熄灭后,这中年男子喃喃低语。

    “这一炉归凡丹,我已炼制了三个月,可惜消耗太大了……不知这一次,是否能成功,若无法成功。则还需换取药草。”中年男子皱起眉头。这才右手虚空一抓。将那玉简拿了过来,神识一扫后,他双眼一闪。

    “方浩?就算是我,最近也都听说了他的名字,血脉门光万丈,不过在方家,仅仅依靠血脉是不够的。”

    “可这方浩毕竟是天骄……”

    “不过我身为丹道一脉,自成体系。倒也不怕什么天骄不天骄的,他与方云易之间不管有什么矛盾,既然方云易许下如此代价,我帮他一次又何妨。”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可他正愁一旦丹废,还要再换药草,心痛时,遇到了这种事情,想了想,也就没有拒绝。迈步间一晃,直奔外山而去。

    “区区一个从南天星到来的族人。在丹道上又能有什么本事,草木造诣,只是最低层次罢了,能引起一些药童围观,任何一个二阶丹师都能做到。

    至于那些一阶丹师……”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方家丹道一脉,能被安排到外山的一阶丹师,都是再无法进阶之人。

    “七一九一……我想起来了,那是方兴涛负责之地。”中年男子笑了笑,方兴涛在丹师中,属于是一阶中的最底层,之所以能通过一阶丹师的考核,也是走了运。

    他速度极快,飞出内山,一路但凡是有药童看到他,都是立刻恭敬的抱拳,一路疾驰,中年男子很快就来到了外山区域,一炷香后,当他远远的看到了药木七一九一峰时,他看到了四周,赫然有数万药童环绕,层层叠叠,一看仿佛那里形成了风暴。

    这一幕,让这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有些刺眼,他每次走出内山,在外讲述时,也就是上万人左右来临,可这里,居然有三四万。

    中年男子迈步走来,可这里的药童都在目不转睛的望着山峰上的孟浩,全身心的沉浸在内,一时没有注意到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皱起眉头,冷哼一声,声音蓦然传出,立刻让四周的不少药童被惊醒,当看到中年男子后,全部都神色变化,连忙拜见。

    “见过须中丹师!”

    “是方须中丹师!!”

    很快的,四周之人都纷纷注意到了中年男子,立刻拜见,中年男子倨傲的点头,一路走来,众人全部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使得中年男子直接走到了山峰,走到了高台上,站在了孟浩的一旁。

    上下打量了孟浩几眼。

    下方的那些药童全部起身拜见,方兴涛以及其他的一阶丹师,也都立刻起身。

    唯独孟浩,依旧盘膝做在那里,对方明显来意不善,那打量自己的目光中,带着轻蔑之意。

    “你就是方浩?”方须中冷淡的开口。

    在孟浩点头后,方须中的嘴角,轻蔑之意更为明显,一挥袖,声音冰冷。

    “只是一个药童,也敢开坛讲述草木,成何体统!”

    “不过方某也不难为你,我问你三种药草,可你若回答不出来,就立刻结束此地的混乱,安心做好你的药童,别自大到认为自己已是丹师!”说到这里,方须中想到方云易的要求,又加了一句。

    “还有,作为扰乱丹脉秩序的惩罚,你之前讲述多久,就要跪在此地多久!”方须中冷淡的开口。

    孟浩望着眼前这倨傲中带着轻蔑的中年男子,皱起眉头。

    “我只是一个药童,你是丹师,这有些欺负人吧,另外,我若是回答上来了呢?”

    “那就允许你在这里开坛。”方须中冷笑,缓缓说道。

    孟浩面露迟疑,似有些不敢尝试的样子,可碍于四周人太多,颜面上过不去,一咬牙,拿出一个储物袋,放在了一边,眼睛红了,抬头盯着方须中。

    “我好心为族人讲述我对草木的理解,你来阻止,且让我输了后跪在这里羞辱我,而你若输了,则没有任何损失,这不公平,除非我们是赌斗,我这里有一储物袋的灵石,你若也能拿出,我就认了!

    否则,我大不了现在就走。”

    方须中皱起眉头,他这一次来,身为丹师,的确是以大欺小,四周人不少,他也要考虑影响,且若对方不跪,也就不算完成了方云易的要求,沉吟中,他看了一眼孟浩后,方须中冷笑,暗道回头羞辱了这方浩后,定要让方云易在拿来一些好处,想到这里,他也拿出一个储物袋仍在一边。

    他没有说话,但目中已有了寒芒。

    孟浩深吸口气,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似有些不好意思。

    “多谢方丹师,我们现在就赌斗吧。”

    ————-

    今天一天没休息,都在码字,希望以爆发向大家表示歉意!(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