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26章 道与器!

    孟浩深吸口气,迈步间直奔山顶,一路走去,当到了山顶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老者,身边云雾缭绕,背对着自己,站在山顶,缓缓转身,含笑看向孟浩。

    在看到这老者的刹那,孟浩猛地睁大了眼。

    这老者,给孟浩的感觉,与丹老极为相似!

    实在太像了,不是容颜上的相似,而是气质上,给人的感觉,近乎一模一样。

    尤其是四周云雾缭绕,孟浩第一眼模糊中,感觉如同看到了丹鬼。

    都是白衣,都是一头白发,都是容颜苍老,都是丹香弥漫,都是慈祥和蔼,都是在看向自己时,神色内带着期许之意。

    “能炼制出都天阳神丹,尤其在非丹方特定的时间与时辰,方浩,你的丹道造诣,已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老者望着孟浩,缓缓开口。

    仅此一句话,孟浩就立刻判断出来,旁人所说的三枚丹药,丹老也无法炼制,此言或许并非真实。

    那都天阳神丹的重点,就是时间与时辰,而能明悟“非特定”这三个字,则显然是对这都天阳神丹,有极深的了解。

    孟浩若有所思,看了一眼丹老,耳边时而传来一声声此山那些独角仙的嗡鸣,有时大部分发声,使得声音很强烈,有时偶尔几只,声音绵长。

    “方浩,你看那里,告诉老夫,你看到了什么。”丹老目光看向远处的天地之间,诸多的山峰云雾缭绕。

    孟浩双目一凝,他不知为何。看到这丹老后。他的心不由得平静下来。仿佛整个人有些空灵,随着眼前这老者的话语,好似被带入到了一个奇异的境界里。

    说不清晰,可他却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渐渐沉下来的平静,目光望向远处,看着天地之间的山与雾。

    “丹老前辈,您看到了什么?或者,您想让我看什么?”孟浩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丹老笑了笑,对于孟浩这滑头的话语,没有去在意,甚至目中还有些欣赏,他原本,也不是让孟浩来回答。

    “我看到了山,看到了雾,看到了丹道一脉的修士,看到了这个世界,属于我们丹道一脉的世界。”丹老似很感慨。

    孟浩沉思。对于丹老的话语,他不知道有什么含义暗藏其中。

    “这是器。它无形而又有形,能看到也看不到,它是我们丹道一脉的器,也可以说是身躯!”丹老忽然说道。

    “三万多年前,我丹道一脉盛世,道器结合,或许能永恒长存……可随着丹道一脉诸多老祖坐化,随着最后一位老祖,反出了丹道,在外创造了药仙宗。

    同时,外界的丹道学说撞击过来,从那一刻起,丹道一脉的器……碎裂了。”

    “此后的几万年,一代又一代的丹师悟丹,试图恢复巅峰,可……他们的丹道,已忘记了器,而是过多的去接受外界的丹道。

    如同灵魂出窍……

    他的魂在外,不再身躯中。

    如同梦游,我方家丹道的魂,被撞击出去,在外界吸收了太多的驳杂丹学,而方家本身,因身躯内没有了魂,急切的渴望,甚至茫然的去寻找,找来的……往往都是外界的丹学。”

    “长此下去,方家的丹道,就慢慢的遗失在了历史中,渐渐的消散了。”

    “道与器,需结合在一起,捡起我方家的丹道,将其恢复巅峰,才是我方家丹道一脉,真正的崛起!”

    “所以,才有了这三枚丹药!”

    “你,懂了么?”丹老缓缓开口,目光从远处收回,重新落在了孟浩的身上,望着孟浩的双眼,似要看透孟浩的目中深处,看到孟浩的魂。

    孟浩沉默片刻后,抬头望着丹老。

    “前辈的意思,晚辈懵懂一些,器无形有形,属于方家丹道用了很久岁月,凝聚出的魂,此魂需归体,否则必定浑浑噩噩。”

    丹老沉默,没有说话。

    “可晚辈还是有一点不明,成道者,吸取百家之长,成就自身之道,这不也是成道的必经吗?”孟浩望着丹老,平静的问道。

    “吸取百家丹道,让自身丹术大成,的确是成道之路,可……前提是,你拥有自己的道,如果你有,则才是吸取,若是你没有,以一人之道去撼动百家之器,那就不是吸取,而是被融合。”

    “器是家,道是心,器道结合,如同心在家中!方浩,你……真的懂了么?”丹老缓缓开口,再次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

    “听说,大长老给了你两枚涅槃果。”丹老似很随意的说了一句,不知是否巧合,在这句话传出时,正是这山上,那些独角仙大都嗡鸣时,使得孟浩若非距离很近,都有些听不清晰。

    这句话说完,大长老右手抬起一挥,一个储物袋飞出,漂浮在了孟浩的面前。

    “里面有炼制出都天阳神丹的全部奖励,除了仙器,你对于仙器有什么要求,想好后告诉老夫,我安排器阁去炼制。”丹老轻声开口。

    孟浩一震,他想起丹老两次的提醒,问自己懂了么……

    “或许,他问我的,既是丹道,其内也蕴含深意,是在提醒我,涅槃果是假的,亦或者,是在提醒我一些目前我没有发现的在涅槃果上的秘密?”孟浩若有所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在听到了仙器后,双眼一闪,微微迟疑后,立刻开口。

    “丹老前辈,那个……仙器我不要了,换一个奖励怎么样?”

    “你想要换什么奖励?”丹老看着孟浩,渐渐笑了起来,这是他首次微笑。

    “那个……”孟浩干咳一声。

    “丹老前辈,我觉得那些独角仙不错,不如前辈您教我虫道好了。”孟浩望着丹老,试探的问道。

    “哦?这些独角仙,血脉可以返祖,是老夫饲养了多年才培育出来,而虫道,也非外传之法,就算你是族人,也需经历考验后,才可接触。”丹老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看着孟浩,徐徐说道。

    孟浩双眼一亮,暗道对方没直接拒绝,这表示有戏,他之前在靠近这山峰时,就立刻被那些独角仙所吸引,很是心动,他从神墟归来后,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念头。

    他对那神墟里的虫海,羡慕的不得了,琢磨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一挥手,千万黑甲虫嗡鸣的铺天盖地,自己弹指间,敌人如自己当年般吓的发抖,自己一念之间,便可让人灰飞烟灭。

    一想到如果能有这一天,孟浩就很是兴奋。

    尤其是,他的储物袋内,还有那么几只黑甲虫,此虫生命力顽强,被孟浩封印,只是沉睡,并没有死亡。

    “前辈,你看,我吧……实际上我是一个对任何外力法器,都很拒绝的古修士啊,法宝,一旦用了,会产生依赖感,而虫道不一样啊,这是一门神通,一门学术,更是一种道!”

    “前辈,晚辈不求法器,只求道。”孟浩越说越严肃,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他说完后,立刻抱拳一拜。

    内心觉得自己最后一句话,说的还是很有水平的。

    丹老目光在孟浩身上停顿了半晌,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一枚玉简飞出,漂浮在了孟浩的面前,这玉简通体碧绿,其上一面雕刻着一只独角仙,狰狞无比,仿佛有滔天煞气。

    另一面,一样是独角仙,可却温和平静,仿佛人畜无害。

    “虫道三卷,第一卷观,你若有资质,老夫便教你。”

    “储物袋内,还有一枚令牌,丹道有规,都天阳神丹炼出者,列八阶药师,于家族内,身份等同于族内长老,内山中,你可随意选择一山,作为洞府。”

    丹老话语传出时,大袖一甩,立刻一股柔和的风凭空出现,微微一吹,立刻孟浩眼前一花,当清晰时,已出了这座山,出现在了远处。

    孟浩抬头一望,远处的中心之山,云雾缭绕,隐隐间能看到山峰上的无数窟窿,孟浩双目闪动了几下,深吸口气,抱拳一拜。

    这才转身离去。

    一路飞出内山,途中但凡遇到的丹师,在看到孟浩后,都一个个神色中露出尊敬之意,纷纷驻足抱拳拜见,孟浩炼制出都天阳神丹的事情,传遍整个方家,族人皆知。

    之前孟浩闯过药阁七层时,还有一些人内心不服气,可如今……当孟浩炼制了传说中的丹药后,他在丹道一脉,顿时稳如泰山,再没有置疑的声音。

    修行界,尊重强者,在丹道一脉,一样如此!

    还没等孟浩飞出内山,他忽然脚步一顿,侧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座秀丽的山峰,这山峰通体翠绿,四周云雾弥漫,偏偏在最顶峰,居然有白雪衬托。

    几乎在孟浩看向这座山峰的同时,一声凄厉的让人觉得惨绝人寰的惨叫,从这山峰内蓦然传出。

    这惨叫,不是修士发出,而是……来自一只曾经美丽的孔雀。

    与此同时,则是一个愤怒到了极致的老妪的怒吼。

    “该死的杂毛鸟,老身和你拼了!!我要炼了你!!”

    “五爷纵横江湖多少年?啊?老灯,当年五爷把老天爷干了一个洞时,还没你呢!”紧接着,鹦鹉老气横秋,嚣张跋扈的声音,蓦然传出。

    “知道五爷的主人是谁么?啊?告诉你,吓死你,五爷的主人,是方浩!”

    ————-

    兄弟姐妹,再给封天一张月票吧!!(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