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9章 真是孩子吗

    苏珊和叶浩然继续喝酒,喝了几瓶之后,哈伦老板再次跑了过來,他晃动着肥胖的身躯,焦急的説道:“我説两位,怎么还悠闲的喝酒呢,快去看看你们的车子吧,我可不想再给你们付修车费了。”

    “不会让你付钱的。”叶浩然站起身來,拍了拍哈伦的肩膀,“多谢哈伦老板的招待哈,你这酒吧的酒真的不错,喝起來很享受。”

    哈伦哭丧着脸,“好喝下次再來,今天我真的不能再让二位继续喝酒了,这免费的酒你喝的也太多了dian。”

    苏珊拿起东西,和叶浩然一起笑起來,然后往店外面走,哈伦跟在后面,大声道:“两位一定要xiao心dian,刚才你们砸了那个xiao鬼的头,xiao心他们报复你们。”

    叶浩然摆摆手,带着苏珊就往自己的车子前走,刚刚到了车子处,只见一个xiao孩拿着砖头正要往自己的车窗上砸。

    “停手,你想干什么。”叶浩然一步跨了过去,他的度很快,顷刻间就到了那孩子身前,一把抓住那个孩子的手,这是个把头染成了红色的xiao孩,孩子也许只有十岁,还很稚嫩,看到叶浩然突然出现,他吓的赶紧往后退,显然沒有料到叶浩然度这么快。

    呼啦一下,车子后面突然钻出來七八个xiao孩,为的一个孩子长得很胖,一脸的雀斑,他穿着牛仔裤牛仔衣,带着牛仔帽,一派的牛仔风格。

    “笨蛋,让你砸个车你都砸不到,滚开,xiao红毛,以后我不带你了。”雀斑的胖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红色头的xiao男孩惊慌的紧捏着双手,“波……波哥,是他……是他來的太快了,我……我看着他才到大树那边的,然后呼的一下,他就來到我身边的。”红头的男孩很显然非常惧怕这个长满雀斑的波哥。

    雀斑波哥哼了一声,“反正就是你沒用,滚一边去,莱尔,是不是就是这家伙砸伤的你。”

    “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少年捂着头,在后面气哼哼説道,“就是这个家伙,波哥,他太狠了,拿起酒瓶,也不説话就砸我头上了。”这个少年正是在酒吧里向叶浩然索要一百美元的那个孩子,莱尔。

    雀斑波哥看着叶浩然,大拇指扣着鼻孔,“哟,这位大哥哥,脾气挺火爆的,为了一百美元,就敢揍我兄弟,我看你这个马子挺漂亮的吗,真是对不起了,今天不得不在你家马子面前,让你出丑了,嘿嘿,这位姐姐,一会乐一乐怎么样。”

    叶浩然看着雀斑胖子,有些乐了,他沒想到这个家伙看起來像个孩子,但是説起话來,完全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比真正的混子説话还溜,“你不到十四岁。”

    “咦,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雀斑波哥哈哈笑了起來,“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亚洲佬,我是未成年人,今天,我就算是杀了你,我也不用负任何的法律责任,最多是把我送到教管所,不过那沒什么用,不出一周,我就能逃出來,可是,亚洲佬,你可就死定了,现在,你给我一千美元,我让你走,哦,你马子要是愿意给我玩玩的话,你可以只出五百美元就行了。”

    “波哥,一个女人而已,你干嘛要让五百美元,要女人咱们可以去孤儿院找那些xiao妹妹啊。”身后的莱尔嘀咕着,他现在还不能理解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

    “莱尔你闭嘴,嘿,亚洲佬,你答应不答应。”雀斑波哥看这叶浩然,一副牛气哄哄的语气,问道。

    苏珊皱了下眉头,走了过來,道:“你们都还是xiao孩子,竟然説这些话,做这种事情,你们的父母和老师都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嘿嘿,美女姐姐,我们老师可丑的很,他説话我可不喜欢听,要是你説话,我一定愿意听,不如美女姐姐你來教我怎么样。”雀斑波哥笑嘻嘻的看着苏珊,走上前去,就要摸苏珊的肩膀。

    苏珊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浩然一伸手,突然抓住了雀斑波哥的手腕。

    雀斑波哥晃了下手腕,他以前受过拳击训练,虽然只有十三岁,可是他的力气已经很大了,但是此刻,无论雀斑波哥如何力,都沒法晃动半分。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殴打未成年可是犯法的,你快松开我,该死的,你们都是瞎子吗,那起东西來揍他。”雀斑波哥大声的叫喊着,其余的孩子看到雀斑波哥被制住了,有几个孩子往后退缩了一下,不敢上前,而莱尔几个孩子则从怀中掏出了双节棍还有些短棍、匕,朝着叶浩然走來。

    叶浩然冷笑了一下,他一脚踢在了雀斑波哥的xiao腹处,“噗”的一下,雀斑胖子直接喷出了鲜血,叶浩然扬起手掌,抽在了雀斑胖子的脸上,“啪啪”两声,清脆响亮,接着雀斑嘴里吐出十几颗带血的牙齿,叶浩然这两巴掌,直接把雀斑胖子的牙齿全都给抽掉了。

    “你……你敢打我……呜呜,你会死的很惨……”雀斑胖子什么时候挨过这种揍,他自xiao练过一段时间的拳击,在所有的孩子中都是做老大,从來都只有他欺负别人,可沒被别人这么欺负过。

    叶浩然手臂一切,“咔擦”一下,切在了雀斑的手臂弯折处,直接把胖子的手臂打折。

    “嗷呜……”雀斑胖子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他疼的直打滚,嘴里面全是血,不停的往外吐,一颗颗牙齿散落在地上,异常吓人。

    叶浩然再次抬起脚,“咔擦”一下跺在了雀斑胖子的腿上,骨头碎裂时的咔嚓声极为刺耳,就算是苏珊听着,也觉得心中难以忍受。

    其他的孩子吓坏了,有两个噗通一下直接坐倒在了地上,另外几个拿着棍棒的孩子,也吓的哆嗦了一下,停住了脚步,随后莱尔大叫一声,道:“大家一起上,打死这个混蛋,咱们人多,他不是咱们的对手,救了波哥,以后波哥肯定就会对咱们更好了。”

    説完莱尔拿着双节棍,朝着叶浩然就冲过來,其他的孩子拳头犹豫了一下,沒敢继续冲。

    叶浩然一个身,手掌直接朝着莱尔的胳膊劈了下去,“咔擦”一下,莱尔的胳膊碎裂了,耷拉着,显然骨头断了,莱尔惨痛的大叫,叶浩然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再次一脚也踩在了莱尔的脚踝上,莱尔痛叫一声,在地方翻滚起來。

    其他的孩子全都往后退了几步,其中一个孩子转身就要跑。

    “都给我停下來,谁敢逃跑,我就打断他的腿。”叶浩然大声説道。

    所有的孩子都不敢再动,乖乖的蹲在了原地。

    叶浩然踢了一脚胖子波哥,又踢了一脚莱尔,缓缓説道:“做了坏事,就必然会受到惩罚,不要以为你们xiao,就会侥幸逃脱,就会所有的人都不会惩治你们,更不要以为你们是孤儿,人们就会同情你们、原谅你们,你们都是男人,做错了事,就得受到惩罚。”説着,叶浩然的脚朝着波哥的另外一条腿踩去。

    “你疯了。”苏珊跑过來,她看不下去了,毕竟波哥还只是个孩子,叶浩然已经打折了他一条腿,一个手臂,这要是再踩下去,这个孩子的下半生就废了,苏珊跑过來,朝着叶浩然推去。

    叶浩然沒理会苏珊,他右手推开苏珊,脚已经落在了胖子波哥的另外一条腿上,“咔擦嚓……”波哥大腿骨头碎裂的声音,一声声的响起,周围的孩子听到这个声音,全都吓的浑身哆嗦,噤若寒蝉。

    叶浩然一diandian的让骨头响了十几声,方才停脚,波哥已经昏迷过去了,而一边的莱尔吓的脸色紫,颤抖不已。

    叶浩然朝着莱尔走过去,莱尔xiao便失禁,颤抖着説道:“我……我错了,求求你,求求你原谅我,我……我再也不敢了。”

    叶浩然dian了dian头,“好,既然不敢了,那就滚开吧,你们剩下的人,把他们两个人拖走,拖到附近的医院去。”

    其他几个孩子颤巍巍走过來,然后拖着胖子波哥和莱尔,慢慢的后退,最后这些孩子“呼啦”一下,拉着两个人快跑去。

    叶浩然松了口气,朝着苏珊招招手,道:“走吧,上车回去。”

    “你自己回去吧,我不去。”苏珊瞪着叶浩然,“叶浩然,我沒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你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那还是些孩子,他们就算得罪你了,你至于把他们整得下半生残废吗。”

    “他们除了年龄,哪里还是孩子,他们长得比你高,力气比你大,他们拿着棍子,一个普通的成年人会是他们的对手吗。”叶浩然也怒了,大声説道:“苏珊,如果今天我不教育他们,我不让他们知道法律的残酷,不让他们懂得报应的严厉,我敢説,十年后,这些孩子,所有的孩子,都会在监狱里度过,我这样做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那些孩子迷途知返,让法律之外的他们知道守法、做好孩子。”

    苏珊愣了一下,她突然觉得叶浩然説的也挺有道理,只是,这个过程太残酷了。

    叶浩然哼了一声,道:“苏珊,如果你不是我的搭档,如果你不是警员,你以为我会有耐心教育这些xiao屁孩吗,我直接扔给他们一百美元,不是更省事,难道我真的舍不得那dian钱不成,哼。”説完,叶浩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不再理会苏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