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0章 酒后的吻

    苏珊想了想叶浩然说的话,她意识到,叶浩然做的是有一定道理的,这些孩子普通的法律无法约束他们,而管教所和孤儿院更是无法管制他们,沒有了父母,沒有了管制,沒有了法律意识,他们长大后终究会走向犯罪的道路的,叶浩然的做法尽管残忍,却是让其他的孩子吓破了胆,以后再也不敢走上这条道路了。

    苏珊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她弯着身子,伸手摸了一下叶浩然的脸,“嘿,叶浩然,不要生气,刚才是我不对,是我沒有意识到你的好心,对不起。”苏珊的手掌温暖而滑润。

    叶浩然转头,看着苏珊的双眼,这是个非常漂亮的m国女人,坚强中带着几分母性,漂亮中透露着英姿煞爽,“苏珊,我沒有怪你沒意识到这些,教育孩子,特别是教育已经走上邪路的坏孩子,我们华夏国的方法更有效些,你沒意识到,这很正常,可是,苏珊,你不能不信任我,我是你的拍档,如果有一天,面临同样的问題,你看到了我的暴力,我的血腥,却沒有看到事情背后的原因,那一天,你会选择继续相信我,还是逮捕我。”

    苏珊不解的看着叶浩然,手指捏了一下叶浩然的鼻子,“嘿,叶浩然,你在说什么呢,以后,我肯定会无条件的相信你的。”

    “那就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记住你此时此刻的想法,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我來不及向你解释,苏珊,记住相信我就好了。”叶浩然说道。

    苏珊的手在叶浩然的脸上慢慢滑动,她噗嗤一下笑出來,“嘿,叶浩然,你觉得咱们是在做什么,是在做拍档呢,还是在做恋人。”

    叶浩然眼珠子转了一下,道:“不如,两个都做。”

    “那可不行,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人,绝对不能跟自己的拍档谈恋爱。”苏珊松开手,低声咯咯笑了起來。

    叶浩然也只是笑了下,沒哟继续进犯,他发动车子,把苏珊送回家,看得出來,刚才苏珊并沒有意识到叶浩然话语中的深意,可是叶浩然心里却是很郑重的说出那句话,拍档,就需要信任,而且,叶浩然总觉得,某一天,他会站在苏珊的对立面,那个时候,叶浩然可不想和苏珊成为对手。

    把苏珊送回了她的家中,叶浩然再次发动车子准备回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來,是林芝的号码,叶浩然接了起來,“林姐,有什么事吗。”

    “叶浩然,你來一下,我家吧。”林芝说话微微有些不清晰,说完这句话,林芝就挂掉了。

    叶浩然愣了下,沒头沒脑的就喊自己去她家,林芝这是怎么了,上一次送林芝回家,叶浩然自然已经知道了路,他开着白色的jeep,朝着林芝家中驶去。

    到了林芝院子里,叶浩然下了车,按门铃,吱嘎一下,屋门打开,林芝穿着很柔软的半截裙站在门口,她朝着叶浩然点了点头,道:“进來吧。”

    屋子里铺着柔软的地毯。

    林芝弯腰给叶浩然拿了双拖鞋,她弯腰的时候,裙子褶皱了上去,然后露出一双白润如玉的大腿,大腿上的屁古被裙子裹的圆圆的,有些刺眼。

    叶浩然看了几眼,然后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很是不礼貌,便转过头去。

    林芝似乎沒有意识到什么不妥,她的脸有些红,应该是刚刚喝过了酒,说话的时候,嘴里面还有丝丝的酒气飘散出來。

    叶浩然换了鞋子,自觉的在沙发上坐下來,林芝从柜子里取出一个文件,放在了叶浩然的身前,然后在叶浩然的身边坐了下來。

    “这是什么。”叶浩然奇怪开口问道。

    “你看看。”林子倚在沙发上,两条腿并拢着,岁月在她腿上留下的不是岁月的痕迹,而是风韵和白嫩。

    叶浩然拿起那桌子上的文件看了下,上面竟然是一份股权转让书,股权转让书里的条纹并不太多,主要的就是一条,无条件转让给叶浩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股权转让书,林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浩然转头看着林芝。

    林芝弯腰给叶浩然倒了一杯水,“叶浩然,这件事情其实我早就想做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只是个寡妇,这三年來,虽然尽力支撑公司,可是我很累了,当然,这个公司是我丈夫一手创办,他沒有亲人,所以,这个公司又全部留给了我,我就是这公司的董事长,而且,是唯一的董事,虽然如此一來,执行力强了很多,可是,我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也很大了,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个董事,卖出股份,一起经营这家公司。”

    说到这里,林芝低了低头,她叹了口气,继续低声说道:“这公司是我丈夫留给我的,所以我不想让它破产,我一直都很努力,希望你可以接受这个协议,帮我一下。”

    叶浩然把转让协议放到了桌子上,“林姐,我沒有这么多的钱,虽然不知道你的公司股份价值多少,可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肯定买不起的。”

    林芝摇头苦笑了一下,“公司总资产自然是不少于三十亿美金的,但是,公司的摊子铺的太大,现在,已经是处处危机,走错一步,就会破产,所以,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算什么的,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现在无法感谢你,只能用公司的股份來偿还,而且,这次自杀案件,如果沒有你,公司也已经破产了,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得到这笔钱,理所应当。”

    叶浩然揉了揉鼻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林姐,这是你丈夫的公司,你说了,你不舍得它倒闭,更不想把它卖出去,所以,这件事情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我对公司经营这些事情也不是很了解,如果你真的打算卖出去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可以选择那些有实力的公司,它们收购中之后,对红颜国际公司的经营也会更有好处的。”

    林芝站起身來,用普通话说道:“叶浩然,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必须得收下,接下來公司的运营,肯定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題,而且,因为百草香项目的失败,接下來会是公司最为难熬的一年,我希望……希望和你一起共度难关。”

    说完最后一句话,林芝的脸已经红彤彤的了,她转身,看着窗外。

    叶浩然也被林芝突如其來的举措和话语弄得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

    气氛沉默。

    半晌,林芝看着窗外,低声说道:“叶浩然,你知道,能够遇到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朋友,是多么的不容易,三年來,我拒绝了无数的求爱和投资,拒绝了数不清的邀请与诱惑,既然已经支撑到了现在,我就更不会妥协,叶浩然,我需要你,我知道自己是个寡妇,是个比你大很多的老女人,可是,我依然鼓起勇气说出今天的话,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现在,都需要你,希望你能接受这个股份。”

    叶浩然听着林芝的话,突然有些心疼,有些心软,这个女人,貌美如花,却真的幸福吗,她**支撑着硕大的公司,随时都要防御外界那些男人们的诱惑与威胁,勾引与打击,她是个美丽的女人,却更像是一块肥肉,被众多的狼群围视着。

    叶浩然站起身來,他朝着林芝走过去,走到林芝身后,叶浩然开口说道:“林姐,我知道你有很多难处,我愿意与你共度难关,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接受了,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

    林芝转过头,看着叶浩然,眼睛里有些惊喜,她的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兴奋,她的眼神明亮如星星,她的容貌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叶浩然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他刚刚喝了很多的酒,很多免费的酒,此刻酒意涌上來,叶浩然觉得眼睛花了,他有点抑制不住,他朝着林芝微微跨出了半步。

    林芝有些惊吓,她喜欢叶浩然,但是当两个人四目相对,当两个人独处情浓时,她又觉得害怕起來。

    叶浩然伸手,轻轻搂住了林芝的腰。

    林芝挣扎,后退,她也喝了酒,可是,她在本能的害怕和抗拒着。

    叶浩然突然惊醒,赶紧松开双手,低声道:“对不起,林芝,可是,你真的很美。”说完,叶浩然转身,准备回到沙发上坐好。

    林芝捏了下自己的手指,她张开双臂,叫了一声,“叶浩然。”然后就走过來,伸手抱住了叶浩然的胸口。

    叶浩然转过头,惊诧的看着林芝,林芝的双唇如烈火一般,就吻在了叶浩然的双唇上。

    时间仿佛停止了,思维也停止了,两个人就这样站在窗前,搂在一起,四唇如火,心心相印。

    “咚。”

    窗外突然亮起一团烟火,烟火升到空中炸开,如一朵火莲。

    林芝猛地惊醒过來,她酒醒了七分,睁开眼來,才发现自己正死死抱着叶浩然的腰,而叶浩然的双手,早已很不老实的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林芝赶紧后退,把叶浩然的双手给推了出來,她整理着自己的裙子,脸红的像朝霞。

    叶浩然讪讪的笑了下,他有点不舍的放开林芝胸前的温柔,低声道:“对不住对不住,林芝,一不小心就……恩,你还是蛮大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