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燕惊寒!你什么意思?

  “思语,这件事等改ri你去府上细细问你嫂子,今日我看就算了。”燕惊寒没等蓝翎开口便替她挡了回去。

  “好。”岳思语也没有纠缠一口答应了下来,“那我明日中午就去王府蹭饭,就这么说定了!”

  没等燕惊寒点头,岳思语如风一般飘出了马车,落到自己的马上,策马扬鞭,扬长而去。

  挑起窗帘看着岳思语英姿飒爽的背影,蓝翎突然有一丝羡慕,她也想策马于大江河畔,策马于雪山之巅,看日出日落,看云卷云舒,看花红柳绿,不被任何事情束缚,任心在广阔的天地间遨游!

  马车继续向前驶去,燕惊寒静静地看着蓝翎的侧脸,看着透过窗户吹进来的风吹动了蓝翎耳边的两缕秀发,秀发随风轻轻飞舞,打在蓝翎的脸上,这更为蓝翎此时清冷的气质增添了一抹灵动的神韵。

  燕惊寒知道这样的蓝翎才是最真实的,什么笑脸相迎,什么讨好一笑,只是她在他的威胁之下做给他看的罢了,都不是发自她内心的,再美的东西披上了一个虚假的外衣,便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她不喜,他亦不喜。

  “岳思语是岳国公的女儿,从小被当成男孩子来养,我小的时候曾在岳国公门下学艺三年,岳思语便把我当成她的兄长一样看待。”燕惊寒看着蓝翎轻轻地开口,第一次把“本王”换成了“我”。

  蓝翎心思向来敏锐,自然也听出了燕惊寒话语中的不同,看向燕惊寒的眸中带上了一丝探究,“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岳思语是冲着你来的,她对你定然是做了全面的了解,而你对她却是一无所知。”

  “冲着我来的?”蓝翎有些想不明白,“你说她不是你的爱慕者,她干嘛要冲着我来?”

  燕惊寒看了蓝翎一眼,并没有回答蓝翎的这个问题,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捡起书卷,显然是不想再和蓝翎讨论这个问题。

  “燕惊寒!你什么意思?哪有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蓝翎觉得燕惊寒是在故意吊她胃口,秀眉不由地微微蹙起。

  蓝翎心中很是疑惑,她的身体本尊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她什么时候招惹上那岳思语了?

  听着蓝翎直呼自家爷的名讳,朝阳心中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佩服蓝翎的胆量的,其实,朝阳觉得若蓝翎不是蓝致绅的女儿,她做爷的王妃,他还是挺乐意的。

  “迟早会有人告诉你的,但本王不想说!”燕惊寒又把自称换了回去,话语中更是带着冰冷之极的味道!

  阴晴不定!蓝翎瞪了燕惊寒一眼也不再追问,她向来奉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岳思语到底冲她什么来的,明天中午就见分晓,她也不用急于一时。

  二人都没再说话,一直到了皇宫门口,马车停了下来,燕惊寒率先下了马车,蓝翎跟在他的后面,正准备踩上杌凳,不想却踩到了自己的裙摆,蓝翎顿时失去了重心,直接往马车下扑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