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蜻蜓点水

  眼看着燕惊寒的薄唇压了下来,蓝翎想也没想,侧开脸,一扬手,一巴掌就往燕惊寒的脸上扇去,手法绝对快、准、狠!

  燕惊寒虽然想吻蓝翎,但他可没有精、虫上脑,看着蓝翎的巴掌向他扇来,眸中顿时划过了一道寒光,一只手松开蓝翎的腰身迅速扣住了蓝翎的小手。

  “王妃,从本王记事起,从来没有人敢打本王的的脸!”燕惊寒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意,说话的语气更是沉得让人窒息,“本王是说你胆大好呢还是说你不知死活好呢?”

  “胆大也好,不知死活也罢,还不是王爷说了算?”此时此刻蓝翎的脸上毫无惧色,嘴角微微勾起,“虽然是王爷您先冒犯的我,但我也知道,我即使到玉皇大帝那里喊冤,也不会有人为我说一个字,人们定然会说我不识好歹,放着王爷的寵爱不要,故作矫情,所以,在绝对的权利面前,还有我说话的分吗?王爷还有必要问出这样的话来吗?”

  朝阳仰头看了看天空,此时旭日东升,微风习习,但他怎么感到雷声轰轰,暴雨将至?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冒犯?”燕惊寒凤眸中雾霭沉沉,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颜色,但却感觉到里面隐隐的黑暗,“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对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本王若是不对你做什么,你才会被人们唾弃!”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王爷的大恩大德?感谢你冒犯我,感谢你没有让我被人们唾弃?”蓝翎冷哼了一声,转了转手腕,“放手!”

  听着蓝翎的话,燕惊寒的剑眉快速皱了起来,凤眸中更是在酝酿着暴风骤雨!

  燕惊寒死死地扣着蓝翎的手腕,突然猛地向前一拉,在蓝翎撞到他怀里的瞬间,扣住了蓝翎的另外一只手腕,再快速把蓝翎压在了软榻上。

  手被扣住,腿被压住,昨夜的一幕再次上演,蓝翎的一双剪水秋眸似乎要喷出火来了!

  “王妃既然要感谢本王,光说可不行。”燕惊寒说着薄唇慢慢地向蓝翎的唇边靠近。

  完全受制于人,蓝翎恼怒的同时又开始后悔,她不该激怒他的,她没有和他硬碰硬的资本,却一再地激怒他,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这,蓝翎抬起头,赶在燕惊寒薄唇落下之前,亲了燕惊寒一下脸颊,“我已经亲了你,你可以放开我了?”蓝翎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她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一个男人,今天迫于这混蛋的yin威,亲了他,她何时沦落到这地步了?

  对燕惊寒来说,蓝翎的吻根本就称不上吻,完全就是蜻蜓点水,而且吻的位置也不对,燕惊寒当然不愿意就这么放过蓝翎,随即道:“刚刚那个不算。”

  “为何不算?”蓝翎秀眉微蹙了一下,转而又道:“你若是让我坐起来,我可以考虑再亲你一次。”

  马车前面的朝阳突然觉得天又晴了,但他的小心脏却有点承受不住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