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如坐针毡!

  “王爷觉得太后会如何对我?”蓝翎缓缓地抬起头,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昨日大婚时,蓝翎的脸上画了点淡妆,燕惊寒自然是看得出来,而今日,蓝翎一张素颜朝天,吹弹可破的肌肤晶莹若雪,不施粉黛,却艳若桃李!

  看着眼前比花儿还要娇美的人儿,燕惊寒却快速垂下了眼帘,幽深的眸光停留在手上的书卷上,“本王不知,不过,王妃大可以一试。”

  “呵……”听燕惊寒这么一说,蓝翎突然轻笑出声,“这世上也有王爷不知道的东西?不过,王爷的提议倒是不错,我倒想看看太后会为了王爷如何责罚于我。”

  银铃般的笑声稍纵即逝,燕惊寒早已抬起头看着蓝翎,心中似乎还在品味着这他从未听到过的笑声,带着狡黠,带着戏谑,带着无比的欢快!

  燕惊寒冰封的心似乎突然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小石子在冰面上滚了一圈,发出清脆的声响,它虽然没能穿过冰层,但冰层下的水却因它荡起了丝丝波纹,一圈又一圈,无声无息。

  看着燕惊寒凤眸中的点点星光,如同黑夜中若隐若现的星辰,蓝翎快速敛起了脸上的笑意,随即低下头,脸上恢复了淡然无波的表情,仿佛水过无痕!

  燕惊寒依然是一身玄色锦袍,腰间系着冰蓝色玉带,玉带上挂着一块血色玉佩,神秘中隐着尊贵,深沉中透着威压!

  此时,两人中间隔着一段距离,蓝翎并不在意燕惊寒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低着头把玩着手指。

  看着蓝翎如此的表现,燕惊寒当然知道蓝翎依然在无视他,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听见耳中,燕惊寒的心中顿时划过了一丝不悦!

  燕惊寒眸光微闪了一下,随即把书卷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快速起身坐到了蓝翎的身旁,蓝翎没有想到燕惊寒会有如此的举动,秀眉顿时皱了起来,狠狠地瞪了燕惊寒一眼后,便想坐到他原来的位置上去,反正就是要离他远一点。

  燕惊寒似乎早已猜到蓝翎接下来的反应,没等蓝翎站起来,便一伸手,把蓝翎圈进了怀里。

  “放手!”蓝翎开始怒了,坐在燕惊寒的腿上如坐针毡,小手不由地握成了拳!

  “王妃,本王是你的夫君,你难不成想对你的夫君动手?”燕惊寒没有半分放开蓝翎的意思,看着蓝翎握成拳的小手,幽幽地开口。

  “你再不放手,我保不准一怒之下真忘记你是我的什么人了!”蓝翎嘴上虽然毫不退让,但她知道,她前世虽然是他们乔家最优秀的传人,但此一时非彼一时,这身体不是她原来的不说,还有致命的毛病,她的武艺到底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她也不知道,而且燕惊寒这混蛋好像还身手不凡,她若是跟他硬碰硬,八成讨不到一点好处。

  坐在马车前面的朝阳自然听到了马车里的动静,赶忙仰头看了看天空,他怎么觉得太阳会从西边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