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不自重


    古来最强的一枚种子,一句话而已,就刺激的所有年轻人血脉喷张,情绪激动!

    谁不想登临武道绝顶?

    既然踏上了这条路,选择修古法,那么肯定要选一颗最契合自己的种子,这样才能发挥出所有的潜能。

    自古至今,最好与最强的仙种只能在世界树幼苗、宇宙雏形种子等有数几个种子内选择。

    此际,又多了一枚,怎不让人激动,无论是男还是女都握紧了拳头,眼神炽热,就是王曦这种安静的女子也不例外。

    “五行种子曾被推演出种种玄奥,但还无人得到过,据传此地有一枚,就看你们的手段了!”二长老激励众人。

    “走!”

    一瞬间,所有人都热血澎湃,信念十足,都想借这次机会一步登天,寻到这枚传说中的种子。

    这块大陆浩瀚无疆,没有边界,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容得下准世界树扎根在此。

    地上有诸多的星辰残骸,不知道是怎么坠落在此地的,更有许多深坑,都是域外星球砸落所致。

    各处地方,腾起阵阵烟霞,那是五行精气,浓郁的吓人,在这里修行的话好处实在太多了。

    如果不是为了寻找仙种,石昊恨不得直接将自己埋进大地深处,尽情汲取五行精华,修炼自身的道法。

    众人分散开来,如同微尘般,在这块大陆上渺小的可怜。

    “此地实在太广阔了。比一方星域还要大,这样寻找下去何时是个头,难怪没有人能发现那枚完美的种子。”有人哀叹。非常沮丧。

    这地方大的过分,已经过去数日,别说走到大陆深处,就连一隅之地还没有探索完呢。

    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广,但相对整块古地来说依旧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深感自身的微不足道,相对浩瀚天体。相对这块大陆而言,众人微渺的还不如蚂蚁。

    “哧!”

    远方腾起一道湛蓝霞光。贯通九霄,十分绚烂与柔和,那是一种神圣的气息,显然有惊世种子出现。

    石昊动容。赶了过去,见到了邀月公主,她沐浴在碧蓝色的光辉中,那光雾像是水泽般缠裹着她。

    她剖开一座灵气氤氲的大山,从当中取出一枚蓝的晶莹、非常醉人的种子,如同海洋之心,绚烂而剔透。

    “水道种子!”有人惊呼。

    很显然,因为这种异象而被惊动并赶到这里的不止一两人,不少修士来到此地。都看到了这一幕。

    属于五行的种子都非常稀珍!

    “唉!”有人叹息,见到是邀月所得,连争抢的念头都没有了。因为根本不可能是其对手。

    “清漪,跟我一起走!”石昊打招呼,两人虽然一直离的不远,但刚才并未同行。

    清漪略有迟疑,虽然两人也曾同行过,且在天神书院中跟故人一起聚会。但是私下同行的机会却不多。

    因为,清漪一只在避讳。虽然交情很深,但是却也让她有太多的尴尬,过去发生的事至今还让她难以“释怀”神级破烂王全文阅读。

    或者说是难以定义彼此间的关系,她一直在回避,不愿深层次的想与纠缠下去,不然的话多半会更尴尬。

    “这地方有古怪,我觉得会很妖邪,有危险,我们一起走。”石昊走来,不容分说,拉着清漪就走。

    远处,一些人露出异色,这两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一个是荒,威慑天神书院年轻一辈,另一个体内有青月仙子的火种,让长生世家都觊觎,甚至想联姻。

    “石兄你可真放的开。”邀月公主已经收起那枚种子,脸上带着笑意,道:“我刚有所收获,你也不恭喜一下?”

    自从见到石昊跟王曦反目,她一直在伸橄榄枝,希望能将石昊拉拢到她的家族这一方。

    “自然要恭喜,你有这么大的收获,我都眼红了,需要赶紧去寻找机缘。”石昊笑道,拉起清漪快速破空而去。

    邀月公主嘴角扬起一缕意味深长的淡笑,自语道:“你逃不了。”

    清漪很平和,挣脱了石昊的那只手,道:“这里到处都是五行精气,只能孕育出神圣,不会有戾气与险恶。”

    石昊摇头,道:“这就你不懂了,神土中孕育出的大凶才最可怕,物极必反的道理你应该知道。”

    两人一路向前,寻找五行种子,沿途见到了很多奇异之地,更有诸多古矿等,都是前人留下的。

    因为,这里不仅有稀世的道种,还有各种神料等,甚至有五行仙金,那种瑰宝连仙人都动心,可炼制仙器。

    忽然,石昊回头向后看了一眼,小声道:“还说没有危险,你看,不是马上就出现了吗,我如果不在你身边,肯定会有大麻烦。”

    “是她来了。”清漪心有所感,知道是月婵出现了,随后她又道:“还不是因为你来了,她不放心你。”

    当说到这里时,清漪的端庄而又圣洁的精致面孔略微发红,想到了一些事。

    月婵的确是因此而来,她很不愿意看到石昊同清漪走到一起,因为在她看来,清漪就是她的另一半,不容那个憎恶的敌人再次亵渎。

    若非如今清漪青月焰护体,月婵真的很想斩掉这个次身,因为当初发生的事,让她觉得白璧有瑕,无法承受。

    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当日所发生的一切对她来实在有些无法忍受,那一日对她说是最为黑暗的一天。

    “你要干什么?”清漪嗔怒,因为感觉到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头,像是要搂住一般。

    “别急。”石昊微笑。快速补充道:“自然是为了逼走后面那个尾巴,若非有长老盯着,我真想立刻擒住她。”

    “别乱动!”清漪美眸开阖间。露出湛湛霞光。

    因为,石昊的那只手在轻轻捏她的肩头,很不老实。

    “哈哈,别多想,一切都是为了逼走后方那个女人。”石昊笑道。

    远处,月婵身体一颤,她觉得一阵难堪。因为感同身受,肩头部位被人捏住了。在那里不断揉捏。

    主身与次身本为一体,在一段距离内交感,彼此间等同于一个人,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月婵这种有洁癖。并且追求完美的人来说,被眼中的仇人捏肩,那简直不可想象,是非常严重的冒犯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清漪,你能端庄一些吗!?”月婵无法忍受,在后方直接喊道。

    “关你什么事,管的太宽了吧?”石昊抢先回答,并且一把揽住了清漪,另一只手则抬起了她的下巴。

    这一刻。月婵觉得寒毛炸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腰部僵硬。觉得那里有一条手臂死死的箍住了她,而下巴则像是有一只毛毛虫在爬。

    “呕!”

    月婵难受,快速倒退,并且干呕出声,这是一种本能反应,被人冒犯身体。无法宽恕,心中厌恶到极点。

    石昊见状。先是发呆,而后生气,道:“你什么意思,我不过是揽住了清漪的腰,你居然吐了?!”

    他一向很自恋,结果见到一位绝代丽人这个反应,脸色顿时发黑,报复性的揽着清漪,而后捏了捏她的腰眼,又揉了揉她圣洁俏脸。

    “你这混蛋!”清漪也羞怒了。

    至于远处,月婵精致而美丽无暇的面孔近乎扭曲,她快速的扭腰,像是想摆脱什么,而后忍不住的干呕。

    随后,她尖叫:“清漪,你太不自重了!”

    “什么不自重,在说你自己吗,跟在后面,简直像是个偷窥狂,这是补天教的仙子应该做的事吗?”石昊讥笑。

    月婵气的很想一脚踩死他,当成虫子碾碎,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埋汰过她。

    石昊再次开口,道:“上次我与大长老相谈时,他说我们可能都会战死,在此之前,要我等早寻道侣,留下各自最强大的血脉后代。我想时间不会太久远了,你如果继续跟随,我很想知道,到时候你感同身受,是不是也会诞下一条血脉。”

    清漪羞怒,使劲掐石昊,拍开他的手掌,不让他“胡说八道”。

    至于月婵差点气的吐血,转身就走,因为她发现,在这里只能自取其辱,根本阻止与改变不了什么。

    “喂,我说的是真的!”石昊向清漪解释,道:“从仙家战场回来时,大长老单独召唤过我,的确说了这个想法!”

    远处,月婵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她真的被吓坏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石昊跟清漪结为道侣,她一定会感同身受的,那……简直无法想象,是灾难性的后果!

    “好了,这讨厌的女人终于走了,我们也该上路了,我要得到最强的种子!”石昊说道。

    “什么讨厌的女人,她跟我一体两面,原本就是一个人。”清漪不太爱听这种话。

    “说错了,我会帮助你的,将她降服,让你们彻底融合,以你的意志为主。”石昊笑道。

    “以后不得胡言乱语,我怕过分刺激她,她会做出什么过激反应。”清漪说道。

    “我可没乱语,大长老真的私下说过这些,他忧心忡忡,对未来不是很看好,想提前留下一批最强血脉,远远的送走。”石昊说道。

    ……

    界坟,五行大陆外。空旷虚空,无垠的古界,残破大星无数。

    一艘战船,无比的古老,无声无息,正在向着下方的大陆进发,即将到来。

    在这艘战船上,笼罩着浓郁的仙雾,让它看起来模糊而神秘,也很惊人,因为居然有仙气遮住了它。(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