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洞房(二十三):无耻的条件

  “你真的不记得了?”

  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蓝翎的小脸更红了,一双剪水秋眸更是死死地瞪着眼前这个说谎不打草稿的家伙。

  看着蓝翎红润得如水蜜桃一样的唇瓣,燕惊寒突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燕惊寒快速压了压身体里肆意翻滚的浴火,心中也有些暗恼,他竟然对一个女人有了如此的反应,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蓝致绅的女儿?他何时如此经不起you惑了?

  想到这,燕惊寒快速放开了蓝翎,转身往chuang边走去,同时道:“今晚不圆房也可以,但本王有个条件。”

  蓝翎听着燕惊寒的话心中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一听他还要跟她提条件,不禁磨了磨牙,这家伙怎么那么不好说话?

  “什么条件?”

  燕惊寒坐到了chuang沿上,并没有立即出声,而是眸光定定地看着蓝翎。

  蓝翎被燕惊寒如此看着,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即道:“王爷若是不说,我就当你没有条件。”蓝翎说着就想离开内室,她觉得跟燕惊寒共处一室是一件最危险的事情。

  “条件就是你今晚要跟我睡同一张chuang上。”燕惊寒说完不再看蓝翎,脱了鞋子躺到了chuang上。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蓝翎没想到燕惊寒长得芝兰玉树,却对她提出这种无耻的条件,看向燕惊寒的目光恨不能把燕惊寒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本王答应你的,必定能做得到,不过王妃能不能做得到,本王可不敢保证。”

  闻言,蓝翎又是一阵暗恼,这家伙什么意思?他在含沙射影地说她会主动献身,勾、引他?开玩笑!她躲他还躲不及呢。

  燕惊寒似乎能猜到蓝翎的心思一般,再度开口:“王妃既然如此相信自己,还怕什么?”

  “希望王爷真的是一言九鼎的君子。”蓝翎咬了咬牙,走到梳妆台前的圆凳上坐了下来,此时她已没有退路,只能接招。

  蓝翎取下头上的发饰,解开发髻,把头发梳理整齐,这才站起来脱了外衣,来到chuang边。

  一身白色的绫罗中衣,快要及腰的三千青丝,带着红晕的绝美娇颜,空灵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娇艳得如同黑夜中的妖精。

  燕惊寒睡在chuang的外侧,看着如此的蓝翎,身体的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见她来了,也没有往chuang里侧挪动身体,显然是想让蓝翎睡chuang的里侧。

  蓝翎瞪了燕惊寒一眼,也不跟燕惊寒客气,脱了鞋子,直接从燕惊寒身上迈了过去。

  燕惊寒眯了眯眼,敢从他身上迈过去,她的胆子可够大的,至今可没人敢从他身上迈过去。

  “王爷,我们以chuang中间为线,谁都不准超过这条线。”蓝翎也不管燕惊寒同不同意,说完之后便快速地躺下,背对着燕惊寒。

  燕惊寒看着蓝翎离他足足有三尺之远,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冷眸中快速覆上了一丝不悦,向来都是他避女人如同蛇蝎,没想到在他的大婚之日,他竟然变成了被嫌弃的对象。

  燕惊寒当然也想过这是蓝翎欲擒故纵的把戏,但燕惊寒知道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蓝翎看向他的眼神,没有一丝的爱恋,除了淡然就是恼怒不屑嫌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