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洞房(二十一):小插曲

  如兰似麝的幽香再一次萦绕在鼻间,燕惊寒第一次发现这种香味竟然如此的好闻,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在他的腰带上摸索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依然没有找到解开腰带的方法,燕惊寒深不见底的冷眸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逝,但他并没有出声。

  燕惊寒当然知道蓝翎对他威胁的举动很是不耻恼怒不已,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有时为了达到一个目的,甚至是无所不用其极,但他不会承认,他之所以威胁她,也只是想看看她脸上恼怒的模样罢了。

  “我不知道如何解开这腰带。”蓝翎有些挫败,不得不选择放弃,抬眼看向燕惊寒。

  蓝翎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怒气,可能因为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在一根腰带的手上,蓝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盈盈的眸光中还带上了一丝惭愧。

  这也难怪,蓝翎在前世活了二十四年,前十四年,她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是家族中最优秀的传人,后十年,进入了组织,她很快便成了组织里的当家花旦,虽然很多次任务,她都与死神擦肩而过,但她从没有一次失手过,但重活了一世,上官云瑞即使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她都能力挽狂澜,而此时她竟然败给了一根腰带,而且还在燕惊寒的面前,这让蓝翎一向骄傲的心尝到了一丝失败的滋味。

  “任何事物都有门道,这根腰带也不例外。”燕惊寒看着蓝翎有些黯然的眸光,心中似乎有什么划过。

  “什么门道?”蓝翎再次低头看向燕惊寒的腰带,语气中一扫落寞之色,带上了一丝雀跃。

  “你仔细看一下玉扣的位置。”燕惊寒并没有点明,而是提示了一句。

  经燕惊寒这么一提醒,蓝翎瞬间就发现了腰带上的门道,原来腰带上的羊脂玉是一个暗扣,蓝翎看着暗扣,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明明是一个暗扣却做得纹丝合缝,若不是燕惊寒提醒,任她再怎么看也看不出门道来。

  “多谢。”蓝翎虽然之前对燕惊寒恨得牙痒痒,但这一次见他这么好心地提醒自己,蓝翎还是礼貌地跟他道了声谢。

  “你我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王妃无需如此跟本王客气。”

  燕惊寒深邃的目光一直落在低垂着眼帘正帮他宽衣的女子的身上,见她听了他这一句话,一双如玉的小手不由地顿了一下,燕惊寒的眸中再一次划过了什么。

  腰带的小插曲让蓝翎本来提着的心平复了一些,而燕惊寒意有所指的一句话顿时让蓝翎的心又提了起来,她难道真要开诚布公地跟他谈他们圆房的问题?这种问题如何谈?

  想到这,蓝翎娇美的小脸上快速地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纷嫩的朱唇更是被蓝翎紧紧地咬着,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王爷,圆房的事可否以后再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