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洞房(二十):宽衣解带

  蓝翎极力想抽出被燕惊寒握着的手,但燕惊寒的手却如冰冷的铁钳一般,任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也没有抽出半分。

  “放手!”蓝翎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丝丝怒意,被一个男人如此拉着去行夫妻之事,蓝翎生性再怎么淡然,此时此刻,她也无法淡定自若。

  第一次,燕惊寒从蓝翎的脸上看到了除了淡然之外的颜色,有些薄怒的娇颜在盈盈的月光之下,更增添了一分妩媚的味道,更带上了一丝诱人的味道。

  看着如此的蓝翎,燕惊寒的大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握地更紧了,从在喜堂里,第一次握她的小手,燕惊寒就记住了她手上的温暖,而此时,这种温暖的感觉,让燕惊寒心中更是萌生出了一丝贪念。

  见燕惊寒依然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蓝翎开始怒了,不再跟他废话,抬起一脚便往燕惊寒的身上踹去,燕惊寒身形一闪,轻松躲过,但依然没有放手。

  流云看着蓝翎的举动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心想着这王妃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她竟然敢踹自家爷?蓝致绅,蓝巧凤知道吗?他们处心积虑地把她嫁给爷,不会就是让她用脚踹爷的吧?

  蓝翎见一脚没有踹中燕惊寒,便想再来一脚,但燕惊寒却不再给她这样的机会,而是伸手环上蓝翎的腰身,带着她快速进了房间,房门随即合上。

  看着紧闭的房门,流云有些失望,他绝不承认他心中有点想看好戏的小兴奋,爷向来不近女色,都是女人对爷投怀送抱,而今日,爷反而成了被嫌弃的对象,而且还是被自己的王妃嫌弃,流云一想到这些,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想入非非,他很想知道房间里是怎样的一番光景,真是心痒难耐呀。

  进了房间,燕惊寒便快速放开了蓝翎,抬脚往内室走去。

  蓝翎恨恨地瞪着燕惊寒的背影,没有出声,但脸上的怒色已经非常的明显。

  燕惊寒进了内室,见蓝翎依然站在外室,并没有一点要进去的意思,随即轻轻扫了蓝翎一眼,“过来,帮本王宽衣。”

  “王爷,我不是您的奴婢。”蓝翎说着坐到了桌旁,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想再看燕惊寒。

  “你确实不是本王的奴婢,但你是本王的王妃,东楚的律法明文规定妻子有侍候丈夫的义务,若妻子执意不遵守,丈夫有权利以此为由把他的妻子休回娘家。”

  燕惊寒幽幽地开口,但威胁之意却非常的明显,蓝翎顿时瞪向燕惊寒,这家伙长得人模狗样的,竟然用这种无耻威胁的手段?!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蓝翎很想让燕惊寒就此给她一纸休书,但一想到她若离开了他的王府,再进来谈何容易?她的小命似乎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蓝翎咬了咬银牙,这口气,她忍了!

  蓝翎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进了内室,再狠狠地瞪了燕惊寒一眼,把手伸向了燕惊寒的腰带处。

  然而,帮燕惊寒宽衣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一根腰带便把蓝翎给难倒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