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洞房(十九):春宵一刻值千金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蓝翎坐在桌旁,看着龙凤红烛上不停摇曳的烛光,看着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喜字,看着火红的罗帐鸳鸯绣枕如意锦被,右眼皮又毫无朕兆地跳了一下,蓝翎伸手轻轻按了按右眼睑,同时站了起来,抬脚出了房间。

  清风拂面,繁星满天,月光盈盈,蓝翎抬头仰望着天空,淡然一笑,心似乎也突地静了下来。

  蓝翎有些自嘲,在前世什么险境她没有见过?一个燕惊寒就让她如此不安,那她十年的职业生涯真是白过了。

  院子里空无一人,清风吹过竹林,竹叶发出沙沙的响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一丝的声音。

  蓝翎朝东厢房的门前看了一眼,她虽然没有看到黑风,但从黑风白天的叫声上判断,黑风应该就在东厢房里。

  想到这,蓝翎不由地笑了笑,看来燕惊寒确实非常喜欢黑风,能让一只狗住人的房间,这种寵爱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蓝翎抬脚慢慢向前走去,在一棵翠竹前停了下来,伸手轻轻抚上碧绿的竹竿,想到了前世爷爷亲手给她做的竹笛,心中涌现了一抹酸涩,爷爷,您还好吗?

  燕惊寒进了院子就看到蓝翎抚摸着一棵翠竹若有所思,整个人沉静如水,耳边的两缕秀发轻轻飘扬着,一身淡蓝色的衣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姿,如一朵空谷幽兰静静地开放在夜色之中。

  燕惊寒没有立即上前,而是静静看着蓝翎带着一丝忧伤的背影,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但转眼间便消失于无形。

  蓝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听到燕惊寒进院子的脚步声,等她猛然发觉的时候,燕惊寒已经站在了她身后的不远处,蓝翎一阵暗恼,她的警惕性何时这么差了?

  燕惊寒当然不会告诉蓝翎,他故意不发出一点声音,甚至屏住了呼吸,只是想看看蓝翎在做什么。

  见蓝翎已经发现他了,燕惊寒这才走到蓝翎的身旁。

  “王妃才离开家一日,就如此思念家人了?”燕惊寒看着蓝翎早已平淡无波的娇颜,轻轻地问了一句。

  蓝翎淡淡一笑,挑了挑眉,“王爷,心操多了,老的就快了,您为百姓操劳,为皇上分忧,臣妾就不劳王爷操心了。”

  隐在暗处的流云听了蓝翎的话嘴角不由地抽了抽,王妃这是在夸爷呢还是在骂爷?他怎么听着觉得王妃是说爷多管闲事呢?

  燕惊寒当然听得出来蓝翎在暗指他多管闲事,但并未气恼,看着蓝翎的眸中却带上了一抹别样的颜色。

  “王妃说的极是,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本王确实不应该在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上浪费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间,王妃,我们还是赶紧回房吧。”

  燕惊寒幽幽地说了一句,同时猛地一伸手,一把握住了蓝翎的小手,拉着她就往正屋的方向走去。

  蓝翎虽然早有准备,但听了燕惊寒的话,蓝翎还是感到脑中轰隆一声巨响,而且被他握着的手更像是被针扎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