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洞房(九):笼中的鸟儿

  皓月的声音不带有一丝的温度,这让蓝翎的眸光瞬间一凛,落在了皓月面无表情的脸上。

  “为何?”蓝翎的声音带着一丝清凉,眸光片刻后便淡然无波。

  “王妃,没有王爷的允许,您不能离开房间半步。”皓月的目光微微落在地上,话语中已经让蓝翎明白,这是燕惊寒的意思。

  把她当成笼子里的鸟?蓝翎之前对燕惊寒高看的一分瞬间消失于无形,随即转头看了燕惊寒一眼,又看向皓月道:“我若是硬要出去呢?”蓝翎的这句话表面上是对皓月说的,但实则是说给燕惊寒听的。

  “王妃,请您不要为难属下,若您执意要出去,那就休怪属下无礼了。”皓月不卑不亢,似乎并没有听出蓝翎话语中危险的味道一般。

  “你都这么说了,我倒想领教一下你的无礼。”蓝翎说着抬起了脚就欲迈过门槛,皓月见状,伸出的手瞬间成刀状,劈向蓝翎的后颈,意图非常明显!

  然而蓝翎并没有一丝躲闪,眸光淡淡,面色从容,面对皓月劈向她的手刀,依然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

  “皓月!”燕惊寒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蓝翎身后,出声阻止了皓月的动作,而蓝翎也顺利地出了房间。

  “是!”皓月抱拳退到了一边,燕惊寒随即抬脚迈过了门槛。

  阳光明媚,微风习习,院中的青松翠竹,挺拔翠绿郁郁葱葱,一阵清风吹过,带来一阵清香。

  蓝翎当然知道燕惊寒就跟在她的身后,但她并未转身,眸光幽幽,声音幽幽,道:“王爷,你是想以房间为笼,把我当成鸟儿一样对待?”

  “王妃不喜欢?”燕惊寒说着朝皓月一挥手,皓月立即会意,瞬间出了院子。

  “你若是被人当成鸟儿一样关在笼子里,你会喜欢吗?”蓝翎反问,看着眼前的一棵棵翠竹,蓝翎觉得这一棵棵翠竹都比燕惊寒可爱得多。

  “本王自然不喜欢,不过,有些人可是拼了命地想去做笼中的鸟儿。”燕惊寒看着蓝翎若空谷幽兰一般的身影,意有所指。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人各有志,再说,王爷饱读诗书,应该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所以,还请王爷收回你对你属下的命令。”

  蓝翎的这句话说得还是挺客气的,毕竟,她现在在他的屋檐下,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不和他撕破脸的好。

  “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日,来道贺的宾客们还在吃喜宴,这个时候,本王觉得,王妃还是留在这院子里的好。”

  听燕惊寒的意思,他不让她出去似乎是为了她好,蓝翎秀眉轻蹙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府里还有那么多的宾客,她确实不宜抛头露面。

  “那过了今天,我就可以出去了?”蓝翎退让了一步,转过身看着燕惊寒。

  “那是自然。”燕惊寒这一次倒很好说话,深邃的眸光在蓝翎漂亮之极的剪水秋眸上停留了片刻,他又接着道:“本王去大厅看看,过一会儿再来陪你。”

  衣摆卷起带来一阵松竹的清香,而蓝翎的心中却是咯噔一声,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