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拜堂(二十四):不怒而威!

  “防不慎防?”燕惊寒似乎抓住了一个重点,转过身来看向朝阳,凤眸深不见底,“府里几千名暗卫,若是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的话,那我是不是要把你们送回紫霞山再重新操练一番?”

  不怒而威!朝阳顿时打了个寒颤,他当然知道那紫霞山是什么地方,他们都是从那里出来的,现在想想,那里绝对像地狱一样恐怖,想当年,他们四个在那里可是脱了几层皮,他可不想再回那种鬼地方去。

  朝阳瞅了瞅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皓月,撇了撇嘴,随即嬉笑道:“爷,是我想得太多了,府里这么多暗卫怎么可能看不住一个女人?紫霞山上出来的人可都不是吃素的!”

  皓月看了朝阳一眼,不得不佩服朝阳的胆量,他们四人中,也只有朝阳敢跟爷嬉皮笑脸耍嘴皮子。

  燕惊寒扫了朝阳一眼,也没有再为难他,径直往内室的方向走去。

  朝阳暗暗吐了个舌头,松了口气,他虽然已经跟了爷六年了,但每每爷那双毫无温度的凤眸看着自己时,朝阳的脚底还是毫不争气地冒着凉气,他们都以为他的胆子最大,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装罢了。

  朝阳见自家爷进了内室,赶忙小跑了两步,赶在燕惊寒的前面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精美的锦盒,心中想着还是爷有先见之明,让人准备了这喜服。

  “爷,我帮您更衣。”朝阳一脸谄媚地从锦盒中拿出了喜服。

  皓月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朝阳露出谄媚相嬉皮笑脸的时候,他就不自觉地把“属下”改成了“我”,爷恐怕早就听出来了,不跟他计较罢了。

  皓月当然知道,他们的爷看起来冷酷无情,但对他们四人却是极好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任由朝阳如此的讨好卖乖,爷可是向来最讨厌溜须拍马之人。

  很快,朝阳帮燕惊寒换好了喜服,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爷穿过红色的衣服,不由地觉得眼前一亮,不禁嬉笑道:“爷,您穿上喜服的模样比那瑞太子还要……”

  被燕惊寒凤眸一扫,朝阳顿时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有一种预感,他再这么下去,他肯定会被自己的这张嘴给害死掉。

  皓月又凉凉地扫了朝阳一眼,他始终想不明白,爷是一个非常喜欢清静的人,怎么会留这么一个噪舌的家伙在身边?再说朝阳的武艺在他们四个中可是最差劲的。

  燕惊寒没有理会朝阳,快步出了房间,朝阳看着自家爷穿着喜服那风华绝代的背影,赶忙紧闭着嘴跟在了后面,他发誓,他今天一定不说一句多余的话!

  皓月走在朝阳的身旁,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其实,若是少了朝阳的这张嘴,这王府里恐怕就安静得吓人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燕惊寒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进了喜堂,但他的眸光始终落在蓝翎的身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