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拜堂(二十三):失算

  一直站在一旁的礼仪官后背早已汗湿,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礼仪官,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婚礼,更没有见过新郎新娘过了吉时拜堂的,他希望寒王爷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不会迁怒他人,更不要迁怒于他。

  慕容笑尘心中有些恼恨,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有像预计的那样不说,还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得不偿失!

  但他并不后悔,若是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如此做,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想了三年的人儿嫁给别的男人?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尽管这一次失算了,但慕容笑尘并不认为他就彻底输了,他早就看出来蓝翎并不想嫁给燕惊寒,而且他们的这个婚事本身就是暗潮汹涌,像蓝翎这么聪慧的女子,她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燕惊寒,只要她想离开,他一定会助她一臂之力,他和她还是有机会的。

  慕容笑尘心中暗暗思量着,蓝翎心中也是亦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这一次太自以为是,她根本就不了解燕惊寒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让他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蓝翎知道,就眼前的情形,她已经没有理由不跟他拜堂了,但拜了堂又如何?等她在玄冰潭里泡过了,保住了小命,她想走的话,她不信他还能拦得住她!

  如此一想,蓝翎心中的恼恨快速消散,剪水秋眸中熠熠生辉!

  喜堂里没有一丝的声音,众人都在静静地等着燕惊寒换了喜服回来。

  ……

  松竹院

  燕惊寒领着浩月快步进了院子,之前把黑风送回院子的朝阳见自家爷回来了,赶忙迎了上来。

  “爷,怎么突然改变计划了?”朝阳跟着燕惊寒进了房间,便赶忙问道。

  皓月凉凉地瞥了朝阳一眼,眉头皱了皱,没有出声。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要是知道为什么,我还问个什么劲?”朝阳自然看到了皓月脸上的神色,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你不知道为什么?那蓝二小姐的资料是你负责的,她今日的表现,你在喜堂上应该看得最清楚,你该如何解释她这么大的变化?”

  皓月的性子属于内敛型,平时话不多,但今日却说得朝阳哑口无言。

  朝阳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愧色,他怎么知道那蓝二小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但无论怎么说,他也是犯了失职之过。

  “属下失职,请爷责罚!”朝阳快步来到燕惊寒的跟前,单膝着地,抱拳道。

  “起来吧,这可能是他们早就设计好的局中局。”燕惊寒看向窗外的一棵棵翠竹,若有所思。

  听自家爷这么一说,朝阳心中好过了一些,快速站了起来。

  “爷,您真要跟那蓝二小姐拜堂?这不正如了太后的意?”皓月想不明白自家爷心中是怎么想的,开口问了一句。

  “什么?”朝阳有些吃惊,爷这计划改变得有点大呀,“爷,属下觉得那蓝二小姐不简单,您干嘛要跟她拜堂?她竟然能让黑风听她的话,属下觉得她一定会什么妖术,这样的女子留在府里,爷,属下担心她会做出一些让我们防不慎防的事情来。”

  朝阳本来话就多,再一想到黑风谄媚讨好蓝翎的模样,更是觉得蓝翎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