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第2665章 凯旋

    遮天,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外界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遮天的人所接受的训练都非常的残酷而且血腥,他们熟知各种审讯,也很清楚如何能够击溃一个人的内心,让人吐露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欧阳明浩不可能连是谁要杀自己都不搞清楚的,那样,他的心里会像针扎了一样,难以释怀;所以,他一定要问出来对方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既然对方是杀手,那肯定是哪个杀手组织的,如果不把这个挖出来的话,以后自己肯定会很麻烦。他相信这个人肯定不是叶谦派来的,也不可能是叶谦雇佣的。这些年来,他一直仔细的研究叶谦,因此,对叶谦很是了解。狼牙是一个国际性的雇佣军组织,肯定也有着其傲气,这样的一个组织,是不可能会雇佣其他的杀手组织来杀自己的,那样,对狼牙是一种侮辱。所以,欧阳明浩十分的肯定这些人不是叶谦雇佣的,那也就是说,还有其他的人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也正是因为如此,欧阳明浩就更加的要弄清楚了。如果连要杀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那他会食不安寝睡不安枕的。

    冷冷的看了那名杀手一眼,欧阳明浩说道:“你知道吗?一个人想要死那是很简单的事情,有无数种办法。可是,当一个人连死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那可是很悲惨的事情。同样,我也有无数种的办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不是硬汉吗?行,那我也很想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很想看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你想玩,那我就好好的陪你玩一玩,正好我最近郁闷的慌呢。”

    那名此刻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紧张的看着欧阳明浩,他一点也不怀疑欧阳明浩的话,因为他可以感觉到欧阳明浩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做了这么多年的杀手,对死,他早就已经没有了概念,如果要杀他的话,他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还真的有些担心欧阳明浩怎么折磨自己。未知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正是因为人对未来的事情有太多的不清楚,所以,心里才会感觉到恐惧。

    欧阳明浩冷笑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右手在他的身上某处点了一下,顿时,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似的,十分的难受,那种感觉,真的比杀了他还要更加的痛苦。

    冷冷的笑了一声,欧阳明浩说道:“你知道吗?人的身体的非常的奇怪的,人的大脑也是一个很复杂的结构,很多时候,人根本就控制不了。恐惧,痛苦,那都是大脑产生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好比你现在这样,你的穴道被我点住,即使你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不那么的痛苦,可是,你的大脑却不受你的控制。怎么样?这种感觉如何?”

    杀手强忍住自己身体的痛苦,紧紧的皱着眉头,冷哼一声,说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说任何的事情的,你做这些那都是白费功夫。”

    淡淡的笑了笑,欧阳明浩说道:“是吗?那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问不出任何的事情,但是看到你这种痛苦的模样,我也感觉到特别的开心。你知道吗?折磨人那也是一种乐趣。”

    “你混蛋!”杀手愤怒的吼道。

    “你有力气骂我,还不如留些力气让自己可以多坚持一点时间。”欧阳明浩得意的笑道,手指在他的身上某处又点了一下,顿时,杀手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当,那种痛苦要堪比一切的刑罚。即使他接受过很严酷的训练,却依旧是抵挡不住,忍受不住,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下来,让他感觉到异常的难受。

    杀手渐渐的有些忍受不住了,身体的疼痛让他的意志也渐渐的在削弱。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当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心理防备就会松懈,然后整个人就会崩溃,变得不堪一击。只不过,有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要大一些,而有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要弱一些罢了。

    淡淡的笑了笑,欧阳明浩撇了撇嘴巴,说道:“告诉我,你是谁?是谁指使你来的?说出来你就可以不用受这些苦了。”

    “我……我是梦魇的人,是南宫伤雇佣我们来杀你的。”杀手终于是抵挡不住自己身体的疼痛,意志完全的被削弱,乖乖的说出了所有的事情。

    “梦魇?南宫伤?”欧阳明浩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眼神里泛出一丝的杀气。在棒子国生活了这么久,欧阳明浩自然是知道梦魇这个组织的,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的交集,也没有任何的矛盾,所以,欧阳明浩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如今,没有想到梦魇竟然找上自己的麻烦了,这是欧阳明浩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你很聪明,选择了少受些痛苦。”欧阳明浩冷笑了一声,手指在杀手的脖颈之处摁了一下,顿时,杀手的身体疲软的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呼吸心跳。对于欧阳明浩这样的高手来说,有时候杀一个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而且,可以让那个人死的没有任何的痕迹。

    看了一眼那个杀手的尸体,欧阳明浩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没有来找你,你倒是先来找我了,行,南宫伤,看样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还有梦魇,我欧阳明浩是绝对不允许任何想要杀我的人继续的活在这个世上的。”

    招呼来自己的手下,收拾了一下残局,欧阳明浩转身朝屋内走去。对付南宫伤,欧阳明浩并不着急,对他而言,南宫伤不过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所以,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也没有太过的着急。

    ……

    在蓝玫的别墅内,她的心很明显的有些着急,站在门口,不时的抬头朝远处看去,显然是有些担心金成佑和红盟的姐妹。她怎能不着急呢?刚才听到的那声巨大的声响,根据声响所在的位置,蓝玫可以肯定那里是桂一龙旗下的电子游乐场,她自然是担心他们出事的。

    一名手下走到她的身旁,看了她一眼,说道:“蓝姐,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

    沉默了片刻,蓝玫深深的吸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再等等吧。如果我们全部都离开了,我担心桂一龙会耍什么阴谋。我对成佑有信心,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安然无恙的。”

    那名手下微微的愣了愣,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蓝玫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他也做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心里也暗暗的祈祷着金成佑可以安然无恙。

    刚刚说完话没有多久,便看见有几辆车驶了进来。车子在别墅的院内停下,金成佑从最前面的一辆车内走了出来,身上布满了血渍,不过,看上去倒是很精神,这让蓝玫也放心了不少。

    金成佑下了车,立刻吩咐手下带那些手上的兄弟去医治,将那些死去的兄弟先安置到一旁,等待安葬。金成佑的身上也了几处枪伤,不过,都不在要害处,伤口的血早就已经凝固。此刻,他忙着其他的事情,也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

    蓝玫迫不及待的走上前,看了金成佑一眼,关切的问道:“成佑,怎么样?你没事吧?”

    微微的笑了笑,金成佑说道:“没事,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

    大大的松了口气,蓝玫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我在家里听到那声巨大的爆炸声,我还在担心你会出什么事呢。成佑,辛苦了你!”

    “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金成佑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对了,刚才那声爆炸声到底是怎么回事?”蓝玫问道。

    “这个你要问她了,她比我更清楚。”金成佑一边说,一边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红盟的大姐。蓝玫愣了愣,转过头,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和金成佑分开行动,他去娱乐会所那边,而我们去电子游乐场那边,齐头并进,准备一举将他们的军火库和毒品库全部端掉。可是,当我们赶到电子游乐场那边的时候,遇到的抵抗并不是很强烈,虽然好像留下了不少人,但是那些人似乎根本就无心跟我们战斗。”红盟的大姐说道,“当我们打下那里后,我察觉到异样,所以,留下一部分人看守,然后带人准备赶去娱乐会所那边回合金成佑。可是,当我们的姐妹走进军火库的时候,里面竟然早就埋下了大量的炸药,我们很多姐妹都牺牲了。大姐,是我领导不力,是我没有查探好形势就派人过去,我有罪,大姐,你处罚我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