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第2915章 很好的挡箭牌

    叶谦的心情显然很压抑,有点jing神恍惚的往幸福家园走去,自己这次过來來,只不过是想完成自己的一些事情,却沒有想到竟然亲眼看到自己的兄弟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叶谦有些无法接受。

    摸着怀里那一枚枚的奖章,叶谦的心里有些很不是滋味,对于一个军人而言,这些奖章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只是,兰尼·凯特利不应该走这样的一条路的,叶谦觉得他应该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如果当初兰尼·凯特利肯给自己打一个电话,事情就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燕舞要处理未央会所的善后工作,自然沒有那么快回來,至于杰茜,整天的忙着生意上的事情,常常是早出晚归,自然也不会那么快就回來,叶谦也知道,那丫头根本就沒有真的想着要给自己介绍什么工作,分明就是因为自己长的太帅了,想要把自己留下來陪她嘛,太可恶了。

    到了别墅的门口,叶谦正准备推门进去,却听见里面传來了一阵吵闹声,不由的愣了一下,听声音,好像里面吵的挺激烈的,不过,声音并不是杰茜和燕舞的,叶谦愣了愣,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脸se愠怒的瞪着身前的一个女孩,中年男子的模样粗犷,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很强大的霸气,可是,他的眼神里却又透露出一股无奈的神se,显然是拿对面的这个女孩沒有丝毫的办法。

    女孩同样也是一脸的愤怒和不耐烦,似乎跟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浪费,女孩的模样跟他有着很大的相似,不过,要更加的清秀,皮肤白净,细若凝脂,即使是发怒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美艳动人。

    看到叶谦进來,二人明显的都愣了一下,停止了争吵,叶谦也大概的猜了出來,眼前的这个女孩应该就是付瑶口中所说的那个和她们一起合租的女孩依依吧,至于那个中年男子,应该是她的父亲。

    讪讪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说完,叶谦正准备退出去,别人的家事,还是少掺和的好,再说,叶谦也不太喜欢管闲事,这种事情很容易两头不讨好,可是,叶谦刚刚转身,那个女孩却忽然间快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看着中年男子,说道:“我说过,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现在跟他住在这里很开心,我们想过两个人的世界。”

    叶谦微微的愣了愣,暗暗的苦笑一声,自己怎么又被别人当成了挡箭牌啊,不过,他并沒有出言解释,因为……他很享受这丫头搂着自己的感觉,中年男子的目光从叶谦的身上扫过,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接着转头看向女孩,说道:“依依,你就不能听爸爸一次吗,你现在很危险,你待在这里我怎么放心。”

    “你离我远一点,我就沒有危险了,待在你身边才是最危险的,妈妈就是因为你而死,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女孩激动地说道,“你走不走,你要是不走,那我就自己走,以后你就别想再看到我。”

    中年男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站了起來,无论是什么样的英雄豪杰,在面对子女的时候,总是有些使不上力气。

    华人帮三大巨枭,仇寒江排名第一,在唐人街道上的影响力也最大,可是,面对自己的女儿仇依依,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最主要的,在他的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了她太多,想要弥补,当年的事情虽然不能怪他,可是,他的妻子终究是因为他而死,也正是因为这样,仇依依几乎把他当成了敌人,再也沒有叫过他一声“父亲”。

    当一个人逐渐老去的时候,最怀念的,还是亲人,他很想可以和依依冰释前嫌,可以像其他的父女一样享尽天伦,可是,无论他如何的努力,仇依依依旧对他是冷冷冰冰,他也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在道上,他是出了名的有办法,可是,面对自己的女儿,他毫无办法。

    “好,我走。”仇寒江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接着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小子,好好的照顾我女儿,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唯你是问。”

    “我……嘶……”叶谦正准备解释的时候,忽然腰间传來一阵剧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仇寒江是谁,他自然很清楚,他可不愿意得罪这样的一个人,万一仇寒江真的以为自己是他女儿的男朋友,还不知道怎么对付自己呢,可是,仇依依很明显的不想让叶谦出言解释,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让叶谦到嘴边的话,不由的吞了下去。

    既然叶谦决定要从唐人街开始,自然对这边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些最基本的了解了。

    走到叶谦的身边,仇寒江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举步走了出去,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心里暗暗的冷哼一声,对于仇寒江的这种意味深长的眼神,叶谦很明白,那是在jing告自己呢。

    看到仇寒江离去,仇依依松开叶谦的胳膊,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谁,你到我家來做什么。”刚才还是热情似火,忽然间就变得冷若冰霜,冰火两重天,还真的是让叶谦有些受不了,这女人的心情还真的就像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也不想想,自己可是帮了她的忙,做了挡箭牌,起码也应该说声谢谢吧,不过,叶谦觉得自己是一个大方的人,沒有必要跟一个小丫头纠结这些。

    “我叫叶谦,是杰茜的朋友,暂时的借住在这里。”叶谦说道,“你就是依依吧,昨天杰茜还跟我说起你了呢,说你是一个心地善良,很有爱心的大美女,闻名不如见面啊,你可比杰茜形容的要漂亮多了。”

    “你住在这里,我什么时候同意了。”仇依依仿佛是忽然间打了鸡血似的,跳了起來,吼道,她刚才只不过是想打发走自己的父亲,才说跟叶谦过二人世界,可沒有真的想跟他同居啊。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既然不方便,那我走了,等杰茜回來你跟她说一声,就说我有点事,先离开了,我进去收拾一下行李。”

    “嗯。”仇依依很冷漠的应了一声,转身朝楼上走去,沒有再理会叶谦,这个杰茜真的太胡闹了,沒有经过自己的同意,竟然留一个男人在这里住,回來一定要好好的说一说他才行,让她和一个男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可有点受不了,那样多不方便啊。

    叶谦本來也沒打算在这里常住,毕竟,他这次來唐人街不是玩的,可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而且,住在这里也的确有些不太方便,那个燕舞是个jing察,一个很敏感的jing察,万一让她察觉出一些什么,那可就不好了,而且,每次看到她,叶谦的心里总是会有些别扭,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以前和燕舞在一起的一幕幕。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叶谦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反正都准备要走了,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吧,弄点东西吃再走,想必那个仇依依不会太刁难自己吧,想到这里,叶谦钻进了厨房。

    “嗯,什么东西,这么香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仇依依从外面探出头,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叶谦,一脸的期待之se,看她的样子,就像是饥渴的闺中怨妇似的。

    叶谦沒來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看已经中午了,所以,想吃完饭再走,沒问題吧。”

    “沒问題。”仇依依说道,“我是问你在做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啊。”她的模样,就好像是小孩子看见你吃某样东西的时候,明明自己想要,可是又不好意思讨,而是看着你,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问“哥哥,你吃的是什么啊。”

    “也沒什么,就是从冰箱里找出來的一些菜,随便的弄了一点。”叶谦说道,“你也沒吃饭吧,一起吃吧。”

    “好啊。”仇依依说道,等了这么久,就是等叶谦这句话呢,仇依依自然是不会客气,慌忙的钻进厨房,端起叶谦做的一碗蛋炒饭,就着那些菜就吃了起來,她们三个女孩子都不会做饭,平常要不在外面饭店吃,要不就是叫外卖,就好像过去的皇帝吃到民间食物的时候会觉得是美食,叶谦做的菜都是一些家常菜,虽然沒有那么好的se香味俱全,但是,对她们來说却是十分的新鲜。

    仇依依虽然有些傲慢,也沒什么朋友,但是,她为人并不坏,对叶谦,她也沒有任何的不满,只是觉得他住在这里不方便,并沒有真的不近人情的要赶他走的意思,看着那腐烂的一团一团黑球球的东西,仇依依有些不敢下筷子,而且,闻起來还有一些臭臭的味道,像是臭豆腐似的。

    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吃吧,沒事,样子虽然有些不好看,不过,味道却很棒。”说完,叶谦先拿起筷子夹了一点塞进嘴里,仇依依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挑起一点塞进嘴里,顿时,整个人的脸se都变了,她不知道,原來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闻起來很臭,吃起來竟然这么美味,仇依依是大快朵颐,可苦了叶谦了,他刚才沒有做那么多的饭,仇依依盛了一碗,剩下已经沒有多少了,这可是叶谦从一家中餐厅里讨回來的好东西,烂腌菜。

    “能不能留一点给我啊,我长这么大从來沒有吃过这些,味道真的很好。”仇依依说道。

    “你喜欢吃就全部留下吧。”叶谦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杰茜回來后,你帮我跟她说一声谢谢。”冲着仇依依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转身朝厨房外走去。

    看着叶谦离去的背影,仇依依忽然间愣住了,沉默了片刻,仇依依忽然叫道:“等等。”看叶谦提着行李的样子,估计是真的沒地方住,自己现在这样赶他离开,让他一时半会去哪里找地方住啊,况且,他还是杰茜的朋友,如果杰茜回來,知道是自己赶走了他,那自己也不好交代啊。

    “还有事吗。”叶谦转过头來,问道。

    “沒有。”仇依依说道,“我看,还是等杰茜回來再说吧,你是她的朋友,如果现在走了,她回來看不到你,一定会怪我的。”

    叶谦微微的愣了愣,知道仇依依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点了点头,将行李放下,叶谦并不认识仇依依,可是,却是对她的父亲仇寒江有过不少的了解,自然而然的对仇依依的一些事情也知道一些。

    看到叶谦留下,仇依依也沒再多说什么,吃完饭,将碗筷丢下,转身朝楼上走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开. 必填昵称和邮箱 *

*

滚动到顶部